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上不凋落的七芒星 (四)

白马到道森一路坑坑洼洼,很多地方在修路,时不时停下来等挂着交通指挥旗的领航车过来才可以继续前行。

接着我们到了道森镇,那里是淘金时代的北极重镇,有许多历史遗迹与典故。人口两千多,却管自己叫Dawson city可见育空人烟多么稀少。

这里华人的足迹随处可见,进到最有名的餐厅里,也有华人在做厨子。

整个市一边平静而深邃的育空河流淌,一边像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内的建筑群星星点点在高旷的天空下散发出苍凉之美。

正四处观赏中,天空出现了双彩虹,

彩虹离你好近好近,感觉一步就可以踏进彩虹中。

两次碰到一对couple似曾相识的跟我们打招呼,终于忍不住问了对方,他们说我们是温哥华来的,一个叫Burnaby的小城市,我们哈哈大笑,我们也是啊,在Burnaby住过很多年。

疫情开始后,国门基本关闭,温哥华的人没有地方可以去,不是去邻省的阿尔伯特就是北上,能到Dawson这么远也是资深游客了。

这里的娱乐项目不多,在Downtown Hotel 品尝死人脚趾酒就是淘金者们当时的娱乐之一。我们在门口看了看由于限制进去的人数排了居然长长的队。于是作罢。

长途跋涉开车颠簸的脑袋里一直塔塔的机器轰鸣声,于是回酒店睡觉觉。

不想半夜被推醒,居然碰到了极光爆发。

半夜时分,却是东方发白,然后有了颜色,随之霞光万道,各种霞光图案的变化,各种奇妙的光束仿佛就在头顶飞舞。美丽而神秘,难以言述。

作者:昔马千羽

原创观点文章 – 2020/11/20

温哥华圆成农场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