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财政巨雷正在被打开它将毁灭中共

作者:文茗

近来中共财政部公布数据显示,10 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持续增长。10 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 17531 亿元,同比增长 3%。扣除去年同期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等抬高基数因素后,10 月份全国财政收入增长 9%左右。

从表面数据看似财政盈余持续增加,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于今年中共采取“积极财政”政策而带来的支出压力,使得地方政府持续处于收不抵支的状态之中,许多地方财政压力十分巨大。面对如此困境,中共今年 10 月开始实施的《预算法实施条例》,导致大量地方财政必须在年内调整报表、厘清账务,对于资金调度的需求持续放大。目前数据显示10 月的基建投资出现了明显的回升,标志着地方专项债券、特别国债投入超过 4 万亿的投资力度开始显现,地方基建项目开工率普遍提高。近期水泥、挖掘机等反应基建等数据也出现了显著提升,标志着新一轮基建周期的来临。

随着中共的新项目的大量开工,尤其是四季度、农历新年这样的付款节点,地方政府与城投的支出压力开始显现。除了可以用专项债券等专项资金支付等项目外,过去几年大量实施的 EPC+F 项目、片区开发项目也到了应付款的时间节点;几年前部分地方政府承诺兜底回购的 PPP 项目也到了履行承诺的期限。因此,在各方面汇总的支出压力下,地方政府全口径的支出压力很大,仅仅依靠自有资金是完全无法解决财政问题;这也是为何年底是各类融资工作的高峰期,必须通过融资来渡过难关。眼看着年底偿债高峰期的到来,不仅有大量资金需求同时还有许多往年的到期债务需要偿还。

面对如此之多的困难,地方政府往往会在四季度进行新一轮融资;但是今年信用债、尤其是 AAA 评级的国企债券出现了违约,并且风险还有蔓延之势,整个债市的基本面出现了很大的动荡;许多城投、国企的债券不得不取消或者推迟发行,融资计划受到很大影响。并且,部分地区受区域性风险的波及,不仅公开市场融资受限、非标融资也受到了很大的阻碍。在整体市场资金面偏紧的情况下,维持正常运转的资金成本越来越高。

这里面和地方财政最为紧密的便是城投债(城投债往往是指城市建设投资发行的债券或票据,发债主体多为地方投融资平台,一般由地方政府兜底。)。正是因此2015年,中共财政部与央行联合发文,将地方政府债纳入国库抵押品范畴,帮助各地方政府实现债务置换,其中包括部分城投债在内的隐性政府债务。中共地方政府信用背书,城投债被戴上刚性兑付光环,从承销商到投资者,参与债券发行投资环节的人甚至都将其视为政府发债。在目前各品类信用债接连沦陷违约的背景下,城投债成为了中共地方财政最后的救命稻草。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底,被归类为政府融资平台的公司主体共有1428家,多达147家今年上半年的营收不足亿元,65家政府融资平台公司上半年营收不到2000万元、43家公司上半年营收不足1000万元。

以城投债为主体的政信信托明显已经受到了此次信用债危机的影响,加上中共打压房地产的力度持续加大。多重力量合力之下,地方财政这个巨雷在慢慢崭露它的真容。一旦地方财政大面积爆雷,那么中国统治基层的基础将瞬间瓦解,也是中共灭亡之时。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China
13 天 之前

灭赤匪

0

GM08

11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