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大楼需加强措施以应对日益升级的安全威胁

图片:网络合成

比尔.格茨(Bill Gertz)先生在《华盛顿时报》(The Washington Times)发表评论文章,文章说:国防机密的泄露依旧是一个日渐严重的问题,据一份国防科学委员会的报告揭示,反恐战争已经束缚了五角大楼有效地实施反间谍情报工作。

报告建议采取新的措施来防范接触机密情报的人员,以使情报不那么容易被窃取,这其中包括行为清白的工作人员行为分析和危险人员的鉴别;先进的电脑网络监控;数字化和纸质的带水印的加密文件。

 “将近二十年来,反间谍情报工作并未受到应有的持续和专注地关注,使国家免受独立间谍或外国情报机构直接指挥的间谍的侵犯,”国防科学委员会主席艾瑞克.D.埃文斯(Eric D. Evans)表示: “由于人们越来越习惯把机密情报储存在电脑里,使得情报的提取和传输更加便捷,给美国安全带来的危害急剧增长。” 埃文斯先生在递交给国防部副部长的一份(情报加密系统的)研究和设计备忘录里陈述道“我们的对手在窃取我方机密情报和商业专利信息时高度协同一致,不仅使美国国家安全受到伤害,对手还将这些情报和信息运用在军民两方面,并从中获益。”

他表示,“很长时间以来,美国没有一个人想办法去解决这些内部威胁,并减少因国家安全信息泄露或被盗所带来的损失。”

“对那些为政府工作或与政府合作的人来说,泄露国防机密是一件很严重并越来越频繁的问题,”委员会专案组联席主席罗伯特.内斯比特(Robert Nesbit)和威廉.施耐德(William Schneider)在八月份提交的报告中表示。该报告总结道:内部情报的泄露和被窃取导致外国间谍机构带来的威胁加剧。

 “反间谍继续聚焦于对个案的研究,将执法重点专注于处理日益增加的外国情报机构渗透的威胁,”报告陈述。“国家的反间谍资源(有一些值得注意的例外)集中在美国本土,并没有参与到国外的外国情报机构的活动中,这样才能不至于把优势让渡给对手。”

专案组建议,把前瞻性的反间谍活动与更大更广的国家安全战略和规划整合在一起。“这样做的目的有双重意义:1)既可开发对外国情报机构的组织架构,动机,目标,工具或手段以及弱点的深入理解;2)又能在国家安全目标总体指挥下做出策略选择去弱化对手的情报机构。”

报告批评了美国反间谍工作的弱点,正是这些弱点导致了从北京到德黑兰的一系列灾难性事件发生:2010年,由于对中共反间谍工作的失误,中央情报局损失了27名特工。这是由于中共间谍渗透到中央情报局,以及我们特工通讯安全的失效。类似的灾难还发生在德黑兰。2019年,空军反间谍官员莫妮卡.威特中士叛逃到伊朗,伊朗政府随即宣称逮捕了多达40人的中央情报局特工。

报告总结出,对于外国间谍活动,在没有可操作性的情报的状况下,在辨识和控制那些危险的内部知情人士方面,五角大楼“将继续面对这些严重的缺陷。”五角大楼的反间谍工作在操作上和高级数据处理方面也需要有“一个重大的技术升级。”

报告还指出,过去,五角大楼的44个部门和机构在辨识内部威胁方面一直表现得“相当迟缓”。“那么多代价高昂的泄密都是因内部知情者轻易地绕开了[国防部]机密安防和情报界网络,”报告指出。“尽管有这些经验教训,安全控制依然没有得到完善。这些疏忽是很难解释的。”

报告的第一条建议并未被披露,被列为“仅供官方使用”,其他建议包括要求五角大楼内部威胁项目办公室制作更好的“风险评估工具”以及开发一个能更好辨识威胁的“传感阵列”技术。经改良的网络控制遍及整个五角大楼以便在所有可移动介质和移动设备上为机密数据加密。五角大楼也需要锁定外国间谍所窃取有价值的情报的秘密信息。这些都可以利用扩展使用“数据模糊技术”—数据加密,令牌化(标记化)和不可逆的数据隐藏来实施。

前国防部副部长迈克尔.格里芬(Michael Griffin)在报告的附件里说:“美国损失了大量的有关对手的国防安全关键数据 ”:前国家安全局承包商爱德华.斯诺登,窃取了一百七十万份国家安全局的文件,国家安全局承包商哈罗德 T. 马丁三世(Harold T. Martin III)窃取了国家安全局20多年高达50TB的海量数据。列兵布拉德利.曼宁(Bradley Manning), 窃取了750,000份文件,这些都说明问题的严重程度。格里芬先生说,“被窃取的数据需要花费数千亿美元去创建,维持和保护。”

本次专案组由20 位现任和前任政府官员们组成,包括前国家反间谍情报执行官米歇尔.范.克里夫(Michelle Van Cleave); 前国防情报局反间谍官员尼古拉斯.艾夫提麦尔德斯(Nicholas Eftimiades),反中国间谍专家;和理查德.哈弗(Richard Haver),他曾主持过数次美国情报局损失评估工作。

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打算再次出山,过去几十年,他提倡在商业上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基辛格在周一的一次会议上表示,拜登政府(子虚乌有的政府)应该回归到过去的妥协政策以避开类似第一次世界大战那种灾难性的中美关系。“美中现正逐步走进对抗,他们的外交政策也被导向对抗性方式,”97岁的基辛格先生对布隆伯格新闻媒体透露。“危机将会由巧言令色的言辞争斗转化为实际军事冲突。” 基辛格反对川普对中共的严苛新政。

大企业家们也对中国巨大消费者市场满怀憧憬,期望拜登能够回到以前相对和平的局面。

白宫高级幕僚皮特.纳瓦罗(Peter Navarro)坚决支持川普总统的“美国优先”政策,在对中共政策上,他仍是那个最强硬的拳击手。

纳瓦罗先生作为总统助手和贸易和制造业政策代表,与亲中的贸易谈判官员尤其是财政部长斯蒂文.穆努钦(Steven Mnuchin)和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代表拉里.库德罗(Larry Kudlow)观点互相抵触,这两位据说都支持偏商业化的绥靖政策。

评:

美国情报和反间谍方面暴露出来的问题,其根源还是人的问题,是一些为了一己私利而置国家安危于不顾的政客和那些道貌岸然,丧失信仰的前朝甚至现任政府官员们沆瀣一气,胡作非为,经年累月方有今日之难。

可喜的是他们还有可以反省和修复的机制,醒来的巨人爆发出来的能量将是惊人的。期待美国的复苏和再次强盛,民主的灯塔之光也将照进黑暗的角落。

翻译报道:DL

原文链接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1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