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觉醒的新中国联邦人, 与较少死亡恐惧的西方人, 如何达成关于病毒真相及世界黑幕的共识?

作者: 文复
校对: 阿娜

众所周知,受基督教神学思想影响具足具深的西方民众,对于死亡的理解,与几十年来饱受共产党无神论思想毒害的中国人,是大相径庭的。历史上,西方遭受黑死病、大流感等流行疾病威胁的时候并不鲜见,在古代和近代,由于科学技术的缺乏,西方人也曾经仓皇无措,满怀恐惧,近现代随着医药技术的发展,西方人应对流行疾病的手段已经大为改观。意大利记者CARLO 就在撰文中分析指出:“卫生领域的科学发展减少了死亡的人数,提供给所有人的信息激增,同时,富裕优越的社会福利又驱逐了人们脑子里的死亡概念,这些都增强了人们对于不确定性和集体恐惧的拒绝……”.

另一方面,西方人崇尚自由和人权,对政府的权力对公民私人范畴的染指,具有很高的警惕性,批评政府政策已属日常之必需。加上左媒政治正确的所谓“新闻”大行其道,这些因素的综合,都导致了在面对中共病毒这样一种完全由人工制造和刻意散播而造成的全球瘟疫时,西方民众的认识难以避免地出现迟滞与偏差。往往出现为捍卫自由的生活方式,不管不顾病毒的极强传染性和对身体造成的后遗隐患而导致的各种危险的群聚行为。

与此同时,受郭先生领导的爆料革命的福荫,遍布世界的中国人,第一时间就了解到了病毒真相,尤其是生活在海外的知情华人,与所在国的西方民众就病毒真相进行交流时,难免出现沟通障碍,尤其大流行的初期。这种障碍一方面是由大行其道的左媒的错误引导引起的,另一方面也是价值观,尤其是对待生死,即信仰层面的巨大差异引发的。

随着爆料革命在西方社会的发酵与传播,越来越多的西方社会已经开始苏醒,他们的民众已逐渐接收到更多有关病毒真相的信息,质疑声越来越多,常识在苏醒。作为知情的海外新中国联邦人,与他们的沟通与交流,也会渐呈拨云散雾、清晰轻松之势。在此阶段,我们应该更多与他们从信仰层面进行有深度的沟通和探讨:我们追求病毒真相的源动力,并不仅仅局限于对身体健康的忧虑,更不是所谓一帮无神论者,在信仰笃定的人群面前无知地传播死亡恐惧。

作为同样具有信仰的新中国联邦人,我们亦笃信众生平等、生命珍贵,我们追求真相以便找出并严惩作恶的魔鬼,是出于对造物主赐予我们生命的珍惜与热爱,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我们行公义,便是荣耀万神万佛。唯其如此,我们才能唤醒更多的民众,对无良媒体和政府形成有效的压力,对病毒的幕后黑手形成有效的对决力量,尽快扬善除恶,避免因疫情的泛滥派生出世界范围内更多的灾难与动荡。

无论何种宗教背景,明辨善恶、唯真不破、正道主义,才是人类价值观的最大公约数,唯在此基础上,新中国联邦人才能联手世界范围内的觉醒之士,缔造一个充满希望的“美丽新世界”。

+6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23456l
3 月 之前

共匪邪恶无边,放病毒除了杀人还会导致世界经济崩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