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末路|密西根州韦恩郡选举认证人宣誓词揭示民主党人的恐吓行为

多伦多加喜农场 香江小哥

校对 不动之光 上传 XM

图片来源:complex.com

2020年总统大选存在大量选举舞弊事件。例如邮寄选票造假、计票过程监督不规范、投票软件系统被操纵,基于这样的事实,川普竞选团队已经在多个州提起了法律诉讼行动。在密西根州韦恩郡(Wayne County,Michigan),选举布告人董事会的共和党成员在对该郡的选举进行认证过程中发现诸多异常状况,并且拒绝认证该郡选举结果。

董事会民主党人为达到确认选举结果的目的,竟然对共和党成员进行人身攻击和家庭威胁。在威胁无效的情况下,竟然虚假承诺共和党成员对底特律的选举进行全面、独立和完整的审核,诱导共和党人完成选举认证。目前,共和党籍的选举布告人董事会成员在脱离险境后,认清了民主党人的虚假承诺,并提出撤销他们对韦恩郡的选举投票认证,这已经导致了密西根州选举结果未定的局面。

翻译:

密西根州韦恩郡的两位共和党成员成为了恐吓的对象,他们出具的誓言是为了认证2020年总统选举的结果,而他们基于对腐败和选票欺诈的担忧而拒绝这样做。请记住,如果作出虚假陈述誓言,他们将受到伪证指控。

宣誓书最初由新闻快讯(Just the News)的约翰·所罗门(John Solomon)发布,他讲述了韦恩郡一次又一次的认证过程。下面是威廉·哈特曼(Willian Hartmann)和莫妮卡·帕尔默(Monica Palmer)的真实宣誓声明。

正如《新闻报》报道的那样,基于对投票进行审计的承诺,哈特曼和帕尔默拒绝对选举结果进行认证,然后在公众舆论恐吓之后改变了主意,随之他们又再次推翻了自己的立场,在宣誓声明完成后就随后发表了新的声明。帕尔默和哈特曼周三说,他们了解到州官员已否决或不愿接受审计投票,而他们没有追索权,只能反对之前的宣誓认证,直到完成更多调查为止。

威廉·哈特曼第一次作出如下宣誓,特此声明并陈述如下:

  1. 我叫威廉·哈特曼。我是成年公民,选民和密歇根州居民。
  2. 我是密歇根州韦恩郡选举布告人董事会(Board of Canvassers)的成员。
  3. 在底特律TCF中心,我亲自监视了缺席投票计数董事会(Absent Voter Counting Boards,简称:AVCB)。
  4. 自11月3日选举以来,我参加了韦恩郡每天大部分的监票行动。
  5. 2020年11月17日下午3:00,选举布告人董事会预定召开了一次会议,以确定是否对韦恩郡的结果进行认证。 会议直到下午5:00才开始。 有人告诉我们,会议推迟了,以便董事会的民主党成员代表可以获得更多的宣誓书。
  6. 下午5:00 ,公开会议开始讨论是否认证投票的问题。 在对结果进行审查时,我确定底特律134个缺席投票计数董事会中约有71%处于人数不平衡状态,许多原因不明。我向董事会成员通报了差异,但此后不久,副主席乔纳森·金洛赫(Jonathan Kinloch)提出了动议进行认证。 经过进一步讨论,我再次担心,底特律大部分AVCB的人数不平衡的原因,并且重要的是,完全无法解释。 如果投票总数不匹配,则应该有记录档案文件来解释原因。
  7. 董事会审议了是否认证投票的最终问题,而核实韦恩郡选举的动议以2-2失败告终。
  8. 这次投票遭到了两位民主党同事的公开嘲笑。 我和也投票反对认证的莫妮卡·帕尔默被公众成员和其他董事会成员所指责和嘲笑。 这种行为包括各种虚假的主张,比如攻击我在做出决定时出于种族动机。 公众的排斥一直持续了几个小时,在这段时间内我们没有机会休息吃饭,也没有被告知我们可以离开并在另一个时间点重新开始认证会议。
  9. 我有信心可以和副主席Kinloch讨论一项可能的解决方案。 安德森·戴维斯(Janet Anderson Davis)女士告诉我们,当晚我们必须投票核证。 有人告诉我们,我们无需考虑诸如无法解释的原因之类的问题,比如底特律的大多数AVCB完全不平衡,但没人知道原因。 我们被告知,这种顾虑不在董事会权限范围内。
  10. 傍晚,韦恩郡律师安德森·戴维斯女士和我的董事会同事继续讨论AVCB的违规行为。 安德森·戴维斯女士告诉董事会,各AVCB差异问题并不是拒绝认证的理由。基于她的明确法律指导,我认为我不能对认证做出独立的判断。 因此,我投票认证选举结果。
  11. 深夜,根据将会进行全面和独立审核的承诺,我很高兴同意进行认证。我不会同意认证,如果不承诺进行审核。
  12. 副主席乔纳森·金洛赫(Jonathan Kinloch)随后向我们保证,如果我们投票认证选举,他们将对底特律的选举进行全面、独立和完整的审核。我们依靠这个承诺达成协议。没有这个承诺,我将不会同意认证在11月17日认证韦恩郡的投票结果。
  13. 会议结束后,我从密歇根州务卿乔斯林·本森(Jocelyn Benson)公开陈述中了解到,我们与金洛赫先生达成的陈述将不会得到遵守。
  14. 我还对使用私人资金指导地方官员进行选举管理、如何使用这些资金以及这些资金是否用于支付选举工人感到关注。 我尚未收到这些问题的答案,我相信密歇根州人民应得到这些答案。 我们可以将选举日志公开发布,让制表分析人员来证明底特律发生了什么吗?

为什么民意调查书,合格的选民档案和最终记录不匹配?

为什么底特律71%的AVCB出现了数据不一致的问题?

底特律134 AVCB的每个主席是否都保留了选举投票计数日志?

计算了多少张受到质疑的选票?

是否任何信息都直接放入了AVCB的合格选民文件中?

投票书中多少选民变更了出生日期?

在TCF中心统计的选票是否反映在电子投票簿或纸质补充清单中?

根据信息,在11月3日,底特律有超过18,000个投票人是当日登记的。这些新申请人在进行选票编制之前是否被核实为合格选民?

15.我投票决定不进行认证,而且我仍然认为该投票不应通过认证。

16.在这些疑虑被搞清楚前,我仍然反对对韦恩郡结果进行认证。

17.根据我了解的信息和知识,上述信息是真实的。在知晓伪证罪的前提下,我保证我的陈述和所提交的证据都是真实正确的。

莫妮卡·帕尔默第一次作出如下宣誓,特此声明并陈述如下:

  1. 我是韦恩郡选举布告人董事会主席。
  2. 该董事会由四人组成,必须有两名共和党议员和两名民主党议员,我是共和党议员之一。
  3. 2020年8月4日,密歇根州举行了初选。
  4. 2020年8月18日,董事会在底特律办公室举行了公开会议,我参加了与其他三名成员的会议。
  5. 董事会审查了韦恩郡选举结果,并考虑是否要认证2020年8月4日的初选结果。
  6. 从会议记录中可以看出,韦恩郡选举主任格雷戈里·马哈尔(Gregory Mahar )在会议上向董事会提交了一份报告,其中包括以下调查结果:
  • 工作人员在尝试倡导底特律市缺勤区域投票时遇到困难。 “他表示,除了在倡导投票开始后的第一个周五和周日收到民意测验书之外,根据收到的选民名单很难确定实际上有多少名选民退还了他们的选票。 他报告说,底特律市使用了QVF打印的选民名单,但也有手写的选民名单,这两种选民共同使用,但是这两个名单加在一起与选区内的选票数很难匹配。”
  • 马哈尔主任还报告了工作人员在试图重新编制不平衡的缺勤地区时遇到的困难。 他说,根据选举管理系统,他可以看到底特律市没有在一个批次中扫描单个区域的选民人数。 而在一个批次扫描多个区域时,几乎不可能在不破坏完美平衡的区域的情况下重新建立一个区域。
  • 副主任詹妮弗·雷德蒙德(Jennifer Redmond)报告了她在试图重新建立平衡区时遇到的违规行为。 她指出,在某些情况下,工作人员无法重新制表,因为根据民意测验,该集装箱内所计数的实际投票数量与选民数量不符。 工作人员还要求对底特律444号和262号区域进行投票。根据民意测验,两个区域的投票数均少于选民的投票数,但奇怪的是,似乎缺少一些申请。

7. 据报道,在2020年8月的初选中,底特律缺席投票区中有72%处于失衡状态。

8.在董事会成员之间进行讨论之后,我与所有其他监督员一起以投票方式认证了2020年8月4日的初选。

9.尽管认证了初选结果,我们所有董事会成员均对违规行为和不准确情况表示严重关切。 董事会一致通过了一项题为“要求州选举监督和调查”的联合决议:“为了有待解决的问题,密歇根州韦恩郡的选举布告人董事会要求州务卿担任密歇根州的首席选举官 ,并任命一名监察员,以监督2020年11月大选的底特律市缺席投票计数董事会的培训和管理。 最终解决方案是,密歇根州韦恩郡的选举布告人董事会要求州选举部门对底特律市在2020年8月的初选中使用的培训和过程进行调查。”

10.2020年11月3日,举行了大选。 2020年11月3日和 4日,我在TCF中心监察选举过程。

11.自11月5日以来,我几乎每天都去韦恩郡计票现场,并帮助韦恩郡工作人员。

12.2020年11月17日,选举布告人董事会计划于下午3:00召开会议,以确定是否对11月的选举进行认证。 会议直到下午4:46才开始。

13.会议开始的几分钟前, 我得到了一份关于监督选票的最终报告。 在大多数其他认证会议上,我们没有得到一份执行摘要。

14.在这次会议上,我确定在底特律的134个缺席选票计数董事会(AVCB)中,有70%以上是不平衡的,而且多数人都没有解释为什么它们不平衡。

15.副主席Kinloch提出动议来认证投票结果。 我注意到了对2020年8月区域不平衡的保留意见,并确定该记录存在差错和违规且不完整。

16.对于认证投票结果的动议,我投了反对票。 韦恩郡选举认证最终以2-2失败告终。

17.投票完成后,民主党同事谴责我和哈特曼先生对于选举认证投了反对票。

18.投票完成后,公众意见征询工作开始,数十人对我和哈特曼先生发表了个人评论。 这些评论有指责我们是种族主义者,并威胁到我和我的家人。 公众评论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对于继续不间断的开会,我感受到了压迫。

19.经过数小时的严厉评论,副主席Kinloch提出了潜在的解决方案。 韦恩郡企业法律顾问珍妮特·安德森·戴维斯(Janet Anderson-Davis)告诉我,那天晚上我必须认证投票结果。 她告诉董事会成员,他们的职责是部长级的,他们不能在记录不完整之类的事情上运用自己的判断力。 有人告诉我们,裁量权不在董事会的权限之内。

20.在安德森·戴维斯女士告知我无法对异常情况做出判断后,尽管我希望根据不完整的记录反对认证,但是别无选择,我只能对结果进行认证。

21.此外,我们还获得了一项决议,该决议承诺将进行全面、独立的审核,从而为不完整的记录提供答案。 基于完整、独立审核的承诺,我投票同意认证投票结果。如果没有进行全面、独立审核的承诺, 我本来不会同意投票进行认证。

22.副主席乔纳森·金洛赫(Jonathan Kinloch)向我保证,对11月大选的投票表决将导致对底特律失衡地区的全面、独立的审计。 基于这个承诺,我投票对选举进行认证。 没有那个承诺,我就不会投票认证韦恩郡11月的选举。

23.那天晚上晚些时候, 收到州务卿Jocelyn Benson所作的声明,称她不认为我们的审计决议具有约束力。 她的评论与副主席Kinloch给我的陈述有很大差异。

24.由于这些事实, 我撤销了先前认证韦恩郡选举结果的投票决定。

25.我完全相信韦恩郡的投票本不应该获得认证通过。

26.韦恩郡选举有严重的程序缺陷,值得调查。 我一直在要求提供信息,以确保韦恩郡(Wayne)的选民能够公平、准确地进行这些选举。 尽管没有收到必要的信息,我相信选举布告人董事会如果能再提供10天的时间,这将有助于提供必要的信息。

27.我最初投票决定不进行选举认证,但我仍然相信该投票结果不应获得认证通过,并且选举布告人董事会应该再给出更多时间。

28.在解决这些选举问题之前,我仍然反对对韦恩郡选举结果进行认证。 就我所知,以上信息都是是真实可信的。 我确认在2020年11月18日这一天,我的陈述和证据已提交我方,但作伪证,应受处罚。

莫妮卡·帕尔默(Monica Palmer)宣誓词资料:

原文链接:

Text of Affidavits of Courageous Wayne Country Cancassers Shows Anti-American Intimidation by Democrats

相关材料:

密歇根州韦恩县被提起诉讼“选举舞弊”, https://gnews.org/zh-hans/552061/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