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道观察】图谋颠覆川普政权背后的各样“共产主义幽灵“

图片来源于推特网络

参与政变的美国反川大军有“安提法”(Antifa),“黑命贵”(Black Lives Matter),“政治正确”,“主流媒体”,“多米尼投票系统公司”等势力。自2016年川普总统执政以来,他面临了史无前例的敌人的全面攻击。不仅华尔街视他为敌,硅谷的高科技公司和主流媒体的“政治正确势力”也与他针锋相对。更甚的是“安提法”与“黑命贵”经常出来打砸抢烧,严重扰乱社会秩序。

多米尼投票系统助力拜登在大选夜凌晨离奇翻转

时值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11月4日凌晨两点本已大获全胜的川普总统,却经历了戏剧性的选票结果大翻转。霎时间拜登的得票数赶超了川普总统。各州选举造假舞弊的消息不绝于耳,令全世界震惊不已。

接下来爆出的消息犹如石破天惊。在美国29个州使用的多米尼投票系统(Dominion Voting Systems)被发现了所谓“计数故障”。这个系统被今年大选中的许多摇摆州,包括内华达州、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北卡罗来纳州,亚利桑那州和宾州所使用。这些州的票数是左右竞选胜负的关键。据美国第一新闻台(OANN)的报导说:“多米尼选举投票系统在全美删除了270万张投给川普的选票。根据数据分析发现,宾州有22万1,000张选票由川普跳转给拜登。另有94万1,000张投给川普的选票被删除。使用多米尼投票系统的州将43万5,000票的投票从川普名下转给了拜登。”

然而,白左的主流媒体不但对舞弊丑闻充耳不闻,反而一味打压川普阵营揭露造假的言论。连福克斯新闻也开始虚假报道选情。社交媒体的推特和脸书更是撕下面具,彻底裸奔,疯狂地删除与选举作弊相关的消息,关停了包括班农战斗室在内的川普支持者们的账号,擅自给拜登的账号标注为“当选总统”。

这一系列恶劣行径彻底地激怒了美国爱国民众。在11月14日,超过100万的川普总统支持者从四面八方浩浩荡荡地聚集在华盛顿,要求国会、法院彻查选举舞弊。这次参加华盛顿游行示威的民众远远超过当年马丁·路德·金的游行集会,是华盛顿历史上人数最多的集会。可是连福克斯新闻在内的其他众多左媒,无耻造谣说当天的集会只有几万人。当一百万民众在华盛顿游行之时,几百名的“安提法”(Antifa)和“黑命贵”(BLM)成员又出来捣乱破坏,袭击挺川民众。川普政权在美国树敌无数,令人瞠目结舌。其背后原因,非常值得深究。川普政权究竟动了谁的奶酪才招致如此大的仇恨?

在美国乱象丛生的背后,黑手“中共”浮出水面

2020年6月,川普政府考虑把不断制造暴力的“安提法”列为非法组织,中共却逆道而行。中国日报欧盟分社社长陈卫华发推文声称,“如果今天北京邀请“安提法”的领导人会晤,想想华盛顿会是什么反应。”中共与“安提法”眉来眼去已经是不争之事实。

最近网上曝光了与中共驻旧金山领事馆有关的“华人进步协会”(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简称CPA)。 “黑命贵”组织主要是通过“黑命贵亚洲协会”与中共进行联系,它实际由位于旧金山的“华人进步协会所控制。“华人进步协会”不但资助了“黑命贵 ”,还在美国成立了多个分部,妄图把红州变蓝州。他们亲力亲为,打电话甚至上门服务。光是在亚利桑那州,就有7000个志愿者,打了800万通电话,敲门数百万家。他们居然在他们网站上吹嘘“他们成功争取了数十万张选票,帮助拜登赢得了本次大选。”

多米尼投票系统的造假事件曝光,掀起了世界政坛的狂风海啸。因为包括委内瑞拉、加拿大、英国、韩国等多国首相选举都与多米尼公司脱不了干系。多米尼公司CEO在法庭上承认:“我们的选举软件有来自中共国的软件组件。这次美国大选有29个州都使用了多米尼选举软件,也就是29个州的选举都使用了来自中共国的软件组件。”后来被证实多米尼公司有来自中共国“红杉资本”的资金。这样看来,中共在西方世界的布局和渗透蓄谋已久。

川普总统的大律师林·伍德在11月15的推特清楚地阐明了中共渗透西方的时间表:

1.渗透媒体和各级政府官员(思想,金钱和敲诈)布局超过20年。

2.计算机作弊,在2020大选前在全美布局了多米尼投票系统。

3.通过释放中共病毒,造成邮寄选票作弊。

自川普总统执政以来,中共加快步伐多方位多层次地渗透美国,用“蓝·金·黄”手段腐蚀美国政要,各界精英。中共充分利用人性的弱点,用最下三烂的方式抓住对方把柄,得以成功地操纵落入陷阱的“猎物”。由于川普政权持守美国传统价值观,与中共尊崇的“共产主义”势不两立,双方的对立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状态。中共为了尽快把川普总统搞下台,更加肆无忌惮地干涉美国内政,操纵美国大选,妄图颠覆川普政权而发动政变。

乔治·索罗斯也是背后的黑幕操纵人之一

富可敌国的亿万富翁,犹太人乔治·索罗斯不但是多米尼投票系统的投资者。他(George Soros)资助的组织还有“安提法”和“黑命贵”。有媒体报道说:“多米尼投票系统的总部和索罗斯资助的潮汐加拿大基金会在同一层楼。潮汐加拿大基金会成立了“黑命贵”支持基金。多米尼公司与索罗斯的董事会成员是好友合作。”详情,请参见索罗斯/奥巴马与多米尼投票系统

埃里克·库墨(EricCoomer )是多米尼公司2020大选产品的策略总监,主管在科罗拉多州丹佛的开发工作。他本人就是“安提法”的成员。乔·奥特曼(Joe Oltmann)曾混进“安提法”的一个网络会议,对于2020年大选,埃里克·库墨说:“不要担心川普当选,我已经都安排好了,哈哈哈”。“多米尼投票系统”是一家加拿大的公司。美国分支“Smartmatics”负责服务美国大选,这家公司是由索罗斯的副手罗德·马克·马洛克布朗(Lord Mark Malloch-brown)控制。美国大选的数据服务器被一家今年6月已经破产,但被美国资本收购的西班牙公司赛偷(Scytl )所控制。

多米尼投票系统公司的董事会主席是罗德·马克·马洛克布朗。罗德是开放社会基金会董事会成员,此基金是乔治·索罗斯一手创立。这个基金会以推行全球主义者为目标。罗德·马克·马洛克布朗是一个美国大选幕后操纵的关键人。他与索罗斯,伦敦等多个欧洲交易所及私募基金,联合国,英国内阁等等都有关联。他的多数投票机放置在那些试图用革命推翻“被选”政府的国家。

在2020年1月举行的达沃斯论坛上,索罗斯公开批评川普,称这位美国总统是一个”骗子和自我陶醉者”。彭博社援引索罗斯指出:”川普会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而牺牲国家利益,为了能成功连任,他几乎会做任何事情。而习近平会利用特朗普的弱点。”索罗斯公开反川且不惜任何手段。

索罗斯及“白左”崇尚的意识形态“阿林斯基主义”

美国民众于2017年8月20日在白宫请愿网上发布请愿书,称索罗斯蓄意且持续地试图破坏稳定,通过煽动反政府行为来反对美国及其公民,创建并资助了数十个(或数百个)游离的组织,这些组织的唯一目的是使用阿林斯基模型恐怖主义策略来摧毁美国。请愿书要求“美国联邦政府和司法部应尽快宣布索罗斯、其所属的公司及其成员为恐怖分子”,“并根据美国民事没收制度,剥夺其全部财产和资产”。

这份请愿书上提到“阿林斯基模型恐怖主义“,就是指由索尔·大卫·阿林斯基(Saul David Alinsky,1909年1月30日-1972年6月12日)所倡导的意识形态。阿林斯基出生在一个正统派的犹太家庭,却成为了一个标准的叛教者。他是美国社区组织家和作家,通常被认为是现代居民组织的创始人。以著作《激进分子的守则》(Rules for Radicals)闻名于世且广为流传。他的书中阐述了如何帮助左翼分子推翻美国政府。

显而易见的是,索罗斯就是“阿林斯基主义”的忠实践行者。而“安提法”是变种的共产主义者,其本质上的意识形态是共产主义的邪灵。“安提法”运动和索尔·阿林斯基关系密切。左派的希拉里·克林顿和奥巴马也是“阿林斯基主义”的拥趸者。1969年希拉里·克林顿以“阿林斯基”为题撰写了毕业论文,当时她得到了阿林斯基本人的帮助。根据阿林斯基传记作者桑福德·霍威特(Sanford Horwitt)的说法,巴拉克·奥巴马也是阿林斯基的门徒,并且跟随他成为了芝加哥社区组织者。霍威特断言,奥巴马在2008年竞选活动中受到了阿林斯基教义的影响。索罗斯先后大力资助了奥巴马和希拉里的总统竞选。

索尔‧阿林斯基通过著书立说、培训学生、亲身实践,成为最近几十年来对西方世界影响最大、最坏的变种共产主义者。阿林斯基对于左派知识分子影响深远。阿林斯基本人除了崇拜列宁、卡斯特罗等共产主义独裁者之外,他对魔鬼撒旦也是赞美有加。在其著作《激进分子的守则》一书的题词里,阿林斯基公然地向路西弗(即撒旦)表示敬意。崇尚“阿林斯基主义”的美国白左高举的所谓自由是释放人性罪恶、极端个人自私与堕落的自由。白左一方面树立政治正确的牌坊,名义上是保护弱势社群,另一方面反传统保守价值,反立国之根基圣经价值观。实际上共产主义是借此思潮来摧毁西方的民主政体。阿林斯基就是这些白左们的精神导师。而白左思想已经像癌细胞一样扩散到几乎所有的西方国家。

东西方的“共产主义幽灵”沆瀣一气,共谋政变

在地球的东方,现今的中共国,北朝鲜,越南和老挝仍旧是共产党执政的独裁社会主义的国家。1989年苏联解体后,在西方虽然已不存在社会主义的实体,但是共产主义的幽灵从未消散过,一直游荡在欧美各国。共产主义以各样变种的方式在渗透,乔装打扮来蒙蔽世人的眼睛。“安提法”,“黑命贵”,阿林斯基主义是共产主义暴力的表现形式,而法兰克福学派,极端环保主义,自由派,进步派,白左等则是主张非暴力的共产主义。

美国前总统胡佛曾说:“共产主义是欺骗的高手,一个好的魔术师,一只手在空中摇摆的同时,另一只手在偷偷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他们披上了为“法兰克福学派”,“自由派”,“进步派”,“白左”等各种伪装的外衣,实质上却秉持着与共产主义相同的意识形态。共产主义者最擅长制造各种混乱,然后他们再假装好人介入,成为混乱的解决人。

犹太人马克思由基督徒转为无神论者后,创建了邪恶的马克思暴力革命学说,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邪恶的无神论犹太人阿林斯基的门徒:奥巴马,希拉里,索罗斯,掌握高科技公司的白左精英以及贪婪无度的华尔街,唯利是图的好莱坞,丧尽良知的部分学术界精英们,毫无底线的主流媒体与极端邪恶中共联合在一起,只为对抗为民发声,捍卫美国精神的川普政权。

到此为止,我们可以擦亮眼睛看清,之所以中共能够与索罗斯,华尔街,硅谷,美国“白左”等势力沆瀣一气,图谋政变川普政权,正是因为他们所笃信的意识形态就其本质而言都是一致的,都是“共产主义的幽灵”不同的外在表现形式。共产主义本质是终极邪恶和反人类的。共产主义就是与神对立的,崇拜魔鬼撒旦的,是毒蛇的种类。它破坏家庭,毁坏秩序,偷盗抢劫,残暴杀戮。“共产主义的幽灵”用它邪恶的生殖器在全世界编织出一张巨大的共产主义血脉网,它们对神所创造的光明世界充满嫉妒仇恨,它们从来没停止对这美好世界的腐蚀和破坏。共产主义对美国的立国之本民主·自由·法治的摧毁将会是毁灭性的,也会极度破坏既有的科学·经济·文化,是人类文明的掠夺者。共产主义就是对文明世界的最大威胁。

川普总统拯救美国的决定性因素是什么?

2020年的美国处于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美国正在经历一场看不见硝烟的超限战争,其规模及惨烈的程度绝不亚于1941年“珍珠港事件”和2001年“911事件”之总和。在这一场超限战之中,来自地狱的黑暗势力动员了所有邪恶力量,集结了东西方各路共产主义的幽灵,向持守民主·法治·自由信念的川普政权发起了总攻。

2020年5月份开始,“黑命贵”因为黑人乔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引发了在全美140多个城市骚乱,四处打砸抢烧。5月30日“黑命贵”破坏了白宫附近有着204年历史的“总统教堂”的圣约翰圣公会教堂。6月1日,川普总统在白宫玫瑰园发表了全国电视讲话后,从白宫前往拉斐特公园对面的圣约翰圣公会教堂。川普在穿过拉斐特公园后,手持圣经站在圣约翰圣公会教堂外。报道称,特朗普在圣约翰教堂外手持一本圣经,举了几分钟。他说道:“我们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就在那历史的一刻,川普总统不仅向全世界展现出来了巨大的勇气和决心,也是上帝透过祂拣选的仆人川普总统的口,向灵界的地狱“共产主义幽灵”发起了公开的宣战!

川普总统及其团队在艰难执政的四年里,他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做难,却不至失望;历经惊涛骇浪,却能力挽狂澜。一切为要显示这莫大的能力是出自神。在这场艰巨卓绝的战斗中,能够得胜完全在于他们对于上帝坚定不移的信心。2017年川普总统在弗吉尼亚州的林奇堡市福音派基督教自由大学(Liberty University)的毕业典礼上致辞,他告诉毕业生说,“在美国,我们不敬拜政府,我们敬拜上帝”。川普总统为了完成天赋使命,古稀之年成为了总统。爱神爱国,务实率直,勇敢执着的总统赢得了8000多万美国人民发自内心的爱戴与支持;上帝也赐福川普总统超乎常人的智慧。他同时也是一个多维象棋的高手,他超前布局并开展多重歼灭敌人的计划,他擅长声东击西,出奇制胜。大约在11月9日左右,美军突袭了位于法兰克福的赛偷电子投票系统服务器所在地,赛偷的服务器被美军缴获。

而在危难之际选择与川普总统并肩战斗,不灭恶党永不罢休的爆料革命带领人郭文贵先生,同样因着对上天永不动摇的信仰,历经多次生死之磨难却愈战愈勇。上帝奇妙地安排拯救世界的两位英雄相遇在同一个时空里。今日这两位英雄联手歼灭邪魔共产主义,必以摧枯拉朽之势击溃邪魔恶党,旗开得胜。

神选择了唐纳德·川普来承担这份沉重的历史责任,神必坚立祂的仆人手中的一切工作。我坚信任何撒旦的诡计必定落空,自以为强悍无敌的共产主义幽灵们会震惊发抖,会被彻底击倒!因为无人可以阻止神的计划。川普总统必定会给美国重新带来荣誉、尊敬和复兴。美国将再次伟大MAGA!

撰稿:阿丽塔Alita【㊙️翻Gnews原创组】
责任编辑:心声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8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87654321
3 月 之前

共匪干坏事有一套,干正事不行

+1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1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