统计分析员揭示民主党可能在宾夕法尼亚州蒙哥马利县进行大规模欺诈行为(二)

翻译:康州农场-一花一世界

校对:康州农场-Mike Li

审核:康州农场-Truemanman

蒙哥马利县的反常选举结果无论如何看都表明存在欺诈行为且令人感到疑惑。

为了方便读者理解,我们仅描述了一种可能的欺诈形式,但足以解释任何其它地方出现的许多奇怪事情。以免误解,我们在此声明我们并非断言这些事情如以下所言无差。但是,当你看到大量不寻常的事件时,以此推断是否可以一概全至关重要。

对其中一个事件的深究非常有助于人们滤清一旦欺诈发生应该寻找什么的证据,告诉您下一步沿着同一方向去哪里寻找反常处。

我们正在尝试仅使用公开获得的投票信息来重构这一系列事件,因此读者应该记住,对于投票可疑变更新内部采取的确切行动尚不确定。但是下面这个故事的某些演变似乎是合情合理。确实,上一个文档中所列事实几乎证实了以下故事方方面面。为了简化比较,我们在整个叙述中都引用了每个带编号的事件,以便参考。但是,由于主要的分析是在高度统计意义上的,并且大多数情况下都擅长揭示在无诈情况下不会发生什么,因此这将有助于描绘欺诈行为如果其确实存在的话。

对欺诈投票的一种可能性叙述。

请参考第一部分对十个事件的讨论 

假设某人正计划在宾夕法尼亚州蒙哥马利县实施选票欺诈,以支持民主党。

选举之夜后的周三上午5:43,川普以618,840票领先,并且计票还在继续进行中。到目前为止,宾夕法尼亚州蒙哥马利县共报告了148,100邮寄选票(川普占24.4%,拜登占74.9%),总计388,018票(川普占40.8%,拜登占58.2%)(原始数据,事实6)。蒙哥马利县的预期投票数是宾夕法尼亚州所有县中的第三高(原始数据),因此,它们是少数几个能够通过欺诈影响最终结果的地方之一。宾夕法尼亚州(双方选票)过去总是比较接近,因此,欺诈者希望保留尽可能多的未计入选票,以便在需要时可以制作出假选票以便拉高拜登全州得票。但关键的,行为当事人事先不知道到底需要多少张选票来赢得选举。因此,他们预留了相当数量的选票,预留了23%的选区。 (原始数据)相对于爱迪生预测,他们在星期三上午点出的邮寄投票数量相对偏低。

周二晚上,该县举行了一次新闻发布会,宣布他们已经收集了一定数量的缺席选票,但不知何故未计在内。有人可能会觉得奇怪,一个县在选举之夜不点选票而是举行新闻发布会,但是过度显示透明度恰恰是为了很好地掩饰,即使只是不相关的团体在利用这一切。

在星期三期间,计票仍在继续。但是由于某种原因,这种可能性在某种程度上尚待解释,有人搞砸了,每个新的计入都归为“面对面类别”。很难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但是此时您可以想象会有什么变数。其一,这可能只是一个纯粹的误操作-有人不知道该系统的工作原理,并在数据库中输入了错误的投票类型,随后不得不对其进行更正。另一种情况是,这可能是预先计划的–如果您需要在周三晚上(选举夜)进行其它更改,一个很好的封面故事是“这些一目了然的邮寄选票,事先早已预报过,现必须更改计入正确的类别。”不管怎样,星期三这一天没有对邮寄投票进行过任何更新(原始数据)。

到了星期三晚上,欺诈组织者意识到他们的欺诈计划不止有一个两个问题,而是三个。

首先,在全州范围内,川普的投票数仍为164,414。他们需要从某些地方获得更多选票否则他很可能会赢得宾夕法尼亚州甚至白宫的胜利。为胜选者犯下欺诈罪,他们有很大机会逃脱罪责。为落选者犯下欺诈罪,他们有可能锒铛入狱。在这个宾夕法尼亚州三大县之一,他们不能缩手缩脚。

其次,他们将不得不纠正被归类为“面对面”的选票。该县已预先宣布了仍有多少邮寄投票需要统计的细节,因此,如果要彻底改变这个数字,将显得非常奇怪。通常,面对面投票比邮寄投票具有更清晰的纸质记录。因此,如果他们有被抓住的机会,则需要通过邮寄选票来完成。选民亲自投票到县内实际的投票站,但整个县内的邮寄选票都已寄到一个邮政地址(事实4)。这样,他们不仅可以控制一切,而且可以在一个地方通过混合真实和欺诈性的选票来隐藏证据。此外,仅将总计添加到亲自投票的决定使他们有了一系列看起来很奇怪的更新。 (事实7,事实8)。

第三,为了产生一个顺理成章的结果,他们已经用了大部分选区。现在,他们已经宣布的总投票数为492,027,占爱迪生估计总数的97.6%(原始数据)。他们不能将选票总数推得太高,否则将引起太多的关注-高投票率看起来很像选举欺诈。他们可以使用邮寄投票进行剩下的工作,然而在达到爱迪生预期的投票率之前,估计只剩下12,210张选票可用,所以他们有选票不够的风险。

因此,在周三晚上到周四早上,他们决定一次做几件事。

首先,他们从可操纵的选票散布中加入大量的欺诈邮寄选票,投给拜登的数量达到他们认可的极限-拜登达到了95.4%得票率。 (事实2)此外,由于他们还希望确川普得票尽可能低,因此他们还决定增加自由党候选人的选票份额(事实3)(因为现实是,他们不能出现99.9%的票投给拜登的结果,这看起来像在选举萨达姆)。虽然为约根森(Jorgensen)增加选票不如直接为拜登增加选票,但它有一个关键目的–可以使拜登的得票率下降到一个稍微合理的水平,并且无需给川普增加额外选票,而这绝对是他们最不希望看到的(因为他们拼命试图拔高全州范围内的票数,而川普的每一张选票都会消减这个效果)。

他们知道这样散布选票看起来非常可疑。他们知道,与正常的邮寄投票计票方式相比,这样做存在被人起疑的风险(事实7)。(所以,)他们的最大希望是,以某种方式将这些新的选票混入其他邮寄选票,这样,当所有选票混在一起时,就不可能看到哪个选票来自何处。

但是,由于总票数也受到限制,而且现场投票已经宣布过了,因此他们必须回过头来,然后将一些现有的现场投票重新分类为邮寄投票(事实1)。因为他们为拜登添加了太多的面对面投票,面对面的总投票也增加了太多,所以他们决定从“面对面”选票中删除一大堆拜登的选票(因为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欺诈选票,现在可以通过邮寄选票更好地进行掩饰),也删除一小批其他候选人的选票(所以看起来不只有一名候选人的选票发生变化)(事实5)。他们错误地认为合法的新邮寄投票加上一些分类错误的现场投票可以为他们提供良好的掩护。很有可能没有人会注意到,即使有人提出问题,他们可以将其归咎于机器故障或其它原因。许多事情同时发生了变化,很难反驳对事件的官方看法。谁能无可辩驳地证明欺诈?

他们在11月5日(星期四)上午9:09报告了所有这些信息。什么都没发生,在11月10日之后,一些新的邮寄选票继续通过普通方式流入。 最终也被算作是正常选票-最好只有一个软糖,而不是很多(宁缺毋滥)(事实9,事实10)。

原文链接: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