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村长的邪恶:村长、组长(二)

作者:坐禅 校对:文泽 编辑:李小甜KR

爷爷,是曾经的一个队长,一个真正的CCP受益者.

因CCP土改分到土地,感恩CCP,做了队长,58–60年大饥荒时候,毛腊肉甩锅,四清工作组定性“四不清干部”,大会、小会的批斗,站高凳子上,脖子挂个牌,牌子上“四不清干部”,交代问题.有啥问题呢?要你承认贪污,家里奶奶都吃观音土,差点饿死,粮食全部交大队吃食堂(父亲言)。

82年去世时,都想入党,一辈子没有说过一句CCP坏话,最终遗憾闭眼。 爷爷被批斗,新队长上台,是个女的,此人很特殊,是我们县第一批组织部的干部.男人家里是我们这真的大地主,在49年前把地卖了,送孩子读书,大儿子文化人,参加CCP,53年土改时候,出去剿匪死了。女人带孩子回农村、转房(改嫁)给弟弟。 党员做队长,那就一直干。大集体时代记工分,记得一次摘辣椒,队长安排是计件活。家里有孩子、老人都去参加,我和弟弟也去,妈妈和我摘,弟弟光屁股就坐地上,守住辣椒堆,不要别人拿走,那是称重计分。下午收工,不算计件了。算评分,成人才有资格参加。我一辈子都记得那个时刻,辣椒是那么刺眼,说好的算计件,后来妈妈去问了,原来是队长家摘的不多,就改成了评分。我和弟弟饿肚子干了一天的活,那年我8岁,弟弟4岁。这也是我开智的时刻,说话都不算话,还能当官? 多10万元,那是90年代的10多万,手续合法,都是他家的。 女人不做组长了,她男人来继续,美其名曰换届,男人形象气质很好,也很骚,毕竟他老婆原来是他的嫂子。他们一个组好个女的,老公都是他介绍的,都老实巴交的,为啥,好睡那些女的。其中生了2个孩子,那个像啊。

组长时代,90年代修路,征收土地,集体账户有钱了。怎么办啊,家里2个儿子,一人一个推土机,给集体干活。干啥活?推塘,一个儿子推一个,钱花完了,水塘建好了,那是啥水塘?在沙田建塘,既没有地方引水,塘子也无法蓄水,从来没有一滴水,天天烤太阳的塘。 退耕还林,要求落实每家每户,这事瞒不住,退耕还林款哪里去了,怎么每家都没得到,最后大家问,哈,全部是他家的,集体自留山都是他家承包的,退耕还林就是他家的,自己写合同,自己盖章、当然村的公章也盖上,一亩一年280斤大米。300多亩。一年差不多10万元,那是90年代的10多万,手续合法,都是他家的。这个组近200人,那么多人的钱…… 坏吗?这些队长、组长,好像不坏?“不整人,不害人,整的都是公家的”(老百姓语)。 老百姓顺从了,习惯了,愚蠢还是善良?! 集体制,国有制都是CCP吃用大家的。不明事理而已!千年的洗脑的结果!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