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政府真相2:Dominion背后的凯雷集团与中共的勾兑 王岐山多次会见其创始人

作者:α-Vega   编辑:为正义行动

近期,更多新闻爆出Dominion Voting System大选舞弊的证据。Dominion Voting原本是一家鲜为人知的加拿大公司,该公司于2010年分别收购了Premier Election Solutions选举系统和红杉投票系统,一跃成为全美第二大投票机提供商。

2010年5月,Dominion从投票公司ES&S手中收购了Premier Election Solutions选举系统。这个系统原先属于Diebold,Diebold和ES&S机器合计占美国选票机的80%(2002年数据)。2010年3月美国司法部由于反垄断,要求其出售。2010年6月,Dominion收购了红杉投票系统,红杉是一家历史悠久的公司始于1970年,2002年初,英国货币纸印刷和证券公司De La Rue将其收购。2005年被Smartmatic收购,2008年美国财政部一直在调查红杉,Smartmatic和委内瑞拉政府之间是否存在任何联系,当Smartmatic同意剥离红杉时,美国财政部放弃了调查。

2010年是Dominion Voting质变的一年,两家投票系统公司分别由于政府原因剥离业务,巧合的是都被Dominion Voting所收购。我们在前一篇文章中提到,Dominion Voting在2018年被一家名为Staple Street Capital的私募基金收购,该公司创建于2009年,由Stephen D. Owens和Hootan Yaghoobzadeh共同建立,此二人也是Dominion Voting的董事会成员,并曾在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任职。Staple Street Capital官网介绍中排在第一位的董事会成员William E. Kennard也是前凯雷雇员,他在2009年离开凯雷,被奥巴马任命为驻欧盟大使,他是奥巴马跨大西洋贸易的主要推动者,此协议推动了跨国公司的利益而对地方政府和民主权威造成挑战,后被川普总统叫停。

2009年Stephen D. Owens离开凯雷创建了Staple Street Capital,William E. Kennard离开凯雷,被奥巴马任命为驻欧盟大使。2010年Dominion Voting一跃成为全美第二大投票机提供商,而有问题的红杉投票系统被政府中止调查。这是否与2009年奥巴马就任总统有关? 2018年Dominion Voting被收购,这是否与2018年中期选举有关?为Dominion Voting在2020年大选取得更多州使用率?这些问题我无法找到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Staple Street Capital带着浓厚的前政府色彩,还有深厚的凯雷背景,我们可以找到凯雷一系列与中共的勾兑。

凯雷早期并不算成功,直到在老布什任美国总统期间,老布什家族实际控制了凯雷。1990年代中期请来乔治·索罗斯成为凯雷的有限责任合伙人,在他的号召之下,筹集资金突然变得令人惊奇的容易。1990年通过政治和金融的完美结合,表面上通过前国防部长弗兰克·卡路奇促成了凯雷在国防工业中的一项重大投资——从美国陆军那里赢得了200亿美元的军火合同,凯雷集团才真正起飞,标志着布什家族财富通过金融工具迅速成世界巨富。

1998年,凯雷集团在香港成立了其第一个亚洲办事处,2005年北京办事处成立。从网上可以找到的最早资料显示,2001年香港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参加了凯雷集团组织的酒会并与美国前总统布什会面。2006年时任北京市市长的王岐山在市政府会见了凯雷集团创始人大卫·鲁宾斯坦(David M. Rubenstein)。此后王岐山多次会见了鲁宾斯坦,不仅如此,凯雷还接触过商务部曹宏瑛,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外管局局长潘功胜,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王忠民,江苏副省长张雷,工业和信息化部苗圩等人。大卫 · 鲁宾斯坦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凯雷目前在中国有专人来负责与中国政府相关的事务,而我每次来到中国也都会与中国的政府官员会面。另外,我还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担任顾问委员,而这个委员会的许多委员都与政府官员有着良好的关系,我通过他们也与许多中国的政府官员建立了良好的关系。”鲁宾斯坦曾说他每年都要来中国六七次,作为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成员,可以会见习近平、朱镕基等中共高层可见政府关系深厚。

2011年5月16日,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在北京中南海会见美国凯雷投资集团联合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大卫·鲁宾斯坦

2013年10月23日,主席习近平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会见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海外委员,左二为大卫·鲁宾斯坦

不过,早期凯雷投资只是从香港试探着投资了一些中国企业,直到2005年4月20日,凯雷投资才宣布正式进入中国。资料显示,凯雷投资在中国的投资策略为参与国有企业改制,比如,他们曾投资了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徐工集团,凯雷因为低价收购国有资产被诟病,2005年凯雷以30亿的价格控制了徐州工程集团85%的股权,三一集团突然杀出搅局,当时在社会上造成了很大争议,导致交易无疾而终。有趣的是,2012年三一集团在美国收购项目时,美国当局以国家安全为由勒令终止,三一集团将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IFUS)和总统奥巴马告上法庭并胜诉。

2005年12月,凯雷集团和美国保德信投资4.1亿美元拥有了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旗下太保人寿股份24.975%的股权。有PE界人士根据国际惯例估算,凯雷此次从太保投资中净赚近50亿美元,据说是凯雷获利最多的单项目之一。

2008年12月2日,凯雷集团旗下三家机构在香港高院对红杉中国基金执行合伙人沈南鹏提起诉讼,索赔2.062亿美元。起因是由于凯雷收购上海新生源医药研究有限公司,到签协议的最后一刻被红杉截了胡,煮熟的鸭子飞了。而此前凯雷投资携程和分众传媒和沈南鹏多有合作,沈南鹏是携程的创始人和股东,分众传媒的天使投资人和董事。

2010年,复星凯雷(上海)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复星凯雷是由复星集团和凯雷集团合资创立,这是一支让复星“走出去”的基金。“我们接下来会在纽约、伦敦、东京等国际性大城市里设立办事处,组建相应的国际投资团队,不断提升相应的研究和投资能力,把我们的触角延伸到全球范围内重要的市场。”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透露。

复星集团包括我们熟知的复星医药,最近他们合作研发的疫苗喜讯连连,而似乎复星与江家关系颇深。百度百科显示,复星先后投资复星医药、复地、豫园商城、建龙集团、南钢联、招金矿业、海南矿业、永安保险、分众传媒、Club Med、Folli Follie、复星保德信人寿等。是不是有些熟悉的名字?

复星集团的前身是“广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1992年成立之初,上海“广信”只是一家小规模的科技咨询公司,主营业务为市场调查和科技咨询,创业资本不过3.8万元。复星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投资医药健康和房地产行业,成立了复星医药和复地。第二阶段,投资了钢铁和矿业。第三阶段,投资产业升级、金融服务,并积极“走出去”,与美国保德信金融集团、凯雷集团合资成立基金。从复星的发展历史,我们就知道老百姓的钱袋子是如何越来越瘪的。

凯雷一向乐于参与国企重组交易,但在2014年,凯雷创始人鲁宾斯坦在接受采访时确认,中石化混改凯雷选择了不参与竞标。而最终参股成功的基金里,出现了渤海华美的名字,下一篇文章我们再来详细说明,拜登家族控制的渤海华美基金与中共的利益勾兑。

2017年,凯雷与中信资本达成战略合作并成立新公司,该公司拿下麦当劳未来20年在中国内地和香港的主特许经营商,麦当劳更名为金拱门。

2018年,凯雷参投蚂蚁金服新一轮融资。其中股东还包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马来西亚国库控股、华平投资、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公司、银湖投资、淡马锡、泛大西洋资本集团、T. Rowe Price 旗下基金、Janchor Partners、Discovery Capital Management以及Baillie Gifford等,融资金额140亿美元。

2017年2月27日,华住酒店集团与凯雷集团为首的投资人签署股权收购协议,凯雷是桔子酒店最大股东。华住以36.5亿元收购桔子水晶酒店集团100%股权。

而据路透社报道,2月23日,华住酒店集团已委托德意志银行筹集5亿美元三年期到期一次性偿还贷款,所筹资金将用于其对中国一家连锁酒店的意向收购。

在这场交易中,凯雷主导将股份卖华住套现走人,华住白捡了桔子水晶酒店,德意志银行负责洗钱。只有桔子水晶酒店的创始人吴海高兴不起来,用心经营的产业被迫出售,还发了文章《卖了酒店,昨晚,我喝醉在马路上睡了一宿》。

我们梳理一下关系,就能看出吴海是怎么被“共产”的。2005年成立的华住酒店集团是中国第一家多品牌的连锁酒店集团,是全球第十三大酒店集团,同时拥有德意志酒店集团的100%股权。百科显示,华住的最大持股人是季琦,他也是携程的创办人之一,同时携程也是华住的股东之一。提到携程就不难看出背后的关系,沈南鹏作为携程的创始人和投资人让携程一飞冲天。沈南鹏和他的红杉资本控制了中国的互联网领域,蚂蚁金服、百度、京东、阿里巴巴、头条、饿了么、滴滴…每天的生活中他都无处不在。他是中共的代言人,中国的市场、资金、政府关系由他出面掌握,在硅谷他可以呼风唤雨。

而德意志银行的背景更甚,王岐山控制的海航集团是德意志银行的最大股东。郭先生曾说:德意志银行有一天揭开内幕,将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金融丑闻。在一则路透社的报道中可以略知一二,2017年,德意志银行涉嫌帮中共与朝鲜之间的洗钱交易,其中还包括朝鲜军方和朝鲜武器项目。还有多则报道指出洗钱丑闻,涉及伊朗、苏丹等国家。

而凯雷的股东之一就是德意志银行,王岐山的海航是德意志银行的股东借钱给华住,华住付钱给凯雷买下桔子酒店,如同一个左兜进右兜出的游戏,最后桔子酒店成了中共家族私有。之后2019年德意志酒店也被华住收购,彷佛都是自家买卖。红杉资本的沈南鹏一直都扮演着天使投资人,可这天使是吃肉喝血的,成了民营企业家的收割机,投的越多割的越多,最后喂饱了中共的盗国集团。

桔子的收购事件是具有代表性的,他是很多民营企业家的缩影。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像华住这样有政府背景的企业垄断型的发展,以及中共利用沈南鹏这样的角色为自己打掩护,直接控制了互联网企业的发展,看上去百花齐放,实则还是一家。如同吴海一样,企业做大了,通过中共一番资本运作,就为别人做了嫁衣,丢了企业也丢了青春,注定只能做代孕妈妈。

凯雷进入中国的发展史,见证了中共家族的盗国史,而这只是冰山一角。改革开放几十年,老百姓兜里的钱越来越少,债却越来越多,活没少干,钱都去哪了?这些金融交易的背后,多少国有资产、银行存款、养老基金漂洋过海一去不返。中共这些家族投资的都是赔本买卖,钱是从银行借的老百姓的存款,贱卖的是国企、能源、矿产、廉价劳动力和蓝天白云,最后钱还不上,银行的窟窿转嫁成高物价、高房价,让老百姓背上一辈子的债。这些家族买卖做赔了,反而越来越富,从银行吸走老百姓的钱,通过所谓的投资,一转手公有变私有,钱就到了海外私生子女的名下。

中共家族这一套盗国的手法,离不开海外一系列利益集团的配合,这就是所谓的全球化。全球主义者宣扬的多边合作,不是国与国人民之间的合作,而是这些跨国集团、利益家族的合作。如今川普总统把中共定为头号敌人,不仅只是中共这些家族,还有美国、欧洲同样贪婪的家族。中共代表了全球腐败家族的意识形态,为了满足个人的利益无视法治,违背信仰,践踏民主。

在全球化的催化下,权力和财富高度集中创造出的巨大沼泽怪物,让全世界笼罩在阴影下。人类社会应该往更文明的方向发展,而不是退回到奴隶时代,这些现代奴隶主,在利用更加狡猾的手段奴役人民。中共的一党专制,言论控制,让他们可以愚民、弱民、苦民、贫民、辱民。人民像机器一样忙碌却不知为何,买房贵、上学难、看病难,不是房子不够住,也不是教师医生不够多,让人民忙起来,眼睛耳朵闭起来,这只是中共让人民放弃思考的手段而已。

民主和每个人的利益都息息相关,而中共在限制你这么想。

这是系统的国家级犯罪链,涉及许多国家政治人物,商界名人,媒体大亨,以上是第二期,重磅尚未完成。请转载更多以散布真相,以便更多的人可以理解这个“楚门的世界”,民主世界已经完全渗透和腐败了,最危险的是几乎无法在媒体上取得全面影响。 实际上是由一小部分全球特殊利益控制的。这些暴露的利益链只是冰山一角。我们必须在一起,揭露它们!为正义行动!

扩展阅读:影子政府真相1:美大选舞弊计票公司Dominion的私募基金Staple Street Capital 牵扯出巨大的政治背景https://gnews.org/zh-hans/552604/

更多真相请查阅:

GNews/G-TV /路德社

新闻来源:

董建华与老布什会面

http://www.huaxia.com/xw/gaxw/2001/05/302622.html

王岐山与凯雷创始人会面

http://news.sina.com.cn/c/2006-07-19/10449508128s.shtml

凯雷投资太保

https://www.sohu.com/a/207538733\_104421

复星集团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A4%8D%E6%98%9F%E9%9B%86%E5%9B%A2/2885861?fr=aladdin

德意志银行的黑金历程

https://fr.reuters.com/article/路透基点:华住酒店集团筹措5亿美元三年期贷款用于并购-TRLPC-idCNL4S1G82QL

+4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ViaHimalaya
5 月 之前

Gnews里需要越来越多这样有质量的好文章

0
麦田67号
5 月 之前

战友很棒 加油深挖 爆料革命需要你们

0
lemon
5 月 之前

证据链 哇塞!中共这帮流氓!太邪恶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