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世界谁主沉浮?

翻译:康州农场-Truemanman

校对:康州农场-Bruce

拜登(Biden)在2020年4月的《外交政策》一文中表示,他将扭转川普尴尬的外交政策,既要站出来反对中共国、俄罗斯和其他代表 “威权主义、民族主义和非自由主义 “三大害群之马的极权国家,也要 “再次让美国领导世界”。

拜登还进一步承诺要挽回川普对北约的伤害,重新强化这个军事机构,将其影响力扩大到太平洋地区(这听起来很像太平洋地区的埃斯博/蓬佩奥理论),甚至要求北约对俄罗斯下手更狠,称 “克里姆林宫害怕一个强大的北约,这是现代历史上最有效的政治军事联盟”。

考虑到拜登近45年的政治生涯里,他支持美国历史上的每一次军事干预,他反对反种族隔离,他赞美亲“三K党”(注#1)的参议员斯特罗姆·瑟蒙德,他代表(压榨)廉价劳力的监狱工业集团通过了终身监禁小毒贩的法案,他还支持华尔街、制药巨头和科技巨头猖獗地监控着国家,因此,在庆祝此人可能进入美国最高职位的殿堂之前,我们应该三思。

拜登呼吁更新北约联盟以反对俄罗斯和中共国,他支持扭转川普在中东的减军呼吁,支持在太平洋地区扩大北约,再加上他毕生的履历,迫使我们问格伦·格林沃尔德(Glen Greenwald译者注:美国记者,作家和前律师)在11月1日退出《截击》时说的是否正确(Intercept译者注:在线出版媒体平台)。

“如果拜登赢了,那权力结构将是这样的:一个由布什/切尼操控的,中情局/联邦调查局/国家安全局,华尔街和硅谷全部联合起来的,和新保守派全面结合的民主党。其,把自己说成是对抗法西斯主义的唯一保障,而许多左派将继续躲在后面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事实证明,格林·沃尔德的警告绝对讲到点上了。因为整个情报机构、大科技公司和主流媒体竭尽全力勾兑了四年,就为了赶走川普总统;目前大规模的投票欺诈行动正在上演,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他们正力推一个说法 “拜登当选总统,不可避免 “。

反战网(Antiwar.com)11月11日发表文章,题为《拜登的五角大楼过渡团队成员由军工业资助》。记者戴夫·德坎普(Dave DeCamp)证明,在拜登的五角大楼过渡团队的23名成员中,超过三分之一的成员与北约和军工集团有直接关系。

随着腐败的影子政府(Deep State)完全支配老态龙钟的乔·拜登的真相不断出现,显然,即使拜登为支持与俄罗斯续签《战略武器削减条约 》所讲的几句积极的评论也没有什么意义。

现实是,任何结果的合法性都将会被半个国家所否定;忽视该现实就等于忽视了新内战的真正危险。我们必须问一个问题:如果川普在1月20日被拜登取代,那么对世界稳定和美俄中关系都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拜登支持《战略武器削减条约》续约是好事,但越来越多的国家选择了以捍卫国家主权、行使自卫权和建设大型项目为前提的多极联盟。那些大型项目包括建设新丝绸之路、极地丝绸之路,先进的太空探索和南北交通走廊。

正是贸易保护主义措施让美国(以及世界上每一个国家)建立起了自己的工业基础和经济主权,拜登却直接攻击,他要求 “取消贸易壁垒,抵制全球滑向危险的贸易保护主义”(他甚至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断言贸易保护主义 “造成了大萧条”,”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对中共帝国倡议的一带一路,拜登抨击川普立场软弱。他将其描述为 “一个通过提供融资价值数十亿美元給肮脏的化石燃料能源将污染外包给其他国家的外包商 “,拜登接着问道:”谁制定管理贸易的规则?”然后回答: “美国应该领导这项工作,而不是中共国。”

除了减碳计划、信息技术投资(人工智能、5G、量子计算)之外,拜登的 “发展观 “中几乎没有什么能让美国与这种多极共识相协调的内容。他在达沃斯的绿色新政和 “大重置”(Great Reset)人群所勾勒的支持在2050年前将美国的碳排放削减至归零的方案,表面上看可能是支持基础设施的,宣称要 “创造1000万个良好的新工作岗位”,但进一步观察,现实却大相径庭。

以中共国一带一路倡议(BRI)为导向的大规模发展项目正在改变着世界上一半以上的地区,而这些地区的运作模式与非美国主导的银行模式完全不同,这些项目以资本密集型的重工业、化石燃料的使用以及核电为基础。

如果没有这些能源,那么新丝绸之路和它的姊妹项目就不可能成功(就像莫迪的反一带一路的“一个太阳,一个世界,一个电网”(OSOWOG) (One Sun, One World, One Grid)的太阳能计划在科学和经济上都被证明是完全失败的)。

想要拜登夺权的达沃斯技术官僚们想强加给世界的那种 “绿色能源革命 “也许会创造短期的就业机会,但一旦太阳能电池板和风车建成,那些愚蠢到走进这个陷阱的国家所能获得的能源质量将永远压制他们维持人口和增长潜力的能力。简而言之,这是一个绿色的海市蜃楼,掩盖了一个非常丑陋的设计。

与这一人口缩减议程相对应的是,川普倾向于支持太空探索、复兴保护主义以重建美国失去的制造业,以及他在解决海外冲突中支持大型基建计划(包括他支持在北极修建铁路、在塞尔维亚和科索沃修建铁路、在南非和波兰修建核电等),这无疑是与中俄主导的多极体系相协同的,而且不可否认使美国与其自身的优良传统相协调。

此外,川普取消对香港和白俄罗斯的颜色革命 “公民社会 “的资助为他带来了亲索罗斯阵营两边的许多敌人,他同时支持国家主权的概念,这些都是走向稳定和与世界各国建立信任的重大步骤,这些国家要求按照《联合国宪章》本身所规定的那样尊重他们的主权。

相较川普,拜登则声明说:我们必须 “与俄罗斯民间社会站在一起,他们一次又一次勇敢地站出来反对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的盗国独裁体制”,以及拜登呼吁举办 “全球民主峰会”,邀请 “来自世界各地站在民主前线的民间社会组织”,包括 “私营企业、科技公司和社交媒体巨头”。

这那些和 “科技巨头和媒体巨头”是物以类聚的同一班货色,他们倾力支持拜登篡取总统之位;数十年来,他们也被用以颠覆在颜色革命的政权变革行动中的那些全国人民选出来的民选政府。这些网络巨头压制了2020年美国选举中系统性投票欺诈的所有证据。同时,针对共和国内部新内战的可能性,和政权更替的可能性,他们正在煽风点火。

无论情况如何,贯穿未来几周和几个月的激烈战斗,其结果将塑造世界历史。

原文链接:https://www.zerohedge.com/geopolitical/whose-world-order

注解#1:

3K党(Ku Klux Klan,简称KKK,是指美国历史上和现代三个不同时期奉行白人至上主义运动和基督教恐怖主义的民间团体,也是美国种族主义的代表性组织。)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