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治下妇女的哀歌—女护士邓娟之死

整撰:文錦;审核:WLQF

近日,安徽省一名26岁的美女护士邓娟在医院副院长家楼顶离奇吊死。死前,她留下一封手写遗书控诉,多次遭到副院长殴打和强暴。

据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6日报道,14日邓娟在副院长陈进家的楼顶离奇死亡,死者的表弟邓先生说,其表姐邓娟是安徽省郎溪县人民医院的护士,今年26岁。经法医鉴定排除他杀,最终警方判定其为自杀。

邓娟手机里的内容也很异常,没有通讯记录和短讯息,打开微信,登陆的是她注册的一个小号,只有副院长陈进一人,也没有聊天记录。警方恢复的短信显示,陈进已婚,邓娟曾为他2次堕胎。

事发当天,邓娟向她的父母说自己去上班,但是微信记录显示,当天7点左右她向医院请假。其尸体是被副院长的好朋友发现,医院的回应是在调查,当地警方认为排除刑事案件已结案。

邓娟死前,留下一封手写遗书。上面写道:「我这次真的扛不下来了,对不起妈妈,从打胎那段时间里,陈(某)无数次的欺骗我……。」

邓娟家属对警方给出的自杀结果表示质疑,邓父在微博上发表公开信表示,其女邓娟性格活泼,生前在医院工作时,曾多次遭到副院长陈进的强暴,他相信女儿的死同陈进有关联。

公开信中提到,邓娟首次强暴发生在2019年10月16日,她被陈进骗去参加一场医院管理层的会议,邓娟被多人灌酒,后被陈进带到房间强暴。由于其女来自农民家庭,性格胆小,更惧怕陈进的势力,所以没敢发声。

邓娟19年年底因强暴导致怀孕,被陈进带到外地流产,流产住院时被陈进的妻子殴打,还被陈进语言攻击。今年,陈进一边对邓娟继续哄骗,又时不时的对她施暴。邓娟离世前两天曾接到电话出去后遭人殴打,身上的淤青和血块让家人触目惊心。陈进还当着警察和医院领导的面对其女进行言语和人格侮辱,邓娟因此精神上受到刺激。邓娟家属提供一份南京脑科医院诊断书显示,2019年10月,邓娟被诊断为「抑郁状态」。

邓父公开信中表示,邓娟死亡的地点是陈进小区的11楼楼顶,死亡时呈跪姿,跪在空调外机架下,而空调外机架子离地仅一米多高,邓娟的身高超过一米六,邓娟死亡的种种迹象都不合常理。

公开信中还说,针对死者生前被殴打、强暴及死亡,警方至今都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而事件的始作俑者现在依然安然无事。他们不相信警方给出的自杀的结果,希望权威机构进行二次尸检,让事实真相水落石出。也希望媒体报导,让邓娟在九泉之下瞑目。

邓父的公开信等相关求救信息在微博上遭到封杀

编者观点:

看到邓娟的遗书和邓父的公开信非常心痛和愤怒。邓娟生前家人就知晓她多次遭到副院长的强暴和殴打,导致精神抑郁。邓娟第一次遭遇强暴后因为害怕和软弱,她和家人都没有选择揭发;

如果说年轻女孩子喜欢上已婚之人可以理解,但是第一次遭到强暴后,因为软弱害怕失去工作等等原因没有对其检举揭发,作为家长至少也应该出面警告副院长,两人因在同一单位工作必须坚持拒绝副院长的接触,如果再次有侵犯的苗头,也许离开医院是最后的一条路。但是邓娟选择了和强奸自己的人一起去流产!

明明是受害者,却和施暴者和平相处寻求解决问题,除了接受强暴还生生把自己弄成了人人喊打的“小三”,副院长妻子的殴打和副院长的辱骂也就不足为奇了;

接下来的多次反反复复强暴、流产、殴打、侮辱,邓娟因为软弱和糊涂一直承担着这一切,直到精神崩溃,最后不明不白失去年轻的生命,留下双亲四处申诉无门,罪魁祸首却安然无事。

邓娟事件让人联想到郭文贵先生前几日在直播中谈到的生产队长期霸占一有夫之妇,每次队长来干坏事,丈夫就假装出门,有一次队长殴打丈夫,这妇女暴怒之下打死了对长。妇女事后说忍受队长的屈辱是为了孩子有口吃的,丈夫保护不了她。而当队长打她丈夫时她毅然选择保护丈夫。

两者都是中国妇女的真实写照,即使来到了二十一世纪,中共治下依然没有健全的法制,整个社会被黑暗笼罩。有很大部分的中国人仍然为了活着,为了有份工作,选择忍受身边的恶,直到崩溃。如果有法可依,有公平公正的执法部门,中国妇女面对凌辱就不会如此软弱,不会选择继续忍受,这样的人间悲剧也一定会少很多。

参考链接:

https://www.ntdtv.com/b5/2020/11/16/a102988088.html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