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闫博士报告3——CNN用谎言和虚假信息对SARS-CoV-2病毒起源混淆视听

Li-Meng Yan (MD, PhD), Shu Kang (PhD), Jie Guan (PhD), Shanchang Hu (PhD)

法治社会和法治基金,纽约,纽约州,美国
通讯邮件:[email protected]

翻译/校对:Starwar/billwilliam/Zion


最近,CNN攻击由我们发表的两篇科学报告(The Yan Report,The 2nd Yan Report)。第一篇攻击文章发表在CNN政治专栏(CNN Politics),其两天后的一个四分钟电视节目讲述了同样的内容。CNN的目的非常明确:诋毁闫博士的声誉,更重要的是,让SARS-CoV-2病毒的实验室起源理论失信。作为两篇闫报告的作者,我们发现CNN的攻击毫无根据,并充满谎言。CNN否认SARS-CoV-2病毒实验室起源论,为了揭露这种虚假信息宣传,我们列举了他们的谎言和错误,并提供了相应回复。我们认为这非常必要,因为如此重要的问题,公众需要知道哪一方在撒谎并故意误导,哪一方是诚实可信的。

1. 错误的剽窃指控

CNN重复提到闫报告抄袭了一位名为 “Nerd Has Power” 的匿名博主的博客和Gnews文章的内容。CNN指出闫博士与合作作者可能涉嫌剽窃。

CNN在撒谎。

这位匿名博客主是康舒博士(Dr. Shu Kang,音译),他是两篇闫报告的合作作者。我们在第一篇闫报告中就已经指出了这点——我们引用了康博士的博客(引文23),并指出这是作者中的一位写的。康博士也在第一份闫报告发表后说明了自己是合作作者(图1). 他近期也在推特和他的博客回复CNN的文章中再次阐明了这些。

图1. 2020年9月14日康舒博士(Dr. Shu Kang)发出的推特

(译文)
nerdhaspower, 9月14日

这是闫博士在采访中提到的科学报告。访问和下载时请耐心因为网站在闫博士刚刚发布消息后就被攻击了!

nerdhaspower, 9月14日

这个报告是由四位科学家的工作团队完成的。我非常骄傲能够和闫博士、冠博士和胡博士一起完成这个报告。我用康舒(音译)这个名字。和我的合作者一样,我100%支持这个报告。请帮助传阅它!

图2:2020年1月18日,闫博士(那时匿名)通过路德的推特账户揭露了SARS-CoV-2病毒的实验室起源。(路德@ding_gang,现已被推特封号)

重要的是,由康博士根据闫博士自1月18日以来的启发撰写的博客和GNews文章(图2)并不是正式的科学论文。康博士的博客或GNews文章无论在学术还是专业上都没有获得任何个人利益。因此,闫报告中使用博客和GNews文章中的内容,并由康博士作为正式预印本的合作者,这并不构成自我剽窃行为,也不违反科学出版物的任何规定。实际上,许多在其博客上发表评论的人之前曾敦促康博士正式发表他的研究,因为博客帖子不被视为正式科学出版物,也对科学界的影响不大(图三)。

图3. 康博士博客的部分评论,鼓励他正是发表这些发现

2. 闫博士报告的作者使用化名

除闫博士外,其余三位作者均使用化名。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文章利用这一事实来攻击我们的报告,目的是误导人们相信使用化名是可疑科学的标志。

毫不夸张地说,通过发布我们的报告并对抗中共政府,我们实际上已经承担了举报人的角色。 中共如何对待举报人和/或示威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在香港的示威活动中可以找到很多例子。 闫博士母亲最近的遭遇是另一个例子,在这种情况下,它可能比其他事件更表明这点(图4)。 显然,使用化名是为三位合著者及其在中国的家人提供一层保护机制。  CNN记者缺乏同情心,这是可耻的,反映了共产主义独裁者的心态,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他们之间的潜在联系。

图4. 闫博士于2020年10月6日在福克斯新闻上接受塔克·卡尔森的采访。

3. 我们的一些引用是非传统格

CNN文章还指责闫博士的报告引用了参考文献,这些参考文献以同行评审的文章或预印本以外的格式出版。 他们标记为未经同行评审并因此有疑问的参考文献是我们第一份报告中的参考文献7、10、11、13和22。 在我们的第一份报告的引言中引用了这五个“可疑”参考文献,目的是表明新冠SARS-CoV-2的自然起源理论受到了广泛质疑,并且期刊对说病毒是实验室起源的观点进行言论审查。 这五个引用没有参与支持我们的主要科学分析或结论。

第一份报告共有111篇参考文献,第二份报告共有123篇参考文献。 显然,这五个非传统格式的引用仅占我们整体参考文献的一小部分。 重要的是,我们所有的参考文献都是根据其科学优点和/或相关性精心选择的。 通过按照我们报告逻辑的指导来追踪这些参考,你可以轻松地找到功能获得性研究这个领域的科技如何成熟,谁是专家,某些专家在某些步骤中更偏爱哪种技术,  新冠SARS-CoV-2基因组中存在的遗传改造痕迹如何与那些技术偏好相匹配,谁拥有用于在实验室制造新冠SARS-CoV-2的主干/模板,谁一直致力于鼓吹自然起源理论而同时与中共政府关系密切,等等。

显然,CNN对一些引用的格式挑刺,而同时忽略了我们的引用在总体上提供的有力证据。

4. 与法治社会和法治基金的联系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也抨击我们与法治社会和法治基金的联系。 CNN利用这两个姊妹组织由史蒂夫·班农先生和郭文贵先生创立和支持的事实,暗示班农先生和郭先生参与了我们的报告。

 但是,CNN的这一说法完全是错误的。

闫博士报告中的科学内容完全是由四位科学家专门写作的,闫博士是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 其他任何一方(两个组织,班农先生或郭先生)都没有为这项工作做出任何贡献或以任何方式更改了我们的报告。

重要的是,这两个孪生组织帮助闫博士逃离了香港。 如果不是他们的帮助,闫博士现在就已经被消失了,因为她自1月以来对新冠COVID-19真相的秘密揭露已经引起了中共政府的注意。 闫博士选择这两个组织作为我们的联系关系,只是为了感谢他们拯救她的生命,并给了她机会站在世界面前,公开谈论新冠COVID-19的真相。

此外,这两个姊妹组织是许多热爱自由,体面的中国人民的希望。这些人向这些组织捐款和/或与他们一起工作,以揭露腐败,保护举报人和将法治带到中国。他们的牺牲是光荣的,其中包括一些人在与中共政权的斗争中丧生。 作为中国人,我们很荣幸能代表这两个组织以及支持这两个组织发表我们报告的谦虚体面的中国人民。

5. CNN邀请的科学家未能指出闫博士报告中有任何科学问题

CNN还邀请科学家对我们的报告发表评论。 但是,令我们非常失望的是,这些科学家提出的批评都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尽管他们一再将我们的科学标记为不好或“劣质”,但没有一个人能够挑战我们报告中的任何细节。

5.1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的Nancy ConnellGigi Gronvall博士

虽然Connell和Gronvall博士与他们的两位同事合作,对我们的第一份报告发表了自称为同行评审的文章,他们的评审缺乏科学依据。 在那里,他们进行了相似的虚假宣传活动:他们一再歪曲我们原先的陈述或以和上下文不符的方式解释我们的描述,通过这样虚假地将我们的分析或观点标记为错误,从而为插入其本来不合理的批评提供了空间。

从他们的评论意见来看,Connell,Gronvall及其同事在生物学研究的所有相关领域(病毒学,分子生物学,进化生物学,结构生物学和生物化学)都很差,无法作为我们报告的审稿人。 如我们第二份报告第28页所述,我们正在准备对他们的“评议”进行点对点答复,并将很快发表。我们希望我们的回应和他们的经历可以帮助他们发展知识,即不合格的同行评议对科学界(可能还包括审稿人本人)的伤害大于帮助。

5.2 哥伦比亚大学感染与免疫中心的Angela Rasmussen博士

Angela Rasmussen博士多次出现在访谈中,她一再抨击闫博士报告和闫博士本人。 但是,Rasmussen博士的所有批评都是不真实的,她的批评几乎没有涉及我们报告中的科学。 她能够提出的唯一类似科学的问题(在《每日野兽》和《国家地理》的采访中,但不在CNN上)是在弗林蛋白酶切位点上。 她说:“作者声称新冠SARS-CoV-2的酶切位点是’独特的’,在自然界中其他地方都看不到”。 但是,我们的实际描述是“在β冠状病毒的B族内,除了新冠SARS-CoV-2,没有病毒在S1 / S2连接处包含弗林蛋白酶切位点”(我们的第一份报告的第12页)。 她不仅歪曲了我们在这里的说法,而且忽略了我们的其他说法,即“在其他组的冠状病毒中也观察到了处于该位置的弗林酶切位点”。 Rasmussen博士或者不理解我们报告中描述的科学细节,或者故意歪曲我们的陈述,以便为她的批评创造空间。

显然,Rasmussen博士不具备科学评审我们报告的资格,因为她或者缺乏必要的知识来正确理解我们的报告,或者无法以公正的方式面对这个问题.

那么,Rasmussen的热情从何而来呢,使得她四处攻击闫博士报告和闫博士? 快速浏览Rasmussen博士在学术界的状况可以发现,她是哥伦比亚大学感染与免疫中心的副研究员。 该中心的主任是利普金(W. Ian Lipkin)博士。  利普金博士是有影响力的《自然医学》文章 “ 新冠SARS-CoV-2的近端起源”的合著者,这篇文章的误导性已经被闫博士的报告和其他报告揭示。

图5:钟南山与利普金,2020年2月2日

重要的是,在闫博士的报告中,我们还指出了利普金博士与中共政府的密切联系。  利普金博士于2003年非典SARS流行期间开始与中共政府合作。 从那以后,他一直与中共实验室大量合作,其中包括钟南山博士的国家重点实验室。 在大流行初期,利普金博士应邀前往中国,就疫情的处理进行调查并提供建议,这是中共政府唯一一次邀请西方病毒学家这样做(图5)。 利普金博士与中共政府之间的密切关系的例子是中共政府给予他的最负盛名的奖励(图6)。  2016年1月8日,利普金博士因其在帮助中共政府控制2003年非典SARS疫情方面的贡献而获得了中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根据利普金博士本人的说法,该奖是 “任何外国科学家可以被授予的最高奖项”。  2020年1月3日,当当前的大流行刚刚开始时,利普金博士应邀访问了中国驻纽约领事馆,以庆祝中共政府成立70周年。 在这次会议上,利普金博士被授予一枚勋章,因其在2003年非典流行期间的杰出贡献再次被颁奖勋章。

图6.在2016年(左上)和2020年(右上),中共政府向利普金博士颁发了最高奖项,后者后来称赞中国对疫情大流行的管理(下)。

西方专家与中共政府之间如此高级的交往并不普遍,但也不是前所未有的。 但是,一旦发生这种情况,中共政府经常会贿赂外国专家,中共政府会提供金钱,名望和其他各种好处,以换取外国人的专业知识和/或影响力。

作为非独立的学术研究员,Rasmussen博士显然是在利普金博士的指导下工作的。 此外,Rasmussen博士和利普金博士共享一项研究经费(图7)。  Rasmussen博士对利普金博士的职业依赖性是显而易见的。因此,合理相信Rasmussen博士经常出现在各种访谈中,并疯狂攻击闫博士和我们的报告是因为她受到了利普金博士的影响。

拉斯穆森(Rasmussen)博士经常出现在各种访谈中,并疯狂攻击闫博士和我们的报告,这受到了利普金(Lipkin)博士的影响。

图7. 利普金博士和拉斯穆森博士所共有的一项科研经费

译文:传染病与免疫学中心的W∙伊安∙利普金博士和安吉拉∙拉斯穆森博士,将在两年内从美国国防威胁缓解局获得1928869美元的资助,用于“定量地确定并了解埃博拉病毒的感染剂量”。 

(网址https://www.publichealth.columbia.edu/people/our-faculty/faculty-awards/faculty-grants)。

利普金博士在这里使用的伎俩并不高尚。作为全球冠状病毒专家,利普金博士在道义上有责任坦诚、详细地说明他对闫博士报告的看法。我们在此邀请利普金博士与闫博士就SARS-CoV-2的起源进行现场辩论。

5.3密歇根大学生命科学研究所的Anna Mapp博士和Amanda Peiffer女士

据CNN的报道,Mapp博士和她的学生Peiffer女士发现了我们的报告中有五个文献引用的格式“有问题性”,并指责我们复制了某博客中的内容。这两项指责都是显而易见的不实信息,我们在前文已有阐述。我们感到非常遗憾的是,当他们讨论(疫情来源)这一世界所面临的重要问题时,Mapp博士和Peiffer女士所表现的科学家素养极差。他们无法进行简单的事实核查,他们缺乏逻辑思辨能力,他们喋喋不休的没有根据的批评(所谓“劣质的”)毫无科学证据;种种这些表明,Mapp博士实验室在科学培养的某些方面着实堪忧。

5.4乔治敦大学的丹尼尔∙卢塞(Daniel Lucey)博士

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文章中,卢塞博士的观点似乎没有那么有偏见。他理解我们的三位共同作者使用化名的必要性,我们对此表示感激。卢塞博士确实在9月曾与闫博士会面。通过那次会面,卢塞博士对闫博士报告中那些涉及他专业的内容深信不疑。但是,正如卢塞博士本人所承认的那样,他不是分子病毒学专家,因此他无法理解或认证我们报告的其他部分的内容。此外,卢塞博士还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由政府设计的病毒会被释放到该政府自己的人口中。他的不解是可想而知的:中共政府和中国人民是两回事,这一点包括中国人民在内的许多人都无法分辨。中国人民的牺牲并没有真正使共产党独裁者警醒;相反,这经常被共党的领导人用来推进自己的政治目的或个人事业。生活在民主制度下的人们往往太善良,以致于无法相信独裁者或极权政府的阴谋(图8)。

图8. 一位推特用户发布的帖子,说明了普通人和独裁者之间的认知鸿沟。

译文:闫博士首先于1月19日在一个中文YouTube频道上揭示了此内容。然后我立即告诉了我在秘鲁的朋友们。他们不敢相信中共国利用中国人作为传播疾病的载体。然后我问他们,马杜罗会不会对委内瑞拉人这样做。然后他们立即明白了此事。 

6.向中共科学家和冠状病毒研究界的呼吁

 尽管CNN及其邀请的科学家无力从科学角度提出反对意见,但他们对该问题进行了深刻的政治化。他们的行径进一步混淆视听,使世界偏离了关注于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真正原因。

与此同时,CNN也声称闫博士没有回应他们的采访请求。然而,事实是闫博士的确回应了CNN的请求。闫博士在回应中坚持仅接受实时直播式采访,但遭到了CNN拒绝(图9)。闫博士担心的是,CNN会在节目播送前编辑采访内容,CNN将怎样编辑该内容再清楚不过了。

图9. 闫博士发布于2020年10月22日的一则推文,澄清了她仅接受CNN实时直播采访,这一要求并未被兑现。

译文:

闫丽梦博士:考虑到CNN有着报道虚假新闻的污点,我已告知CNN方面,我本人仅接受他们实时直播式采访,并谢绝了他们的录播或笔录式采访。

他们寄希望于通过事后修改关于我的采访记录或报告来成功掩盖新冠病毒的真相;这样一来,该企图应该不会得逞。

我们由衷地希望,人们能够以公正的态度来分析《闫博士报告》中所涉及的科学问题。我们在这里面临的不是政治问题:这与全球的卫生事业和全人类息息相关。正是那些科学证据和逻辑思维,而非政治观念,使我们揭示了中共政府在这场全球疫情大流行中所扮演的真实“角色”。我们的结论之所以呈现出一定的政治性,恰是因为科学证据证明了这一点(然而,我们并不将超限生物武器或超限生物战争视为政治问题)。

这好比治疗癌症一样,正确的诊断是最为重要的;然后进行肿瘤定位和手术切除。没有这些,癌症复发将很难避免。

秉承这一观点,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中共政府似乎在这里与我们达成了一致——他们一再声称SARS-CoV-2新冠病毒的起源是一个科学问题,只能由科学家回答。 与这一主张相违背的是,中共方面尚未有科学家对我们的科学报告做出回应,包括许多著名的病毒学家—— 裴伟士(Malik Peiris)、曹务春、杨瑞馥、石正丽,李放等博士都未作任何出回应。

图10.《自然医学》杂志的一篇通讯文章的作者们继续推广SARS-CoV-2的自然起源理论。 A:克利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博士于2020年10月16日发布的推文(译文: “承接前情——第二篇《闫博士报告》发表时,我在外地。这比第一篇更荒谬,根本不值得评论。本文既非科学又充斥着错误,并且论点毫无根据。” 注:该推文仅能由安德森博士所关注的或所提及的推特帐户进行评论)。B:Edward Holmes博士于2020年10月21日发布的推文,其中引用了CNN文章。 C:《自然医学》的这篇通讯文章作者列表。 利普金博士也是共同作者之一。 D:Edward Holmes博士的学术简历中职业状况部分。

某些西方冠状病毒专家对SARS-CoV-2的发声支持自然起源理论。即便在我们第二份报告发表后他沉默了八天,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的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博士一直都非常积极地在推特上推广自然起源理论(图10A)。澳大利亚ARC奖得主、悉尼大学教授爱德华·福尔姆斯博士(Dr. Edward Holmes)是自然起源理论的另一位狂热支持者(图10B)。这两位科学家与利普金博士都是那篇颇具影响力的《自然医学》通讯文章的共同作者(图10C)。虽然他们这篇通讯的科学论点一开始就十分薄弱;进而,他们目前的观点在科学上变得更经不起推敲,甚至显得根本毫无观点。像利普金博士一样,福尔姆斯博士也与中共的实验室有着密切的合作。他与张永振博士合作发表了SARS-CoV-2的第一个基因组序列。他还是两篇文献的共同作者。中共控制下的实验室分别通过这两篇文献报导了人为捏造的冠状病毒(穿山甲冠状病毒RmYN02蝙蝠冠状病毒)。不出意料地,福尔姆斯博士在中共国享有访问或客座教授职位,其中一个在复旦大学,另一个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图10D)。他还是利普金博士领导下的哥伦比亚大学传染病与免疫学中心的成员。

除了这些人以外,其他冠状病毒界的研究人士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沉默。

尽管有冠状病毒领域以外的科学家自发自愿地行了一些低质量的同行评议,但尚未有任何冠状病毒专家发表过此类的评议;也未见冠状病毒专家发表有关《闫博士报告》的任何其他形式的正式回应。

然而,这是冠状病毒生物学领域的历史性时刻:人为捏造的类SARS-CoV-2冠状病毒(RaTG13,RmYN02,以及一系列穿山甲冠状病毒)竟然已通过同行评审,并在顶级科学期刊上得以发表;某种可疑的冠状病毒正在引起全球卫生危机。然而,只有身为该领域研究者的你们才能完全明晰其起源,世界在等待你们的行动。在此问题上你们应分享专业性意见,任何拖延或不实信息都将受到历史的严正审判。现在该是时候,请你们对此进行详尽的分析,并发布正式声明。

原文链接:

https://zenodo.org/record/4283480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23456l
3 月 之前

闫博士揭露共匪放毒的证据,让共匪无处可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