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解放报》CheckNews 11月15日刊文:新冠病毒:关于闫丽梦的调查报告,一位指控自己国家制造病毒的中国病毒专家

作者:Anne-Lys Thomas, Cyrine Ben Romdhane et Pierre Zéau

中文翻译:游泳的鱼、Nathalie、小蜜蜂、Lina、默默砚

中文一校:Nathalie、游泳的鱼、Lina、Ikonic

中文二校:游泳的鱼

CheckNews回顾了这位自428日以来在美国流亡的杰出科学家的历程,这位科学家声称有证据表明冠状病毒是在武汉的实验室制造的。 她的亲戚和前同事们说她受到了操纵,并强调了她是川普的新的追随者。

Gil在2020年11月11日的提问

“关于这种病毒的信息,中国共产党在向我们撒谎。” 在纽约9月15日晚8点左右,在美国保守派电视台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上:一名年轻的中国女性闫丽梦,作为一名病毒学家声称新冠病毒(Covid-19)是被中国人在武汉的实验室里制造的。 她怀着沉重的心情告诉记者,在中国她曾经处于生命危险之中,这迫使她流亡到美国。

同一天,这位科学家发表了一份长达26页的详细报告,用以证明冠状病毒是在武汉的P4实验室(储存有极强致病性的4级微生物的实验室)制成的。该报告发表在科学研究托管网站Zenodo上,自11月初以来其下载量超过685,000次。

“科学怪胎”

10月初所发布的第二份报告更进一步披露:中国共产党(CCP)发动了“生物战争”。在她的几次电视新闻露相中,重复着相同的内容:中国共产党知道一场流行病即将到来,甚至完整地创造了这个全新的“科学怪胎”。

此后,我们在西班牙电视台上看到了闫丽梦的容貌,在那一节目中,或者在本周在法国发行的阴谋论纪录片《 Hold-up》中,她同样地确认了这些言论。 在9月中旬,Twitter暂停了一个叫闫丽梦的帐户,两周后该账户被一个新帐户取代。目前,这个新帐户拥有近6万名订阅者。 在短短几个月内,她被中共宣布成为新的敌人,称其为阴谋论者之一,以及他们论文的所谓可信的证人。

这位年轻女士的简历和虚构事实的人的形象完全不一致。 闫丽梦是一位出色的科学家。她于1983年11月14日生于青岛,在中国大陆学习医学,并完成了普萘洛尔对小鼠角膜影响的论文,从而获得医学博士学位。 这位研究员被她以前的一位教授描述为“杰出”。之后,她移居香港,在香港公共卫生学院做博士后。据她的亲戚说,她于2014年结婚之后,仍然保持自己的独立,有时候,人们用她的美国英文名Scarlett Yan来称呼她。

在2019年的香港,随着一大批支持民主运动的人士涌现,闫丽梦出于谨慎的原因,虽然支持这些抗议活动,但却没有参加这些示威游行。 一位她的亲戚证实,她在中国大陆的青年时期,就已为“中国缺乏正义和人权”感到遗憾。

去年12月,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前夕,闫丽梦受她所在的香港公共卫生学院的委托,负责有关新型冠状病毒方面的工作。 她由该领域两名最顶级的研究人员Malik Peiris和Leo Poon指导。在此研究过程中,她和他人共同撰写了两篇有关Sars-COV-2的科学文章,联名发表在3月的权威杂志《柳叶刀》和5月的《自然》杂志上。

深夜来电

但是从(2020年)1月份开始, 她的生活被一些神秘电话搅乱了。 “她开始在凌晨2点钟接到令她惊恐的电话,她精神上开始变得很紧张。” 她香港的朋友讲述到。  但是这位年轻的女性继续接听电话,并没有告诉身边人。电话的另一端到底是谁? 随后,闫丽梦一到美国便在采访时透露,联系她并给她帮助的是一位反共者 : 路德。家住纽约的路德在Youtube上做视频已经好几年了,他的频道叫路德社, 拥有20万注册粉丝。他的日常工作是通过发布采访“吹哨人”和一些反共人士的视频来打击中共,其中最具影响力的郭文贵,是被迫流亡美国,并被北京提交世界刑警组织通缉的富商。这位科学家的亲戚告诉他们,这是在挖墙脚:“闫丽梦确实受到了这个人及其集团的纠缠。他们似乎越来越咄咄逼人。”

根据一个知情人讲述,3月到4月初这件事情进展加快,他们第一次提出要求闫丽梦到美国去,并答应给她提供一份“和美国政府相关的重要工作 。这样的机会足以打动人心,而且她之前已经计划到美国或澳大利亚生活的。她第一时间拒绝了, “ 她的脸色变了,失去了生活的热情,精神面貌也不好 ,知情人说道。

4月28号,她说自己胸痛得厉害,然后去了香港Adventist医院,但后来改变主意,最终选择去了更近的她所在大学附属的医院。这是她的同事、家人、朋友最后一次在香港见到她。根据我们的信息,这位科学家在离开香港之前,抽时间去购买了一份美国的人寿保险,受益人是她的母亲和丈夫,双方平分收益。

闫丽梦的家人还知道在她离开那天, “有一个年轻女孩带着两个大箱子来到闫丽梦房门前 ,一位知情人士援引警方报告的话告诉我们。这一幕被公寓楼的摄像头记录了下来。在最后的录像中,我们看到生物学家从她家里出来,带着帽子和口罩,与一个陌生人一起走出家门。这段录像现在由香港警察保存着。最后的这段录像识别出了年轻女子是Annie Lau,然而这并没有给闫丽梦家人带来任何线索。即使在社交媒体找到和闫丽梦同名同姓的,而且亲特朗普并反共的帐户,也无法确认这是同一个人。在她消失之后,她和她丈夫共同生活的公寓里,仅仅缺少了一些贵重的首饰,她的婚戒和一些结婚的照片等等,厨房里的黑板上草草地写下了一个爱心留言。

根据我们的信息,闫丽梦于4月28日下午4:48乘坐国泰航空的CX 882航班到达洛杉矶。在航班晚点几分钟降落之后,她于当地时间下午1 : 58到达美洲。九小时以后,她乘坐联合航空(UA)UA 1165航班飞往纽约。在一个她之后接受的采访中提道,在等待第二个航班的几个小时中,她被一名联邦调查局特工接走并受到讯问。然而据知情人说,两周后,她父亲才收到她用新号码打来的第一个电话。他问她是否安全, 她简短地回答到“有人监听,我会再打给你”,之后就又消失了几天。闫丽梦再次出现是在5月14号,有几个朋友和她联系,但并没有得到更多的消息。在她离开时,她的银行帐户中已经有超过40万港元的储蓄,折合约51,000美元。一位家人说,闫丽梦在几周内清空了这个账户。在她的“从前的生活”中,闫丽梦的信息和电话终止在了7月17日这个日期。同一天,她之前的 WhatsApp 账户也停止了使用。

科学报告

正是在这一时期,这位年轻的科学家闫丽梦开始在美国崭露头角。7月10日,她首次受邀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的采访,该频道的一些主持人公开支持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这次采访中,她提出自己的观点,认为中国政府完全意识到了这次新冠病毒的危险性,甚至在2020年1月初第一次官方宣布之前就知道。两个月后,她接受了英国排名第二的ITV频道的采访,于9月11日在《Loose Women》节目中播出。她重申自己是在中国当局的压力下被迫流亡的,并保证 新冠病毒“不是天然产物”。她说,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经常被认为是疫情的起点,这其实只是一个烟幕弹”。只有少数几家法语媒体报Valeurs actuelles, I24 和 20 Minutes Suisse播报了9月11日 播出的这个访谈节目。

但是随后,她在9月15日发表的科学报告,将她最终地推到了这次事件的前台。该论文由康舒、冠杰、胡善昌、闫丽梦共同撰写,论文指出 “该病毒具有与天然人畜共患病毒不相容的生物学特征”,病毒通过动物传染给人类,否则是不可能的。作者们确定,“通过一些证据提供的线索,他们找到了Sars-COV-2的合成途径,证明这种冠状病毒在实验室生成是可行的,有可能在六个月左右制造出来”。同样的作者们使用相同的格式于10月8日发表了第二份论文。在这份33的研究报告中,他们声称揭示了 “大规模有组织的科学欺诈”,其下载量达9万次。在短短的时间内,报告将Sars-COV-2定义为 “超限生物武器”,认为冠状病毒大流行是一场 “生物战争”。这些公开发表,并具有爆炸性内容的论文,没有得到闫丽梦同行的重视。到目前为止,她的理论都没有赢得国际科学界的任何共识。早在7月11日,香港大学就通过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公告,宣布与中国病毒学家闫丽梦脱离关系。在法国,9月,《解放报》(Libération)报道,里尔药学院病毒学教授、里尔大学医院医生、巴斯德研究所研究员安德鲁. 高法Andrew Goffard认为“目前没有科学数据[支持]这一理论”。她保证说,第一份报告与第二份报告的方式相同,“没有尊重科学出版的规则”。CNRS的研究员Etienne Decroly 做出了同样的批评:“这只是一系列的假设,结论仍然是推测性的。” 不过,他补充说,任何假设都不应该被排斥。提醒大家注意的是,我们花费了几年的时间才确认了2002-2004年的非典疫情的源头。在社交网络上,其他有名望的几位科学家对闫丽梦的报告所采用的方法和依据提出批评。

11月初以来,病毒是从武汉某个实验室泄漏的说法再次浮出水面,尤其是一些法国科学家当中,但是并没有为人为制造的假说提供更多的实质性支持。那么,在缺少同行支持的情况下,这位出色的病毒学家闫丽梦,如何能够引领这场战争呢?据前同事透露,闫丽梦受到他人的蛊惑。“科学家依靠的是证据,而不是谣言或阴谋论” ,一位认识她的科学家明确表示,“这不过是地缘政治。”据该人士透露,这些围绕在她身边的人更感兴趣的是 “做秀” 而不是闫丽梦的理论,这一点应该被 “揭露”出来。据另一位声称和闫丽梦熟识的人说, “在电视上,她看起来就像一个机器人”, 这位人士声称因为害怕被报复, 同时“为了闫丽梦的安全”, 他和其他人一样,选择匿名作证。

川普俱乐部

谁是她的新朋友? 5月中旬,抵达美国本土后不久,闫丽梦第一次告诉朋友,她和郭文贵有联系。 正如CheckNews几周前所解说的,郭文贵是中国的政治反对派人士也是川普(Donald Trump)海湖俱乐部(Mar-a-Lago club)的会员。该俱乐部对成员资格的要求极为挑剔。2017年,根据例如《华尔街日报》或《迈阿密先驱报》等美国不同媒体报道,美国总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拒绝将他引渡到中国。 郭文贵也跟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十分亲近,他们互称对方为“大师”。史蒂夫班农是川普的亲密支持者,曾经担任美国总统的首席战略顾问、极右翼政治新闻网站Breitbart News的总裁。几天前,史蒂夫·班农因发布号召针对安东尼·福奇斩首的言论后,被推特屏蔽。自从新冠疫情开始以来,作为白宫的免疫学家,安东尼·福奇,经常与唐纳德·特朗普以及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意见不合。 郭文贵定期和班农一起露面,共同推动中国(中共)制造“中国(中共)病毒”的论断。病毒起源的断定是两个世界最强国——中国和美国——的影响力战争的延续。3月底,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声称拥有“大量证据”表明该病毒从武汉的一个试验室泄露。但是这与闫丽梦捍卫的观点不同,她始终认为是新冠病毒是人造的。 最近,在川普刚刚宣布被新冠病毒感染后,纽约市前市长、川普的私人律师、也是其坚定的支持者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指责中国共产党 “感染了美国总统”。在地球的另一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新冠疫情之初声称,病毒是在2019年10月的武汉举办军事运动会期间,由美洲大陆传入中国。

在美国总统大选的背景下,川普经常说他的民主党对手,现在的总统当选人乔·拜登是“一个受中共摆布的人。”在被冠状病毒感染后,美国总统出院时宣布:“我不知道能否告诉你,也许在某个时间,我会说出病毒的到达美国的确切原因。”郭文贵的媒体VOG (Voice of Guo Media),在10月11日的一条推文引用了这句话,并提及了病毒学家闫丽梦的推特帐户。在这场影响力之战的背景下,闫丽梦的两个报告被发表出来。 报告隶属的两个实体既不是大学也不是实验室,而是“法治基金”(Rule of Law Foundation)和“法治社会”(Rule of Law Society)。它们分别由斯史夫·班农(Steve Bannon)和亲近川普政府的美国商人凯尔·巴斯(Kyle Bass)担任主席。

锁住的网络

在互联网上,这两个协会在郭文贵的资助下,充分展示了他们反中共的立场。至于与闫丽梦一起出现的另外三位报道作者(音译:康舒Shu Kang、关杰Jie Guan、胡善昌Shanchang Hu),对这场媒体热炒一无所知。而且在网上,他们是不存在的。闫丽梦周围的人证实,由于“他们害怕中共”,所以使用化名发表文章。

至于路德,他是一个和中共势不两立的反对派,虚假信息的散布者,参与帮助了病毒学家闫丽梦来美国,同时他也与郭文贵关系密切,几乎每天都在提供(媒体)支持。9月在推特上发布的一张鲁迪·朱利安尼、路德、闫丽梦和史蒂夫·班农的合影。

在多次被CheckNews询问后,路德很快就不再回应。同样地,联系闫丽梦的团队,对方也不愿同意我们对病毒学家闫丽梦进行采访,只能和她的团队交换一些信息。这两个联系电话– 路德和闫丽梦的 “团队” – 是相同的。在加密通信应用Telegram上,这个公用号码甚至显示出了路德个人资料上的照片。所以路德似乎完全掌管着闫丽梦的交流渠道。

史蒂夫·班农、郭文贵和路德,在各自的、或者共同的社交媒体上,都对闫丽梦没有引起国际媒体的关注感到遗憾。确实,只有那些以保守、极右翼或传播假新闻著称的频道才报导这个主题。在欧洲,9月30日,极右翼的一位重要人物,意大利参议员、前部长会议副主席、北方联盟联邦秘书马泰奥·萨尔维尼也报道了病毒学家闫丽梦的言论。

尽管多次提出要求,《解放报》仍未获准任何对闫丽梦的采访。据报道,闫丽梦已经半年没有给她的丈夫提供任何显示她还还活着的迹象。在7月17日,中国病毒学家闫丽梦停止了与她以前的圈子的一切交流。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們: Discord 群: discord.gg/mM4pXyJJAx 電報群: t.me/parissevenstars t.me/himalayaparis 11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