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故事】台湾文化之盛以及墙内放映之难

内新闻/素材:Y.M.O  校对:雅典娜的圣斗士(沙加)

11月21日,台湾电影在海峡两岸发生了对比鲜明的两件事,两个截然不同的结局,也让我们要去回溯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

在台湾,第57届金马奖颁奖典礼在台北举行,侯孝贤导演荣获终身成就奖,为侯孝贤导演致颁奖词的是日本导演是枝裕和,就像颁奖词中所说,虽然被隔离了两周,但就算是隔离四周自己也会很开心地接受。台前幕后同辈的电影人对阿孝咕各种调侃,而后辈电影人则表达了最大的尊敬。

除此之外,今年金马奖入围的各个影片都保持了很高的水准。《消失的情人节》、《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亲爱的房客》、《孤味》、《同学麦娜丝》这些电影和过去几年的入围电影比较可以说完全不相上下,电影水准的高低可不是由金钱组成的市场来决定,而在于这片土地上的人文气息养育了这些如此出色的电影人。

同一天在杭州,某民间放映组织做了一个台湾电影展,21日开始放映侯孝贤、杨德昌、蔡明亮三位导演的几部著名作品。然而21日上午第一场只放映了半小时左右,电影院突然亮灯,放映被迫终止。当天的蔡明亮以及第二天的侯孝贤、杨德昌电影作品放映全部取消,随后也做出了退票的流程通知。当时所有观众甚至电影院工作人员都非常愤怒,而根据现场传来的信息,有举报人混在观影人群中是此次放映被取消的直接原因。

我在生活中认识一些做民间放映的人,一直以来民间放映都是游走在危险边缘的事情。做成功了当然很好,但一旦发生了这种情况,放映取消、策划人被喝茶是基本,之后就是被记录在案,策划方及电影院方都至少要被罚掉半年收入,当然策划方之前投入的成本就别想收回来了。这次台湾影展取消之后也是众说纷纭,也有同行说与题材无关,与台湾无关,与2018年新通过的电影法有关。因为是在墙内,所以这种说辞也是一种无奈之举,大家都知道中共很多事情都是先斩后奏,先做了然后再用人大这个橡皮图章来披上自己的合法性,难道2018年之前的民间放映就没有人被喝茶?另外一点,爆料革命的战友都知道2020和之前比完全不一样,习近平都已经说这是终局之战了,对付墙内当然也是不能有丝毫手软。具体到这次影展,一般民间放映方会为前来观影的观众准备一点纪念品,如果被喝茶的话纪念品这种东西是不会扣留的,但这次相关的物料仍然被扣留在警察那里,双方也正在沟通。就算五中全会上对于台湾说辞有所变化,但对于墙内宣传还是要保持强硬,这也是CCP一贯的做法。

这两件事的对比也让我联想到两岸文化发展的对比,问个问题好了,在台湾及大陆最近一次让你留下深刻印象的电影及专辑分别是什么?先说电影,2019年的《返校》从恐怖游戏改编,以恐怖片的题材来讲述台湾白色恐怖时期,不仅有台湾恐怖片独有的风格,也提醒大家自由的可贵。而在墙内呢,虽然胡波导演的《大象席地而坐》也是近几年的作品,但这更像是个奇迹,从导演自己既拍电影又写小说开始,到后来在时长上的斗争,还有在台湾的上映都是上帝概率的事情。至少电影的很多工作人员是低酬劳甚至无酬劳工作,导演本人自杀,电影在墙内无法上映都能说明墙内的真实状况。

而在音乐上,陈升在2020年出版了《末日遗绪》这张专辑,一直保持了旺盛的创作力,而除了老将也有很多新人一直涌现,去看台湾金曲奖的提名便可了解一二。而在墙内,就我个人而言,在万能青年旅店2010年同名专辑之后,再也找不到同样水准的专辑了,而这已经过了十年。今年也是这张专辑发行十周年,很多人其实都会说为什么万能青年旅店十年没有出新专辑。原因很简单,墙内的气氛、养分足够支撑第二张专辑的诞生么,连第一张专辑提出的问题都没有解决,第二张专辑怎么生得出来?

后排有一个上海来的大妈,因为女儿喜欢看电影,但是需要坐轮椅,所以就专程带着她在周末过来看,买了两套票,一共七场。所以希望那个举报的朋友看到这一幕之后可以羞愧至死。

一边是蓬勃兴盛,一边是荒漠戈壁,什么样的力量才能造成这样的差异,我想其实很多人都知道。在这次台湾影展取消的评论中也有人说每次派出所都说朝阳群众举报。然而中共不想管的事再怎么举报都没用,想管的事不通过举报也能管得到,这番评论虽然有道理但却毫无感情。上面这个简单的事例比这些风凉话般的道理更有说服力,爆料革命除了灭共,也是要让这样的真情实感在土地上复苏。也只有这种真实的情感才能举重若轻,有机会能消弭墙倒之后认知差异带来的伤害。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xzm
3 月 之前

这篇文章我很有感触,我就亲历过类似的现场。确实组织者被警方喝茶训诫。

0

公民之聲

【VOC】公民之聲 Voice Of Citizen 11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