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沼泽的选择

作者:柏熙

关于总统大选中的作弊软件,目前全部证据都指向一个结论:那就是2004年委内瑞拉的大选也使用这款作弊软件,以及奥巴马与罗姆尼的竞选,其时罗姆尼已经占尽优势,奥巴马第一任中就已经口碑扫地,然而奥巴马还是选战战胜了罗姆尼,让当时关注者大跌眼镜。同样,文在寅的胜选,要偷走整个韩国的繁荣。以及马克龙、默克尔反复推进极左进程,均来自于作弊软件导致的胜选,而不是因为此前某些媒体及机构所说的法国、德国民间意识形态已经极左化。

迄今为止,大多数民主发达国家的选举均受到这款软件作弊的影响和操控。使得大量极左人士,即川普总统所说的社会主义人士、包括奥巴马拜登等人,他们大量的胜选,控制了各国政局和经济走势。让各国均朝着极左社会主义发展。

在上周笔者的文章中,曾经指出,中共高层已经对川普胜选做出相应的邪恶对策了。而大量的中共国民,因为中共国媒体舆论的封锁洗脑,都认为本次拜登胜选已经板上钉钉,然而中共国高层早就认为川普胜选概率较大。昨日,中共国高层做出决策,让华为公司开始抛售荣耀手机的股份,荣耀手机已经开始准备寻找下一家接盘侠,将中共的资本烂尾转移给中共国民间,华为荣耀旗下的接近四十家代工以及下游小公司均开始准备甩盘给中共国没有背景的民间资本。这就是说中共国早就预测川普会胜选,他们有下一步针对川普总统的计划,将会彻底暴露中共国的邪恶。一旦川普总统胜选,中共国必须快速采取措施,不可能坐以待毙,这是中共国困兽犹斗的必然趋势。

当中共国内的自干五、小粉红沉浸在拜登会胜选,中共国经济会“复苏”的美梦中时。川普总统以迅雷之势用法律途径快速排干沼泽。现在华盛顿的沼泽们面临生死抉择,如果他们承认舞弊现象,那么沼泽就当场排干了,沼泽们一定是死局;如果他们承认川普总统胜选,而让各大媒体们闭口不谈舞弊现象,来规避法律后果的话,法律后果也会发生在他们身上,并且号称支持拜登的支持者们也会对民主党彻底失望,他们反而会有法律途径解决拜登的呼声,再加上支持川普总统的主体公民们,都会希望解决沼泽;而第三种方法,是下策,华盛顿沼泽们企图用媒体彻底遮掩,既不承认川普总统胜选,也不承认他们的舞弊,而持续到1月20日川普总统就任前,大量的暴乱现象将会在美国发生。通过他们一贯的策略以及目前的信息逻辑来看,华盛顿的沼泽们一定会选择最下策,所谓的最下策就是对美国文明以及人类文明最差的选择,对舞弊分子来说反而是上策。因为他们本质是极左与极右搭建的极权反人类群体。

川普总统曾在本年选战中《60分钟访谈》中被主持人各种刁难,主持人开局就问“你是否能应对我的困难(Hard)问题”,被川普总统轻松驳回。而这档访谈节目,对拜登的提问则是软(Soft)之又软。当主持人问及川普总统时,为何要毁了“主流媒体”。川普总统机智的道出了事情,是你们自己毁了自己,并不是我。华盛顿沼泽们与中共的勾兑,以及他们选择的下策,恰恰是逼迫人类文明不得不排干他们,杀死他们的,是他们自己。川普总统只是守住人类文明的底线,就可以将他们一步一步排干。

拜登、奥巴马、佩洛西一伙反人类集团一定会因为大选舞弊而锒铛入狱,民主党因此会受到巨大动荡,是1825、1861两次分裂改组之后的最大动荡。此次民主党将会面临的动荡将会大于1825安德鲁·杰克逊改组以及1861南北战争前夕的分裂动荡。这次动荡的最大可能结果是民主党自发排除沼泽、甩下拜登、奥巴马、佩洛西三颗大鼻涕以及其他舞弊分子,之后民主党进行彻底的改组,甚至会改名。世界将会进入新的川普主义时代,全球也会因此向右转,毕竟全球被极左主义迫害太久了。

拜登一伙人企图偷盗美国的总统以及整个上层职务,并且将美国一步一步转变为社会主义体制。但他们面对极强的美国建国以来200余年的宪政民主的巨大支持力以及渗透到大量美国公民心中的美国自由信仰。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无论是各行各业,每个美国公民的根本利益都在于美国国家的宪政民主体制。在这个全美公民做出选择的关键时刻里,主流媒体竟然背道而驰,《TIME》时代周刊违反国会的禁令,公开在封面展示:46届总统是乔·拜登。可见,敌人已经疯狂,舞弊竟不遮拦!用一句美国建国时的哲理结束本文吧:“根据敌人的疯狂程度,我们可以判断战局的阶段。敌人越是疯狂,战斗就越临近末尾。”,拜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川普总统只要稳守布局,继续使用司法途径解决,并且在上任前后终结美国国内的黑命贵等暴乱,疫情也会不攻自破。“让美国再次伟大”将成为一代人永恒的记忆。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1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