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村长的盗村行径说起

作者:桌子石

谈村长盗村行径需从我村的几任村长所为说起。

我村处鲁西南一山乡,村民二千余,算上丘陵山地在内可耕种土地也就千余亩,人多地少还要靠天吃饭,贫困是必然,迫于生计,绝大多少青壮年村民只得外出打工。2000年前本族一青年党员在其父母挨门挨户卖笑拉选票后成功当选村长。他上任后,通过重新分地(收回村民手里的承包地再重新让村民承包)与村委会的党员干部假公济私中饱私囊,一番“公平正义”经典动作之后,他家兄弟二人将公路旁的一块交通便利适于经商的土地收入囊中。后续短短几年他家“承包”近十亩集体山地种上金银花,还借财政扶贫工程盖好了他的小卖部,盆满钵满之后他全身而退辞官经营种苗生意。继任者原在镇上开饭店,凭在镇上铺就的关系回村接任村长,其敛财手法别无二致仍旧依葫芦画瓢,其兄弟三人与村无赖地痞结盟强行收回承包出去的河边土地,各自“承包”以养猪种树盖院子等据为己有。习王上台后推行村党支部书记和村主任一肩挑,并不再由村民选举产生直接由镇里任命,原本是村电工的流氓地痞Z被任命为我村支书兼任村长,此人四十有余偷电开油坊多年早就深谙欺软怕硬媚上犯下的基层村长生存之道,上任逢共产党维护农村稳定不许随意调整土地制造矛盾,他扯虎皮拉大旗每日用村大喇叭广播其“正义为民”,暗地里通过把持村里事务决定权从日常细碎中捏钱,卡村民宅基地,卡村民建房,出卖村集体房产,伙同他人骗补等牟利。前几年一村民要在自家承包地里建房他私下狮子大开口要其交5万元人民币占地款,该村民不服终致两家拳脚之争,其背靠镇政府欺人,以自家人受到“伤害”为由,串通镇派出所和司法所人员将我村这户一人抓起来关了多半年。

如此几任村长下来,我村集体自留土地不仅被他们瓜分一空,河滩水库,沟沟坎坎,都通过“合共产党法”的承包途径成了村长和支部党员及其亲属的私人专属地。原来芦苇荡漾柳树扶风的河滩全部长上了村长干部的速生杨,土鳖欢愉刺猬繁衍的山坡成了村痞家属的金银花栗子地。

这些只是农村村长惯用敛财手法,却无法和我县城郊几处*级文明村的村长相提并论!

城郊NG前村长掌管城中村,钱财权势不必提,他出众是因为娶新欢杀前妻。他将原配杀害后为脱罪买通一干办案民警伪装成煤气中毒,如愿另娶之后没事人一样照常到被害前妻娘家送节礼,荒唐至极!这是参与办案的民警多年后与妻子吵架时为表对妻子无谋害之心透露出来的。

城郊HB村S姓村长,堪称共产党村官的“先进典型”。他上任后用村集体土地征用补偿款作原始资金,照搬中共鼓吹的公有模式收回所有村民土地搞开发,此举既能彰显共产公有制经济模式优越性,给县政府增加了财政收益,自然会得到共产党政府大力支持,又可公有共富名下填满自己腰包壮大本族势力,可谓懂共产经济的高手。他通过氏族骨干把持村党支部,党支部掌控村企业,将整个村庄打造成共产党公社化的独立氏族小王国。其权威不容挑战,只要他不顺眼定拳打脚踢,被欺压的村民和商户虽怨声载道,他却仍能在“扫黑除恶”运动后横行政商两界,这不止是因为他坐拥一村之财力,更是因为其拥枪涉黑还背靠共产权贵利益群体。

共产党村官后浪推前浪,在这些各式村官的示范引领下,各后生村长已深得刮送敛散、媚迎犯奸的为官生意经,一个比一个拼。他们攀附权贵,比拼“表哥”和“干爹”,为上任投入巨额赌资,由此而来的是上任后一个比一个狠(捞)。农村最宝贵的只有土地和附属资源,这各色人等入党为官捞回本钱皆是打土地的主意!他们为官上任总能超越过去老村长的胆魄和狠劲。勾结各类权贵和企业主,有的以建扶贫食用菌项目为幌子,廉价征用村民砂质土地,大肆贩卖;有的以建乡村旅游项目之名,放几件游乐设施掩饰挖河卖沙的真实意图;有的巧夺善良的农民祖宅,化村庄为私人风景区;有的剑指农村没有污染的水源和良田。一个个犹如神来之笔的“改革发展”背后都是各类县镇村共产权贵的集体黑影!

这林林种种的欺民盗村行径早已不是个例,是中共国农村的普遍现实,只是每个村庄的村长干部的盗村邪恶程度有所不同!他们普遍没有公义与良知,只崇拜权势与利益,延续至今形成了乡镇官场贪占越多越英雄的邪恶理论。他们普遍视自己掌控下的村庄为自己的私产,骄奢淫逸,无所不能,是所在村庄名副其实的王,也是乡村世界的第一生意人。他们你方唱罢我登场,如同各类共产党干部一样,以共产公有的名义一边拼命抢钱一边拼命花钱,抢、花的过程完成化公为私的洗钱进程,在各自领域不断上演“抢山头占山头”“捞一把就走”的共产党经典剧目!完美诠释共产党的公有制度设计的要义!引用我大爷的话“没有一个好熊(好人)”,一位历经所有共产磨难,大字不识的古稀老人的话给他们定性,恰如其分!

现如今,城市化的扩张掠夺战已经走过顶峰,省市县的各类权贵罪恶之手正大举伸向偏远农村,前有秦岭的千余栋高层权贵别墅,今有各式农村开发的度假养老特色桃花源。权势高的自然是全套民营集团的整村整镇强势开发大手笔,农业局和乡镇的基层小领导自然是承包山坡水塘的小蚕食。各级共产权贵的步步紧逼之下,村民侥幸保留下来的承包地还要面对新时代习共产强推的合村并居农业产业园合作社化的觊觎与掠夺,老百姓何处说理?你若不从不服,蛇鼠一窝沆瀣一气的各类共产党招式定让你后悔莫及。更骇人听闻的是,听一小哥说他村上访的几位村民回村后没过三年全都无故过世,联想起文贵先生讲的被共产党害死的人,不禁血脉贲张,誓要其早下地狱!

党管一切的毫无人权的特色国度你我都是砧板上的鱼肉之命!他们是群狼,与各类权贵猛虎一道,不断围攻中共国最弱势的农村贫苦百姓,用贪奸淫邪不断侵蚀中国最本真的乡村净土!他们如同中共国顶层盗国贼一样以为占有就是永恒,全然不知邪恶永远不会是财富的真主人,唯有良善才能保财富的青春永驻!

出来混迟早要还!不是你的,你妄想拥有!人心思变的时代,底层人民呼唤正义正是变革到来的警钟,世界已转向,人民清醒的那一刻越来越近,最底层的人民清醒之时,定是一切共产鸡犬的末日,不论你修的伪纪念碑多高耸,不论你编造的小红书形象多英明!

当下,学会放下是摆在中共国所有共产权贵面前的唯一选择!切莫迟疑,切莫侥幸,不然定错失宽恕之机,到头来悔之晚矣!

(本文所列皆为事实,村庄人名只能以字母替代)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1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