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时评 | 反恐专家拉里•约翰逊:拆解影子政府的最新阴谋

内新闻/素材:Lelouch.G.Zero 校对:雅典娜的圣斗士(沙加)

拉里•约翰逊(Larry Johnson)是美国国务院反恐局员工,曾直接参与调查泛美103号恐怖袭击爆炸案,还为美国军事特别行动,编写恐怖主义演习脚本,有长达22年工作经验。作为资深反恐专家,他对悉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和国会议员路易斯·戈默特(Louis Gohmert)针对投票公司Dominion的调查给予肯定,并对2020年11月9日美军突袭法兰克福控制服务器的行动,从业内人士的角度作出了解读。

以下是全文翻译: 过去几天,悉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和国会议员路易斯·戈默特(Louis Gohmert)这对勇敢又出色的二人组通过此推文( https://twitter.com/orijonal/status/1327277595583414274?s=21 )激起了一场风暴。

但当我看到媒体的报导时,却感到无语。让我来纠正一下真实的情况。我在国务院反恐怖主义办公室(现在是反恐怖主义局)工作了四年。我是直接与FBI一起调查泛美103号恐怖袭击爆炸案的两名官员之一。通过这次经历,我了解到美国的执法部门如果没有得到其他国家的许可,就不能在这些国家开展行动。

我还花了22年的时间,为美国军事特别行动,编写恐怖主义演习脚本。我的工作是,在恐怖主义危机期间,复制可能发生的国务院和使馆通讯。因此,我在与美国执法机构、美国军方和我们的使馆合作的实际工作中有很多经验,可以解决美国在国外进行执法或军事行动时出现的问题。

美军在德国并没有对Scytl或Dominion的办公室或服务器进行突袭。他们是外国的,我们必须按照德国法律进行操作。而且,美军对此类实体没有执法权。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得到可靠消息,USEUCOM(即美军欧洲司令部)指挥下的一支部队确实进行了一次控制计算机服务器的行动。但这些服务器属于中情局,而不是Dominion或Scytl。美国军方完全有权力这样做,因为中情局在欧洲战区的任何活动都是利用军事行动掩护进行的。换句话说,中情局官员会被德国政府(以及其他任何人询问)认定为军事雇员或顾问。

这样的行动会在美国执法部门在场的情况下进行,以保管证据。这意味着,这些证据将通过美国律师被司法部掌控,并可以在法庭或其他司法程序中使用。

对隶属于美军欧洲司令部的军事单位而言,这并不是第一次迫使中情局移交涉及计算机设施的证据。我的一位挚友(一位退休的缉毒局官员)告诉我,他曾在美军的支持下进入法兰克福的中情局设施,以获取中情局隐瞒的信息(这发生在1980年代)。

我也证实了吉姆-霍夫特(Jim Hoft)前几天晚上的报道——中情局的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并没有被提前告知这次行动。根据这一事实,我认为美军的行动地点虽然在德国,但是是在美国控制的区域内,而且行动的目标是中情局的设施,也属于美国,所以这一行动是合法的。

我还了解到,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也被排除在这项行动之外。雷(Wray)比哈斯佩尔(Washpel)还要过分,一直在积极努力寻求架空和掣肘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这意味着其他一些美国执法机构(例如美国法警、缉毒局、特勤局等)率先收集了证据。

悉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是一位认真的律师。她不会做出虚假的声明。她诚实而正直。鉴于她最近对玛丽亚·巴托罗莫(Maria Bartoromo)、娄·多布斯(Lou Dobbs)和埃里克·波林(Eric Bolling)的陈述,她显然知道,正在收集的证据(获得刑事定罪所需的证据类型)将毫无疑问地证明中情局与多米尼软件公司(Dominion Software)有某种邪恶的关系,以及多米尼软件公司在美国和美国以外被用来进行选举欺诈。

我完全期待中情局官员辩称,他们根本不知道多米尼克公司在从事这种邪恶的活动。他们的否认就像路易斯-雷诺上尉在《卡萨布兰卡》中的标志性场景一样有分量:

路易斯·雷诺上尉:我很震惊,这里正在进行赌博。

服务员:先生,这是你赢的钱 推翻唐纳德·川普的政变企图仍在继续。

原文链接: Unraveling the Latest Deep State Coup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公民之聲

【VOC】公民之聲 Voice Of Citizen 11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