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深度报道】:电子投票——一场控制全球的惊天阴谋

作者:Giselle
素材搜集:文泓 / 般若
编辑整理:Charles7/蜜蜂Bee

 

【前言】

共产病毒在人类历史上共有两次高速繁殖期:

第一次是1971年,在美国基辛格、尼克松的推动下,中共国结束闭关锁国加入联合国,正式登上世界舞台。

此后,中共打着中美合作、中日合作的旗号,利用外交、民间科技经济、文化艺术交流等活动,四处偷窃各国高科技技术,收买核心人才,培养安插间谍,并把“偷窃强国”立为国家战略发展项目。伴随着这些频繁的交流活动,共产病毒犹如插上了翅膀,奔向广阔的全球。

第二次是1986年,北大方正集团成立。

北大方正表面上是一家普通的IT公司,实际上是中共军方掌握的一支非常核心的科技、情报力量。北大方正掌握着全人类所有的中文文字源代码,利用汉字编码技术,地球上任何使用中文的地方,中共都可以利用网络技术进行监控窃听等间谍活动,搜集对方的数据情报、商业机密,甚至国防机密。

1987年,华为成立。中共通过华为、北大方正等高科技公司,在全球编织了一张庞大的情报信息网络。顺着这张无处不在的网,共产病毒就像被装上了加速器,迅速蔓延渗透进全球的每一个角落。

以天地为棋盘
以众生为棋子
一场精心策划的局

共产病毒是人性阴暗面的集大成者,独裁专制发展到极致,必然走向侵略。简单来说,这就好像是一个前科累累的罪犯(独裁专制国家),周围围着一堆警察(民主法治国家)。虽然警察暂时被收买(蓝金黄),没有把罪犯抓起来(瓦解独裁政权),但是罪犯与警察从属性上来说,是天然的敌人,势不两立。只有把警察转化成罪犯(收买勾兑),或者把警察干掉(颠覆对方政权),对于罪犯而言才是安全的。而相对于收买敌人而言,把对方干掉才是永绝后患,因为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2020年美国大选投票作弊系统的曝光,全面揭开了中共以天地为棋盘,以蓝金黄为手段,以颠覆民主政权为目的,几十年深度耕耘,在全球各民主国家精心布下的棋局。同时也验证了爆料革命郭文贵先生三年前的预警:美国的至暗时刻即将到来……

这三年中,郭先生通过上千次的直播爆料,曝光了中共通过3F计划、蓝金黄计划,控制美国政治、经济、文化各个层面,从而达到控制全球、颠覆民主法治的目的:

控制硅谷,就等于控制了全球的互联网;
控制华尔街,就等于控制了全球的金融;
控制主流媒体,就等于控制了全球的民意;
控制投票系统,就等于控制了全球的政治格局

砾沙藏世界,滴水见大海——本文将从方正科技、红杉资本、沈南鹏、投票系统、美国大选、委内瑞拉这几个核心字眼入手,以一斑窥全豹,为读者揭开这个惊天棋局。

【沈南鹏与红杉】借助红杉的影响力,迅速与美国最顶级的金融、政治、科技生态圈建立联系

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向北的一个高速路的出口处,有一条长达两三公里长的路,名叫沙丘路(SandHillRoad)。就像华尔街等同于美国金融产业一样,在创业者的眼里,沙丘路就是创业者心中的殿堂。沙丘路虽然不长,但却聚集着十几家大型的风险投资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科技公司,至少有一半是由这条街上的风投公司投资、运作上市的,其中就包括著名的红杉资本。

红杉风投是美国迄今为止最大、最成功的风险投资公司。它投资成功的公司,占整个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市值的十分之一以上,包括苹果、谷歌、思科、甲骨文、雅虎、网景、油管等IT巨头和公司。它在美国、中国、印度、以色列大约有50名合伙人,其中就包括中国的沈南鹏。

红杉资本曾经宣称从不投资距离硅谷40英里半径以外的公司,但随着竞争的加剧,红杉资本开始走出美国。

2003年,国际主流VC(风险投资中广义的私募基金)开始进军中国。2004年,红杉资本的两位高级合伙人Michael Moritz和Doug Leone来考察中国市场,最终选择了沈南鹏、张帆。

红杉选择沈南鹏与张帆,绝对不是偶然。一方面红杉需要拓展中国市场获取利益;另一方面,以“闷声发大财”为座右铭的中共盗国贼家族,也需要借助红杉的力量,迅速与美国最顶级的金融、政治、科技生态圈建立联系,搭建一个合法的资金渠道,把这些“大财”搬到国外,同时建立一个中共在美国的高端政治、经济、科技圈,为这些巨额财富保驾护航,实现之后的一系列控制全球的计划。

双方一拍即合。在幕后势力的支持下,2005年9月,德丰杰全球基金原董事张帆携程网原总裁兼CFO沈南鹏与Sequoia Capital(红杉资本)共同成立了红杉资本中国基金(Sequoia Capital China),最初筹集了10亿美元和1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基金。

坊间有消息称,沈南鹏前期因为善于操作垃圾债券而创造了财富神话,然而这种点石成金的手段,不过是一场演给吃瓜群众观看的资本游戏。

 过去十几年间,沈南鹏领导的红杉资本,投资了300多家企业,掌控着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这些企业包括阿里巴巴贝达药业大众点评网、德邦物流、DJI大疆创新、赶集网、高德软件、光环新网、华大基因今日头条京东聚美优品、美丽说、美团网陌陌、诺亚财富、奇虎360万达院线威高集团唯品会、文思创新、新产业生物、新浪网英雄互娱鱼跃医疗、掌趣科技、中通快递等在内的300余家企业,市值超过2.6万亿。

这300多家企业,主要集中在科技/传媒、医疗健康、消费品/服务、工业科技四大类别。其中的华大基因涉及到此次COVID-19的核酸检测设备,奇虎360是有名的间谍软件,今日头条是洗脑工具……由此可见,沈南鹏投资的这些企业的战略意义。

2020年8月9日,郭先生在爆料直播中说,沈南鹏是中共在美国的政治、经济、科技力量代言人,是真正的“互联网教父”。

 【互联网】互联网的发展,为中共彻底颠覆西方民主体制,实现终极之战,提供了多种可能

中共不遗余力发展互联网、高科技经济,正是因为战略考量。目前有超过45亿人使用互联网,而社交媒体用户已突破38亿。互联网在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给中共彻底颠覆西方民主体制,实现终极之战,提供了多种可能。

  • 首先,利用美国高科技力量,高筑防火墙,控制墙内14亿民众心智,源源不断给盗国贼家族输血,给中共的侵略提供强大的资金支持。
  • 其次,利用华尔街资本的影响力,广泛收买西方主流媒体、社交媒体,政商名流,在西方国家里高筑防火墙,掩盖病毒真相、美国大选作弊真相,让全球60%的民众无处发声。
  • 第三,利用投票系统作弊软件,操控西方民主国家大选,扶植亲共力量上台。
  • 第四,暗中大量培养盗国贼家族私生子,深度介入各国政治、经济、科技生态圈,准备一旦终极之战结束之后,为中共接管全球,提供人才储备。

民主国家出于对人权的尊重,普遍采用定期投票选举,来决定各国执政者人选。

互联网与高科技的发展,为中共利用作弊软件,深度操控这些国家的选举,提供了可能。

【控制美国大选的作弊系统】多米尼、Smartmatric 、红杉投票系统、Scytl

美国大选自11月3日开始投票以来,备受全球瞩目。随着大量的证据浮出水面,民主党操控多米尼投票系统按需作弊的犯罪事实,激起了越来越多的美国民众站出来抗议。全美50个州的游行示威活动风起云涌,虽然贪婪的媒体、无耻的政客、腐烂的司法体系还在联合作恶,但是汹涌的民意正在唤醒美国人民的爱国热情。

终极之战已经拉开帷幕,美国大选就是最后的主战场,川普总统若是赢了,则人类文明回归正轨;输了,黑暗将笼罩全世界,人类社会自此暗无天日。

首先我们来理清楚操控2020美国大选的作弊投票系统涉及的几家公司,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

  • 多米尼计票系统(Dominion ):本次美国大选使用的投票系统。
  • Smartmatics 选票软件系统:Dominion计票系统使用的软件。
  • 美国的Sequoia Voting Systems( 红杉投票系统):前身是美国公司,2005年3月被Smartmatric 收购。
  • Scytl公司:Dominion的数据支持中心,总部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

—— 通过以上信息可以看出,这四家公司其实是一个犯罪团伙,通过系统的作弊欺诈,共同操控了2020年美国大选。

【多米尼计票系统】Dominion的控制者是凯雷集团,该集团与CCP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多米尼公司(Dominion)于2002年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多伦多市由John Poulos和James Hoover创立。多米尼计票系统(Dominion Voting Systems Corporation)是一家在美国和加拿大销售电子投票硬件和软件的公司,包括投票机和制表机。 该公司的国际总部设在安大略省的多伦多,美国总部设在科罗拉多州的丹佛。该公司在美国、加拿大和塞尔维亚的办事处内部开发软件。

2010年5月,Dominion从选举系统和软件公司(ES&S)手中收购了Premier Election Solutions (原Diebold Election Systems)。ES&S刚刚从Diebold手中收购了PES,美国司法部以反垄断为由要求其出售PES。2010年6月,Dominion收购了红杉投票系统,成为美国第二大投票机销售商。 2016年,其机器为1600个辖区的7000万选民提供服务。 2019年,佐治亚州选择多米尼克投票系统公司从2020年开始提供新的全州投票系统。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后,Dominion把本来投给川普总统的数百万张选票要么删除,要么给了竞争对手拜登Joe Biden)。川普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对Dominion做出了几项断言,包括其Dominion使用了竞争对手Smartmatic开发的软件,他声称该软件实际上是Dominion的财产,他说,该软件是由委内瑞拉前社会主义领袖HugoChávez创立的。

朱利安尼在公开场合说,Dominion投票机将其投票数据发送到了国外的Smartmatic,而且这是一家“反激进左派”的公司,与antifa有联系。丹尼斯·蒙哥马利一位Dominion软件设计师声称使用了政府超级计算机程序将投票机上的选票从川普改成拜登。

川普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声称Dominion投票系统对美国的选举进行了大规模的干预。“有洪水般的证据,证明那是事实。” 鲍威尔还称她有一位非常有力的证人,他解释了这一切是如何运作的。他的宣誓书附在林恩·伍德律师的诉状上,并在乔治亚州提起诉讼。

Dominion的控制者是凯雷集团,该集团与CCP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中共通过向凯雷集团开放资源公司而获得了对Dominion的控制权。控制美国人、政客和美国本身的选票。

据中国新闻中心11月15日报道,美国大选投票机Dominion的背后大佬是凯雷基金和马云。投票软件技术来自中国,当时为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高票当选特意设计的。Dominion在2018年6月被卖给了Staple Street Capital。Staple Street Capital的主要持股人以及执行董事是:Hootan Yaghoobzadeh和Stephen D Owens 。

2011年,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搭上了云峰基金,收购了数字电影公司GDC Technology Limited约80%的股份。

2014年4月10日,张岚博客“云锋基金那点事儿”曝光,云锋基金和GDC科技2011年10月,美国凯雷投资集团宣布,其旗下规模为10亿美元的亚洲成长基金IV(AsiaGrowth Partners IV fund)已协同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支持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云锋基金,联合收购数字影院解决方案提供商环球数码创意科技有限公司(GDC Technology Ltd)80%股权。

2013年6月,GDC向美国证交会提交了IPO申请文件,拟在纳斯达克上市,融资7500万美元。该公司招股书透露,几大股东分别为凯雷、云锋基金、GDC和华谊兄弟。

2018年,凯雷集团(The Carlyle Group)创始人大卫·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收购了Dominion。凯雷投资集团是中国最大的全球投资公司。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与前乔治·布什(George HW Bush)和全球顶级政治家联系在一起。

11月18日,推友321C发推文并艾特了川普团队的律师西德尼.鲍威尔:经过分析,多米尼投票软件的内部文件共享子域,追踪到了位于中国泉州的一个数据中心。

【Smartmatics 计票软件系统】与委内瑞拉查韦斯政府相关,而查韦斯政府背后的金主正是CCP

 Smartmatic是一家经过精心设计的公司,由其他离岸公司实际控制。公司控制权与创始人没多大关系,背后是一些荷兰软件公司和注册在巴巴多斯的离岸公司的身影,而这些公司都与委内瑞拉查韦斯政府相关,而查韦斯政府背后的金主正是CCP。

  “Smartmatic与委内瑞拉一家软件公司Bitza合作,该公司当时由查韦斯政府拥有28%的股份。”根据中央情报局一名特工在国会的证词,2004年委内瑞拉的选举和重新计票似乎是查韦斯操纵的。该特工还说,查韦斯在选举前控制了所有的投票设备。虽然中央情报局特工没有明确提到,但这应该包括Smartmatic的投票机。查韦斯跟中共的关系,不亚于卡斯特罗。

 查韦斯上台后修改了宪法,带领委内瑞拉全力左转,实行社会主义,与CCP和古巴领导人来往密切,加入反美阵营。2004年Smartmatic公司由查韦斯政府指定作为委内瑞拉选举系统供应商,也就是2004年,媒体曝光出查韦斯政府用此系统作弊赢得了大选,事后还逮捕了一些本国对选举有异议的学者教授。

2004年查韦斯政府大选作弊后,卡特中心(CARTAR CENTER)还为其背书,表示选举没有问题。

下面我们来看一下卡特总统在任时的外交政策:吉米·卡特,美国的第39任总统,从民主党产生。1976年上台,美国和共产主义国家的关系得到了很好的改善,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并和中华民国断交,废除中美共同防御条约,由台湾关系法替代。

1980年伊朗霍梅尼政权绑架美国大使馆人质(德黑兰人质危机,持续444天,间接导致卡特下台,里根上台),由此可见,卡特总统是实行亲共政策,卡特中心为查韦斯政府的选举作弊行为辩解也就不奇怪了。可以说,中共偷窃美国的“发令枪”,就是卡特总统扣响的。

【红杉沈南鹏与投票系统】上海汇丰银行是多米尼投票系统的资金来源

在中共渗透控制全球的布局当中,沈南鹏的红杉资本,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毕业于上海交大的优秀学生沈南鹏创立携程之后,被京城权贵相中。上海交大也是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母校,由中共的上海帮长期控制。

据大纪元报道,十八大前,中共内部曾做了一个调查,十七大中央委员、候补委员、中纪委委员的家属子女,已在国外定居、买房,准备弃官逃跑的占了85%以上。中共党校教授林哲曾在2010年中共“两会”期间透露,1995年到2005年10年间,中共出现了118万名“裸官”。

2009年至2013年,中国资金外逃年均为6000亿—7000亿美元。2014年,外逃的规模达到了8000亿—9000亿美元。2015年逾万亿美元资金流往境外。

11月22日,推友BlueSkyReport 发表了一个长推,揭示了红杉沈南鹏与美国大选作弊系统之间的关系。

这条推文说,红杉资本资助了Dominion投票系统。沈南鹏(Neil Shen)是红杉资本的创始人。

红杉资本——1972年由唐瓦伦丁在中国创立1984年,红杉收购了AVM公司的投票机业务。

红衫投票系统2005年收购 Smartmatic。由Antonio Mugica, Alfredo Jose Anzola和Roger Pinate三位工程师于1997年在委内瑞拉成立,并于2000年在特拉华州正式注册。

2005年,沈南鹏与红杉资本共同成立红杉资本中国基金

2010年,Smartmatic将红衫投票系统出售给:

多米尼

公司于2002年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多伦多市成立,在美国和加拿大销售电子投票硬件和软件,包括投票机和制表机

凯雷集团是多米尼克的最大股东

2018年,购买者:

Staple Street Capital    (Gnews揭露文章https://gnews.org/560854/

由大卫-马克-鲁宾斯坦(David Mark Rubenstein)拥有,他也是Carlyre集团的创始人,是Dominion公司的股东。

凯雷集团

成立于1987年,是一家投资银行精品店,与江泽民家族控制的中国企业有着广泛的业务关系。

结论

由中共公司控制

【汇丰银行】多米尼投票系统与汇丰银行签订了“安全协议”,获得计票系统的18项专利

汇丰是一家中国银行,为与美国选举制度有关的专利提供担保。Dominion Voting Systems与汇丰银行签订了“安全协议”,并通过选举、投票、系统、网络和互联网功能,获得了与知识产权有关的专利权。

Smartmatic收购了红杉投票系统,将红杉投票系统出售给了Dominion,并继续使用红杉的更新软件。

科米被任命为汇丰银行董事会成员。

备注:科米是前任FBI局长、克林顿基金会成员,在其任期内发生了洗钱丑闻。

2019年,中国银行(HSBC)获得了集体投票权。汇丰获得了选举、投票、系统、网络和互联网能力的知识产权专利。专利协议:https://t.co/i1dmeqRmMN?amp=1

中共的财务抵押品是多米尼的投票系统、机器和安全软件应用。多米尼的金融抵押品所有者是汇丰银行(HSBC)和香港上海银行(CHINA),并获得了18项不同的专利。

附:http://legacy-assignments.uspto.gov/assignments/assignment-pat-50500-236.pdf

【备注】上述专利转让协议中没有作价金额,以及支付方式,合理推测应该是多米尼在转移专利资产所有权以后,获得银行贷款支持,以每年支付使用费的形式回报。以上是中共给予多米尼公司关键的财务支持(建立纽带)。

【Scytl公司】可实现监控、压制和欺诈投票的全套方案

2014年11月7日,哥伦比亚自由新闻网发表了一篇题为《Scytl拥有选举舞弊所需的所有工具》的文章,详细介绍了Scytl是在线和移动投票的推动者,以及他们与美国情报、间谍、定制选举压制选民、社交媒体之间可怕、复杂的关系。

文章曝光了作弊公司Scytl 与红杉公司的关系:Scytl 副总裁和通讯副总裁都有红衫计票公司工作经历;Scytl 公司与间谍手机软件公司Carrier IQ软件有关联;Dominion收购了红杉计票公司。

Scytl的技术是为了让用户用手机投票。Scytl的姐妹公司记录手机上的按键,提供包括计费在内的客户服务,并为老年人提供更好的访问。这些技术结合在一起,可以保留一个人的手机使用习惯以及元数据,从而建立一个预测性的用户档案。

这篇文章还揭露了“颠覆投票簿”允许恶意攻击者篡改选民登记以拒绝投票。攻击者还可以将选民标记为“已提交缺席选票”,从而剥夺他们在投票站实际投票的机会。将这种压制选民的行为与数据分析重叠预测功能相结合,实现监控、压制和欺诈投票的全套方案。

【方正科技】从“748工程”到多米尼投票系统,“颠覆”这条路,还真让中共摸着石头过河给摸通了……

方正科技的前身是中共机械工业情报机构“四机部”,汉字信息处理系统工程,代号“748工程”,由中共情报网络创始人、中共国家总理周恩来亲自立项,“四机部”具体执行。

这些情报机构的设立就是为了偷盗他国技术,一直从前苏联偷到日本,与美国建交以后再偷到了美国。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当时是“一机部”的领导。由此看来,中共盗国贼家族选中同为上海交大毕业的沈南鹏作为高级白手套,是有一定原因的。

从“748工程”到多米尼投票系统,几十年来,中共步步为营,精心布局,颠覆西方自由、民主、法治,妄图把红旗插遍全球这条路,还真是让中共“摸着石头过河”给摸通了!

笔者不禁想到了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伪君子岳不群,捡到了林家的“葵花宝典”,自宫练剑,整天梦想着当武林盟主,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一口一个“武林命运共同体”……

这次美国大选,就是正义与邪魔的终极之战。如果世界自由灯塔也陷入黑暗,那川普总统就真的对不起美利坚40位先贤的在天之灵了。不过笔者相信“川大侠”一定能与爆料革命琴瑟合鸣,共同弹奏一曲“笑傲江湖”,新中国联邦将与美利坚、与全世界共同热爱和平的民众,一起修得千年之好!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1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