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故事】童年的灰色记忆

内新闻:小黑姐(文雅) 校对:雅典娜的圣斗士(沙加)

我是87年出生的女孩,父母都是农民,听说我出生的时候爷爷奶奶都没来看过,因为农村里重男轻女的思想都特别严重,后面长大了一点,印象里爷爷奶奶看到我总是骂我,说我是家里多余的人,因为我上面有个姐姐,后面有个弟弟。

父母养3个孩子很困难,一儿一女负担起来没那么难,所以我是多余的,家里其他的叔叔婶婶,乡里邻居看到我也经常说我是捡来的,是没人要的孩子。

所以从小我就爱哭,爱生气,那些大人们的“玩笑话”在小小的我的心里每一句都像一个晴天霹雳,听我妈说,我小的时候也特别不听话,很倔犟,本来是个女孩就已经让人嫌了,还这么不听话,根本没人喜欢。

还好我的外公外婆偏偏最疼爱我,是他们的爱救了我,温暖我整个童年,影响我的一生。

后来5岁的时候开始上幼儿园了,记得有次老师给我们小孩排座位,要分工农兵来排,父母在厂里上班有单位的和父母是部队里的排在靠前面的位置,教室最后面的位置是给父母是农民的,所以整个幼儿园我都是坐在最后面,被同学欺负了老师也从来不管;

所以,每次被调皮的男同学打哭,被同学抢走书包和书本,我只能坐自己位置上傻哭。

因为家里离学校要走一个多小时山路,冬天起不来,总是迟到,迟到了就会被关门外罚站,小小的我几乎就这样在门外站过了一个冬天,但是我还记得虽然站在外面特别冷,但是却很开心,因为不会在教室里再挨同学欺负也不用被老师再体罚其他项目了。

直到有次我爸从外地回来,路过镇上我们的学校来看我,看见我被关在门外,生气的把我接回家,没再让我上那个幼儿园了。

再后面上小学了,要在学校里搭餐,搭餐分白餐和正餐,都要交费,白餐就是自己带菜,学校里提供米饭,正餐学校是提供饭和菜还有汤,但是费用要贵一点。

我家给我报的是白餐,那时候太小不懂事,每次妈妈给我准备的中午吃的菜(主要是坛子菜),不到第三节课就和同学偷吃光了,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因为自己坐在教室后面,加上身形瘦小,总是抢不过其他同学,经常饿肚子。

还记得小学三年级前,因为家里穷,经常拖欠一些学杂费,因此总是不受老师待见,有次期末我语文考了99分,数学考了70多分,本来我有份奖状,可是老师就是不发给我,只记得当时放学走过讲台看到那张写着我名字的奖状的时候,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哭,久久不能释怀!

如果我有那张奖状,拿回家给爸妈爷爷奶奶叔叔婶婶邻居看,也许他们会对我另眼相看,不再说我是个多余没用的人。

因为自己是女孩,因为父母是农民,因为家里没钱,因为这些我不能控制的事情所遭受的不公和伤害笼罩着我整个童年。

现在才明白是谁制造了性别歧视、贫富差距、身份等级、不公平的洗脑教育,让多少中国孩子的童年在痛苦、不幸、仇恨中成长,是邪恶的CCP!只有灭掉CCP,才能不让我们的孩子重蹈我们的覆辙,才能让我们的子子孙孙拥有一个快乐幸福美好的童年。

+2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此生灭共
5 月 之前

此生誓灭共

0
sunsky
5 月 之前

根源是邪恶的CCP

0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1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