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海外胁迫性战略

翻译:康州农场-黎明的光芒 康州农场-B7

校对:康州农场-烟波浩淼

审核:康州农场-Truemanman

应对中国的胁迫性战略

中国共产党(中共)利用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的自由来推进自己的意识形态渗透并操纵世界新闻报道。 中共通过使用政府所有或经营的媒体以及战略性地布局于美国和海外的“教育”和“文化机构”来实现这一目标。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官方喉舌代表利用推特和脸书等西方社交媒体平台,传播中共核心领导层认可的谎言和虚假言论,但是这些平台在中国境内都被禁止。这些喉舌的作用是通过传播宣传和虚假信息来压制对中共的批评。

在中共国内,中共控制着媒体和一切形式的争议和信息。中共还禁止国内几乎所有的人访问国际新闻和媒体,威胁和恐吓报道有关批评中共的外国记者,并通过网络防火墙和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等监控和阻断对(外部)网站的访问。

在全球范围内,中共对软件开发商和电信服务提供商施加压力,以确保任何批评中国的言论,包括人权、台湾、西藏、天安门广场大屠杀、香港和其他 “敏感” 话题,要么被压制,要么以正面的方式呈现。中共还利用其经济实力威胁和胁迫娱乐公司、汽车制造商、运动队、航空公司和其他任何与中国市场有往来的公司对产品、广告和公开声明进行自我审查,以便与中共的信息保持一致。

全球媒体宣传

正如中共国国家主席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明确承认的那样,中共将中国媒体视为支持中共稳固权利的工具。 这种做法符合马列主义思想,要控制一个民族,就必须控制他们的思想。官办媒体通过歪曲事实、审查对中共不利的真相、歪曲报道以迎合中共的喜好,在全球范围内传播虚假信息。近年来,中国政府大大扩展了其海外宣传行动,包括在美国。   

2020年,美国国务院确定,某些在美国运营的中共附属媒体实际上受外国政府控制,因此符合《外国使团法》中 “外国使团 ”的定义。  国务院随后将15家在美国经营的中国附属媒体指定为中国的外国使团,并随后对其中一些实体规定了人员上限。

作为软实力平台的孔子学院

自2004年以来,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建立并资助了数百所孔子学院,包括在美国的学院和大学校园。 孔子学院通常由中国学者、当地教师和中共选派的中国教师共同组成,主要教授中共认可的狭隘的中国语言、历史和文化。全国学者协会追踪了70多个仍在美国境内运作的孔子学院。 据承办方的教师反映,孔子学院施加压力和威胁,对批评中国的个人或活动取消资助。  同样,“孔子课堂”在数百所美国K-12学校提供中国共产党认可的课程和经过中共培训的教师,每天有数万名美国学童参加学习。

对此,2019《年国防授权法》禁止承办孔子学院的大学获得美国国防部的中文学习经费。 此外,自2019年,美国联邦调查局也敦促美国高校重新审视与孔子学院的关系,称其对国家安全和学术自由构成威胁。 2020年8月,美国国务院将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孔子学院美国中心(CIUS)指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外使团。这一行动并没有关闭CIUS,也没有要求美国高校关闭任何一家孔子学院。  相反,这一决定旨在提高透明度,将CIUS认定为受中国政府实际控制的实体,并要求CIUS向国务院提供有关其运作的信息。 

“统一战线”的颠覆性议程

统一战线是中共所谓的“三大法宝”中的第三法宝,与武装斗争和党的建设一起,夺取并维持了所有的政治权力。 中共利用其所谓的组织和选区“统一战线”的工作来共同选择和消除潜在反对其政策和权威的源头。 中共统一战线部门(UFWD)通过宣传和操纵易受影响的受众和个人来负责协调国内外影响力行动。

中共统一战线渗透到其与国际社会广泛接触的方方面面。 它针对西方民主国家的最高层,创建了一个永久性的中国游说团体,他们的主要工作是向美国企业出售与中共高层领导人接触的机会。统一战线还通过无数的前线组织(如中共的姊妹城市计划,贸易委员会和友好协会)深入渗透到州,地方和市政府。

统一战线制度如何影响美国的高等教育和学术自由的一个例子就是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当中国政府在1970年代末首次允许其国民进入西方大学学习时,中共协助在西方校园建立了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章程,以监督中国学生出国留学并确保他们的观点与中共的信仰相符。今天,中共统一战线部门继续将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作为其影响活动的对象,并且它在抑制西方校园的知识探究方面也变得越来越明目张胆。该章程极力抑制中外同僚之间的辩论和互动,以防止中方人员学习新观点或试图挑战中共教条,而中共外交部门通常为该章程提供资金和指导,甚至鼓励会员破坏在校园里对中共的意识形态或立场提出质疑的讲座或活动。  

对此,美国国会两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于2018年发布了一份详细报告,敦促美国政府更好地了解北京的统一战线战略,其目标以及实现这些目标的行动者,以便制定有效和全面的应对措施。

通过技术和智能手机应用扩大影响力

随着世界对技术的日益依赖,北京的影响力也在不断扩大。 中国拥有的科技公司对美国的国家安全,知识产权,人权以及全球经济独立性和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华为,中兴和腾讯等公司的5G电信设备,软件和服务因其与中共的内在联系以及滥用的可能性而引起了全球性的安全隐患。 微信和抖音这两个在全球拥有数亿用户的流行应用软件都受到中共的监控和审查。 美国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用户在这些应用软件中对中共当局提出批评,诸如支持香港抗议者的用户将遭受负面后果,包括服务中断。

作为回应,美国国务院于2020年8月发起了“清洁网络”计划,以建立一个由志同道合的盟友和合作伙伴组成的联盟,致力于保护公民的隐私和公司的敏感信息免受恶意行为者的侵扰。 此外,川普总统于2020年8月发布了行政命令,以应对抖音和微信所构成的威胁。

操纵娱乐业

为了保持进入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的机会,美国电影制片人必须进行自我审查,并避免准确地将中共描绘成压制其本国人民的专制政权。 1997年,当哥伦比亚三星公司(Columbia TriStar)制作《西藏七年》时,中国政府对这家制作公司实行了五年的禁令,并禁止明星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和大卫·特利斯(David Thewlis)进入中国。 从那以后,中国政府就很少在好莱坞电影中被描绘成一个反派。

中国对美国电影的资助也影响着好莱坞的剧本。当中共控制的《环球时报》批评2012年翻拍的《红色黎明》的反派是中国人时,侵略军的旗帜被改为朝鲜。尽管好莱坞投降了,但这部电影最终并未被中共许可放映。同样,在1986年的电影《壮志凌云》中,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的角色穿着一件飞行员夹克,上面贴着描绘日本和台湾国旗的补丁。但是在续集《壮志凌云:特立独行》中,该补丁已应中国科技巨头腾讯的明显要求而删除,该公司的子公司腾讯影业是派拉蒙公司的联合制片人和联合发行人。新的真人电影《花木兰》甚至感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公安和宣传机构的协助,尽管这些实体参与了对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持续镇压。

对此,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在2020年7月说,“我怀疑沃尔特·迪斯尼(Walt Disney)看到他创立的公司如何与我们今天的外国独裁政权打交道时会感到沮丧。”

中国共产党正在奖励或胁迫美国企业,电影制片厂,大学,智囊团,学者,记者以及地方,州和联邦政府官员。

迈克·彭斯

副总统

原文链接:https://www.state.gov/chinas-coercive-tactics-abroad/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