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 Room 516 总结

  • 编辑:Ranting
  • 作者:Jenny Ball

没有阴谋论,但也没有那么多的巧合

班农先生:现在是整个大流行中最艰难,最艰巨,最危险的时刻。左派,疾控中心和福齐左派倾城出来只有一个声音(谎言)。

有着150年历史备受推崇的著名科学出版物《柳叶刀》杂志,基本上是同行评审期刊,和《科学美国人》及其他一些科学刊物一样,都是从不涉足政治领域的杂志,现在它们打破多年的传统和声誉,都参与到了政治活动中,与虚假新闻媒体一样,认同拜登。

杰克:当这些负责健康的官员们让强制使用疫苗时,一年2到3次,每次赚取10美元收入?他们使用中共的数据来传播对病毒的恐惧。

美国人真是到了必须站起来迎头痛击的说:我们受够了!

来自香港的大主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他谈中共,中共病毒,梵蒂冈和教皇。

伊丽莎白·尤尔:芝加哥沉浸在欢度感恩节的气氛中,尽管市长下了封城令,民主党领导层对美国实施戒严,彻底摧毁了经济,人们已经受够了。

我们正在目睹一场大重置,伊斯兰和共产主义邪恶势力正在摧毁犹太教-基督教文明。而梵蒂冈是这一全球无神论者大重置的中心。

只有川普运动才能制止中共,全球主义者和教宗方济各所推动的大重置阴谋

弗兰克·沃克神父谈天主教教会的巨额现金流量业务。以难民服务,天主教慈善机构,天主教救济服务机构是大型实体为名义来运送非法外国人和洗钱。可以通过金钱往来线索看到他们实际上是如何使天主教成为他们敛财幌子,中共向教皇弗朗西斯输送了大量金钱,还有伊斯兰国家,迪拜的阿拉伯国王都资助了梵蒂冈大量的金钱。

这也是梵蒂冈对至高权力的贪图。

班农先生:总统有四年零六十天,七十天的任期时间,需要重新考虑如何应对病毒的大流行。我对总统的建议是:实施战时总统的职责。

Himalaya Spain’s official Parler account, stay tuned!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