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变相验证传播爆料革命与闫丽梦博士

图片来源:https://gnews.org/zh-hans/403370/

近日,《纽约时报》又发长文报道爆料革命及闫丽梦博士传播的CCP病毒真相。除了一如既往阴阳怪气的抹黑,我们发现,该文作者其实紧紧跟随爆料革命,文章干货满满,变相替爆料革命做了验证,并用简体中文、繁体中文以及英文三个版本进行了传播。本文总结如下:

《纽约时报》该文清楚地梳理了2020年爆料革命重大事件时间线

可以看出,作者笔记记得非常认真,说明他们一直紧跟爆料革命起码将近一年。文中具体时间线如下:

  • 2020年初路德社讨论中美贸易战,中共镇压穆斯林等话题
  • 2020年1月19日“119”闫丽梦博士惊天爆料CCP病毒人传人,大爆发,强变异,隐瞒疫情,来自中共军方实验室
  • 几个月后,路德“突然告诉闫丽梦,为了安全她需要逃离香港”,并且郭文贵先生“为闫丽梦买了头等舱机票”。
  • 2020年4月28日,“闫丽梦悄悄地离家前往机场”,飞抵美国。
  • 闫丽梦博士到了美国之后,她被安置在纽约市外的一个“安全屋”里,班农先生与郭文贵先生为她上美国媒体作准备。然后闫丽梦博士上了福克斯新闻。
  • “9月初,闫丽梦会见了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传染病专家丹尼尔·卢西(Daniel Lucey)博士”,在那次重要的秘密会议中,事实上闫丽梦博士与路德还见了其他一些目前不方便透露的重要人士。
  • “几天后,闫丽梦发表了一篇26页的研究论文,并称其能证明病毒是人造的。这篇论文在网上迅速传播。”
  • “9月15日,在报告发表后的第二天,闫丽梦获得了她迄今最大的舞台:与塔克·卡尔森一起在福克斯新闻上亮相。”在节目中闫丽梦博士表示病毒是中共有意释放的,“这段视频在网上疯传。”

由此可看出,纽约时报把爆料革命CCP病毒爆料大事记总结得非常好。此外,文中一段话从侧面证明了纽约时报简直360度全方位无死角紧跟爆料革命:“宣布支持郭文贵的社交媒体账号,大肆炒作这些采访。他们将其翻译成中文,然后在YouTube上发布多个版本,并通过其他支持郭文贵的账号转发推文内容。”这说明纽约时报记者不仅紧跟路德社直播,闫丽梦博士动向,郭文贵先生与班农先生的动向,连爆料革命战友的推特都跟得这么紧。

文中验证并变相传播了如下事实:

  • 班农先生领导的“平民主义”保守力量在美国有极大的影响力。
  • 闫丽梦博士在香港大学世界顶尖病毒学实验室工作过,并变相传播闫博士给全世界带来的真相:该文报道闫丽梦博士上了塔克·卡尔森的节目,直截了当地指出CCP病毒为中共有意释放,而且报道了各类保守派重要人士传播分享了此条信息,顺便指出闫丽梦博士的那一期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节目在youtube达到了880万的播放量
  • 夸赞班农先生与郭文贵先生,因为文中提到,“正如班农和郭文贵自己所说,他们多年来一直肩负着推翻中共的使命。”并且承认爆料革命是反共灭共的,郭文贵先生对闫丽梦博士“站出来反对中共,向世界公布新冠病毒真相的努力”给予了鼓励。这里的重点是闫丽梦博士“向世界公布新冠病毒真相”。
  • 路德是中文youtube节目“最受欢迎的人物之一”,表示路德社youtube粉丝量与今年一月相比增加了一倍(这还是在youtube不显示真实数据的情况下)。此外,纽约时报还引用路德社的说法,“他曾指责中国官员用‘性和诱惑’(蓝金黄)来陷害敌人,并敦促他的听众囤积食物,为中共的崩溃做准备。”还提到路德社是第一个爆出亨特·拜登“硬盘门”的媒体。
  • 路德社119闫丽梦博士爆料时,全世界还没怎么太关注这件事。并且在文中引用闫丽梦博士是“世界上绝对顶尖的冠状病毒专家”。此外,还附上了一张路德社119节目的截图。
  • 路德本人在路德社节目中向大家展示了与纽约时报记者的whatsapp聊天内容,其中路德直截了当地指出“纽约时报已经没有信用了,怎么相信你们不是和中共穿一条裤子的?”,而纽约时报在报道中也表示路德“拒绝接受采访,他称《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是‘假新闻’”。
  • Gtv, Gnews的访问量“已从去年12月的不到500万次,激增至上个月的1.35亿次”。还顺便宣传了郭文贵先生的灭共歌曲:“他(郭文贵先生)还发布了一首名为《推翻共产党》(Take Down the C.C.P.)的歌曲,在苹果iTunes排行榜一度登上全球榜首。”
  • 宣传法制基金,文中写道:“郭文贵雄厚的财力和班农广阔的关系网为他们提供了影响力巨大的平台。两人设立了一个1亿美元的基金来调查中共国的腐败问题。”
  • 最重要的是,承认爆料革命已成为主流:“‘一旦被塔克·卡尔森报道,它就不再是边缘观点了,’布法罗大学(University at Buffalo)研究虚假信息的尤塔姆·奥菲尔(Yotam Ophir)教授说。‘它现在成了主流。’”

然而对于文中运用的“春秋笔法”,读者也得擦亮眼睛,不要被误导:

这些主流媒体都有写作套路,目的就是通过微妙的笔法玩弄人的心理,达到影响民意的作用。但文字游戏玩弄的再花俏也改变不了事实真相。笔者通过纽约时报该文章,总结出如下套路:

加一些主观修饰词,先入为主“扣帽子”,一定程度上试图抵消报道事件可信度

这是该文中最普遍运用的套路,单是这篇纽约时报文章中的例子就不胜枚举。

主观修饰词如果放在句子前,目的就是要给人一种负面、不可靠的先入为主的印象,削弱下一句话的可信度。所以就是在操控读者的心理,知道人的判断受先前印象的影响,所以先给你上纲上线扣一个帽子。比如说纽约时报之类的左媒特别喜欢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不同政见者扣上“极右翼”的帽子。又比如,再描述美国保守主义阵营和爆料革命两个团体时,纽约时报张口就来说是“散布虚假信息的团体”,加了一个主观定语意思就不一样了。再比如路德社做节目讨论中美贸易战,纽约时报就偏要在前面加一个修饰,说是“自以为是地谈论着”中美贸易战。这么一来就具有误导性了,目的是让读者的潜意识里降低修饰语后面事件的可信度。

修饰语也有可能加在描述完某件事情后,这是主流媒体所谓的“平衡报道”,其实也是为了让读者不相信他们不得不报道的事情。比如说,某件事描述完以后加一句这是“毫无根据的谣言”,通过文字游戏削弱可信度。又比如爆料革命坚决表示美国大选被操纵,纽约时报也说了,但是后面加了一句这是“错误信念”。假新闻就是这么来的。

类似的例子文中还有很多,此处不一一列举了。

玩弄人性中盲目服从权威的弱点

大部分人一看到各种高大上的名头不禁心理发怵三分,觉得权威一定是对的,或者说哪怕不是全对的,起码自己无力反驳。先不说这些名头,单看那纽约时报那高大上的排版,以及该文链接到的那篇《自然》杂志(链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1-020-0820-9)的专业版面,就是让人产生一种潜意识:你们高大上,你们是权威,你们说的都对。这里说到底采用的伎俩是信息不对称。大部分人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来研究被这些记者一笔带过的几个字背后的故事,大部分人一看到“科学家”三个字,第一个反应就是好权威,我们不懂,你们说的一定是对的。更不用说再附上某科学家某篇看上去令人望而生畏的论文了,对普通人来说简直是外星文字般的感觉,大家没空搞懂,更何况大部分人也不想仔细搞懂。殊不知科学家也是人,也有弱点,恰巧提到的这些科学家都跟中共勾兑了,但是一般读者根本想不到也不会有精力去研究这些,就觉得他们是“科学家”,潜意识里科学家一般都是高尚的。

相反的,对于闫丽梦博士,文中有故意打压之嫌。该文说路德“极大地夸大了该人(闫博士)的资历”,其实并没有。通过这几个月闫博士的层层爆料,两篇震动世界的论文,以及还不能披露的幕后工作,公道自在人心,闫博士的专业水平,科研素养,更重要的是追求真理的勇气与大爱是有目共睹的,这才是一个“顶尖科学家”应有的样子,而不是那种背上一大堆世俗名头的所谓“顶尖科学家”。路德并没有夸大其词。

含糊其辞,混淆概念

这是利用信息不对称的另一种套路。比如说文中“反华”与“反共”不分,这里就不展开细说了,因为这是中共偷换概念的老伎俩了。

又比如,抹黑暗示爆料革命战友是水军,“许多账号都出现了所谓造假行为的多种指标。分析发现,这些账号都是在过去两年里创建的,没有背景照片,用户名是字母和数字的胡乱组合”。社交媒体上用水军带风向造谣是中共的伎俩,纽约时报请别搞混了。

再比如,文中说,“班农指出,与闫丽梦不同,他不认为这是中国政府“故意释放的”。但他一直在推动一个看法,即病毒是高风险的实验室研究意外泄露出来的,”如果连续看过班农先生战斗室的节目,就会发现这句话不是事实。如果一开始就说这是中共向全世界释放的生物武器,听众会因为此说法听上去太离谱而很难接受,虽然这是令人痛苦的事实。班农先生在战斗室节目里一步一步推进,从中共掩盖推进到病毒人造,再慢慢推进到故意释放,再到超限战生物武器。这个媒体推进的过程观众都是有目共睹的,纽约时报再一次利用信息不对称,本着能骗几个是几个的原则,估计抱着没多少读者看过班农战斗室节目的侥幸心理。

选择性报道,或是避重就轻

文中写道,“9月初,闫丽梦会见了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传染病专家丹尼尔·卢西(Daniel Lucey)博士,后者曾提出,这种病毒有可能是实验室实验的产物。”事实上,据路德爆料,在那次会议中不仅仅有卢西博士,还有别的博士和一些重要人物,而纽约时报并没有报道这些。

又比如,“虽然美国情报机构一直没有排除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但到目前为止,他们尚未发现任何支持这一看法的证据。”这是典型的避重就轻,给人造成一种错误的印象:最坏的情况可能就是“实验室泄漏”了,这就是帮着中共舆论造势,逃脱罪责。

通过转述别人的话传播假消息,同时还能推卸责任

比如说,文中写道,“她(闫丽梦博士)的确在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的世界顶尖病毒学实验室工作过,但据两名认识她的大学员工说,她在这个领域里是新手,雇佣她的原因是她有实验室动物方面的经验。她在新冠病毒疫情暴发的调查中是一名助理,不是负责人。”一面纽约时报不得不承认闫丽梦博士曾在全球顶尖病毒学实验室工作过,另一方面为了抵消前半句话带来的“权威效应”,加了别人说的后半句话,而后半句话都已经被事实打脸无数次了(闫博士亲自上路德节目吐槽她被污蔑成“养仓鼠的”)。

又比如:“但纽时在10月通过手机联系闫丽梦的母亲时,她说自己从未遭到逮捕”。这句话与闫博士和郭先生所说的截然相反。仔细一看就能看出文字中的玄机:“通过手机联系闫丽梦的母亲”,具体怎么联系的?谁接的电话?怎么确定电话那头就是闫丽梦的母亲?怎么确定电话那头说的是实话?电话那头说不定是国安呢?你们作为一个外国媒体记者,要不是和中共里应外合,是怎么联系上国内人士的?此外不得不提一句,最令人喷饭的是文章结尾报道闫博士的母亲说路德和郭文贵先生“阻止女儿和我们联系”,实在是无力吐槽。

咬文嚼字,断章取义,曲解原意

比如说,班农先生明显用了一个比喻,他想表达的意思应该是联邦调查局局长和福奇都应该受到应有的调查和法律审判,而纽约时报偏偏故意咬文嚼字,说他煽动暴力,说要把他们的“头插在木桩上”,简直让人哭笑不得。在最近的惩贼行动战友们对付粑粑傅时,左媒也断章取义意故把郭先生发动战友去惩罚这个假牧师的中文翻成“kill him”,真是用心险恶,而这个套路左媒也经常用在川普总统身上,难怪川普总统喊他们假新闻。

文中其它一些细节可侧面证明纽约时报与中共的勾兑关系

该文章的某些信息来源很可疑,很像是中共给他们提供的信息,侧面地反映了纽约时报与中共的勾兑。比如说:

文中写道,“4月28日,闫丽梦悄悄地离家前往机场。据巴黎巴斯德研究所(Pasteur Institute)的免疫学退休教授让-马克·卡瓦永(Jean-Marc Cavaillon)说,她的家人和朋友因为联系不到她很着急,向香港当局提交了失踪人员报告。卡瓦永是2017年与闫丽梦认识的。”这段话就非常有意思了。路德社也在11月20日路安墨谈(节目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pBCExFl_Ko)中指出这段话的可疑之处。为什么是一个“八杆子打不到边”的巴斯德研究所大教授跟香港当局报案?纽约时报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显然的解释是这几方都与中共有勾连。此外,这也间接证明了闫博士的“江湖地位”,早在2017年就与行业顶尖教授相识。

还有一段信息来源也非常可疑:“‘我现在在纽约,非常安全,很轻松’,有‘最好的保镖和律师’,闫丽梦在微信上写道。时报看到了这些话的截屏。‘我现在所做的是帮助全世界控制疫情。’”据路德社爆料,闫丽梦博士的这段话并没有公开发在微信朋友圈,而是私下里在某一个微信群里说的,那么问题来了:既然闫博士没有主动公开这段聊天,纽约时报是怎么知道这段微信群私下聊天的内容?最有可能的解释是中共国安部门把闫丽梦博士的微信聊天记录提供给了纽约时报,又一次间接证明纽约时报与中共有勾连。

总结

总之,感谢纽约时报变相传播爆料革命,传播CCP病毒真相,感谢纽约时报记者花时间费精力跟随爆料革命并且认认真真记了这么久的笔记,虽然出于春秋笔法的职业习惯,文章看上去有些扭扭捏捏。在你们的“认可”下,我们一定继续努力。

原文链接

译评:卡拉马佐夫姐姐

校对:人间四月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1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