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在路上的消除城乡极端贫困

图片来源:Sina.com

据外交杂志报道称, 中共政权下虽然看似在消除极端贫困的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 也看似在城乡建设方面让人民有很多值得庆祝的进步,如 “新家园,医疗保健和教育”, 但是人民得到的好处比政府宣扬的要小得多,并且几乎无法持续。报道认为解决中国城乡居民系统性不平等的问题才只是刚刚开始。

外表光鲜的脱贫运动

 文章作者采访了一位中国西南边陲邦东村一名叫张文福的普通村民, 去张家路上的广告牌上还写着:”集思广益,坚定不移地战胜贫困。”张家的房子有着白色混凝土墙和米色瓷砖地板,据说是由中国政府提供的赠款和无息贷款支付的。该房是中共所谓的消除贫困所付出的”努力”的一小部分。四十年的经济改革和发展,以及十年的社会福利计划的扩大,从根本上改善了8亿多中国人的生活条件。 但在这段时间的大部分时间里,政府的努力主要集中在减轻贫困,而不是消除贫困。 直到2013年,习近平才成为中国第一位制定具体、可衡量和有时限地消除贫困目标的领导人,并在试图2020年实现这一目标。 自2015年将这一承诺作为官方政策以来,中央政府已经花费了超过610亿美元用于消除贫困,其中2020年占206亿美元。 至少根据官方统计,结果是惊人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说,中国的贫困人口已经从2012年的9900万减少到2019年底的550万。

在文章作者与中共反贫困运动受益者并肩生活两年以后,作者明白了中共虽然看似通过指标已经消除了贫困, 但在解决日益扩大的城乡鸿沟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有意思的是, 当中共使用”贫困”这个术语时,它意味着极端的农村贫困,而不是城市贫困。 其定义是根据收入(贫困线设定为每人每年4000元)提供基本需求,如食品和衣服,以及基本医疗服务,教育和安全住房。 文章作者罗列了中共对于这场反贫困运动的具体方案, 并且看起来中共已经在它自己的”指标”下消除了贫困, 中共自己认为此项运动无比成功, 目前中国仅有33个县仍处于正式的”贫困”状态,低于去年年底的大约50个县。

褪去光鲜外表背后的真正算盘

当然中共这场消除贫困的背后有它自己显而易见的政治目的 , 哈佛大学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Ash Center for Democratic Governance and Innovation)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当地中国人对政府绩效的看法主要基于”个人物质福利的真实、可衡量的变化”。 因此,这项研究发现,在诸如邦东这样的内陆低收入地区,对政府满意度的增长最大,这就不足为奇了。 大多数农村居民将他们新发现的繁荣归因于中共,具体地说,归因于习近平本人,他们认为正是这位中国领导人倡导实现了消除贫困的宏伟目标, 习的头像被挂在墙上, 挂在随处可见的地方。

尤其是,CCP病毒导致全球经济飞速下滑的大环境下, 中共仍然称将在2020年底彻底根除贫困, 这种标题似乎特别强调,当CCP明年庆祝100年生日时还可以再次用它来证明其政治合法性。  

相比之下,西方媒体政治正确地批评中共的问题–新疆的拘留营、香港新国安全法、日益加强的国家监督、收紧政治和宗教法规—但这些几乎没有影响农民对党的看法。中国农民常常认为香港或新疆的事件与他们的生活无关。 2018年,宪法修正案取消了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为习近平”终身皇帝”继续执政铺平道路时,西方媒体也退缩了。 像邦东村这样的地方,许多人喜欢这个消息,他们期待可以得到更多的好处。 “习近平执政20年比10年好!”一个住在张文福新房子里的居民说。

一位邦东邻居说,政府说我不再贫穷了,但我仍觉得穷

尽管近年来取得了不可否认的进步,但以发达国家的标准衡量,许多中国农民仍处于极度贫困。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使用相对贫困线(定义为某一国家可支配收入中位数的一半)来比较不同社会的标准。 如果应用于中国农村,2019年的相对贫困线是每人每年8,010元(1200美元),几乎是中共基准的两倍。 因此,尽管极端贫困可能正在消失,但中国仍然存在着贫困的严重问题。 中国总理李克强最近承认了这一点,指出6亿中国人的月收入仍不足1000元(140美元)。 “

包括一些中国公民和西方媒体在内的反贫困运动批评者还质疑了强制搬迁的政策和其中存在的腐败。 政府将数百万农村居民从偏远的农田迁徙到靠近道路、学校和经济中心的补贴房开发项目。 山东省最近的广播电台报道称,当地政府在建造政府提供的新房之前拆毁了他们的老房子,导致村民无家可归。一名居民因绝望而喝了农药,并在采访几周后死亡。一位居民说, 官员总是先满足他自己的利益然后才会帮我们。

什么才是真正的挑战?

然而,真正的长期挑战是可持续性。 目前还不清楚那些摆脱贫困的人是否能够在这场运动结束后仍可以保持其收入来源和受教育、医疗保健和住房的机会。一位共产党官员解释说,这是一个心态问题也是一个理念问题。 “把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人变成一个企业家是不可能的。”一位邦东居民黄大龙在他的房子里堆满了一箱未售出的茶。 因长期没有受过任何政府培训,他承认除了守株待兔低等待一位不知名的茶老板出现之外,没有销售网络或营销策略。黄家将会在2021年重新陷入贫困,说明中共的脱贫计划是失败的不可持续的。并且长远来看,户口制度和其他农村土地政策也会加剧这些问题。

户籍制度赋予城乡居民不同的权利,阻止城乡居民迁往城市或获得学校或医疗等城市社会服务。 虽然政府一直在努力加强农村土地权利,但模糊和执行不力的法律仍然允许国家在”特殊情况”下没收或重新调整土地。”

评: 感谢原文作者的报道,看得出是深入村民生活的,他了解到,除了城乡贫困危机以后还持续面临的其它问题, 但是我认为中国广大农场的贫穷故事远远不止这些,还有太多杨改兰, 还有太人等不到被发现就已经因为贫困离开这个世界。不止农村, 城市到处也是触目可及的贫困,尤其在已经到来的粮食危机之下。CCP从头至尾就没有一时一刻考虑过老百姓, 用假的擀面杖子, 用他们自己假的指标来遮住自己和别人的眼睛。但黎明将至, 中国的苦日子快到头了!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喜相逢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1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