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过渡时期领导人主张美国和中共应“共同致力于基因编辑研究

乔·拜登过渡审查小组成员马勒·梅斯芬(Mahlet Mesfin)倡导美中两国在包括 “基因编辑”在内的科学上努力开展合作, 以应对冠状病毒。

翻译:Lan
校对:烟波浩淼
编辑:文韵

梅斯芬是奥巴马政府科学技术政策办公室国家安全与国际事务部的负责人,也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拜登外交与全球参与中心的访问学者。

现在,梅斯芬加入了拜登过渡团队,领导艺术与人文机构审查小组。

不过,梅斯芬一直主张在中共和美国之间建立更紧密的科学联系,并撰写了一篇题为“为什么诺贝尔奖的获奖表明中美需要在基因编辑方面紧密合作”的专栏文章。

该文章重点介绍了科学界对冠状病毒的反应,特别是在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反应。

梅斯芬没有把造成这种疾病的责任归咎于中共,而是将“紧张的双边关系”归咎于“对冠状病毒起源和传播的政治化主张”  –表面上看是一个错字,意思是将此问题“政治化”。

她感叹这些说法“阻碍了合作的前景,特别是在生物医学研究领域”,尽管事实上,中共一直保持着一致和明显的努力来窃取美国的科学秘密,研究人员和知识产权。

正如美国官员所描述的那样,为了“提高其军事和经济实力,并实现全球科学主导地位”,中共采取了“广泛的窃取技术和知识产权的方法”。

梅斯芬在《外交事务》上的一篇题为 “结束大流行病需要一个世界 “的专栏文章中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强烈关注美中合作。

梅斯芬似乎赞扬中国在控制该疾病方面的透明性,坚称“一群中国研究人员于12月在网上发布了该新病毒的基因序列”,“这些数据让国际科学界得以开始开发诊断测试并探索治疗方案。 ”

实际上,即使到了12月下旬,中共官员仍在压制和恐吓试图报告该病的医生。

梅斯芬还感叹 “大流行发生在世界范围内民族主义抬头之际”,并指出 “孤立和仇外心理可能无法有效应对这一全球危机。”

更重要的是,她再次表示了不同意见 “美国对中国的间谍活动和技术转让的担忧” 因为她坚持认为这些担忧 “限制了高层交往,科技政策办公室没有让中国官员参加与外国同行的讨论就是证明”。

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进一步威胁到冠状病毒研究的进展。近年来,美国对中国间谍活动和技术转让的担忧已限制了美中科学合作,美国高层学者因涉嫌秘密参与发展中国科学事业的项目而被起诉或解雇就是证明。据称他们秘密参与了发展中国科学事业的计划。这些紧张关系也限制了高层的接触,科技政策办公室没有让中国官员参与外国同行的讨论就证明了这一点。

因此,梅斯芬在2015年的美中商业理事会(该理事会倡导美国和中共之间建立更紧密的经济关系)和2020年宾大中国研讨会上发表了讲话就不足为奇了。

宾夕法尼亚州的活动吸引了中共高层代表,例如,中共驻纽约领事馆总领事黄平大使出席,并为会议致了开幕词。

娜塔莉·温特斯(Natalie Winters)是《国家脉动》的高级记者,也是《国家脉动》电视节目的制片人。

原文链接: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