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联邦人,我们离「程序正义」还有多远? (上)

作者:康州农场-Clio
审核:康州农场-文韵

2020年注定是是不平凡的一年。年初的CCP病毒肆虐,搅动人类的恐慌还未定,而年末11月3日以来,世界瞩目的美国大选又因双方候选人的法律战悬而未决,全世界就连不关心政治的人都在关注一个问题:谁赢了?

爆料革命战友得天独厚,提前获悉情报使我们对选战走向洞若观火。不少战友早在大选前就向墙内朋友预测「川普必胜」。

荒唐滑稽的是,11月4日以来,民主党靠清点邮寄选票的时间差造假、利用中共提供的Dominion软件对此次选举票数进行大规模有组织的盗窃,一度造成拜登赢得高票的假象。同时Deep State掌控的主流媒体与中共官媒沆瀣一气,在选举委员会仍未通知选举结果的情况下,进行所谓「拜登胜选」的虚假报道,妄图造成既定事实,扰乱视听。事实上他们的欺诈目的在一定程度上也达到了:大面积的误导,真相逐渐远离,人与人的思想认知,呈现出更多的撕裂与对立。随着选战僵持不下,墙内朋友在询问选情时也开始显得焦躁,很多时候,他们对大选出现的舞弊事件、两党目前如火如荼的法律战都不想了解,而只想知道: 「结果如何了?谁赢了?国内新闻都在说拜登得票数高,是不是拜登赢了?」

不得不说,遇到这样的问题,多少让人语塞和无奈。CCP洗脑多年的大多数中国人关心的,只是一个最终结果,而对选战过程波澜壮阔的紧张情节毫不关心。这对于历经爆料革命洗礼,沉浸在依法灭共「即随着多项证据浮出水面指向中共,即将通过RICO法案和FISA法庭对CCP 甚至Deep State进行史无前例的依法惩处行动」喜悦中的众多来说,无疑是被泼了一桶冷水。笔者恍然察觉,墙内同胞对于法律的无知与漠视,或许是未来新中国联邦人必须引以重视的一大问题。

在11月8日的路德社节目中,Bo博士一段非常精彩的点评,更清晰准确地指出,这正是「结果正义」与「程序正义」的不同之处

一.Bo博士:代议制民主国家遵守「程序正义」,而非专制政权的「结果正义」

这次的选举暴露出很多问题。为什么说美国是世界自由民主的灯塔,并不是因为财富多少,主要是美国有着迄今为止最完善的代议制民主共和政体,这才是美国多年来成为世界核心的根本要点。

而这次民主党所为,不仅仅把总统宝座从川普手中偷走,更剥夺了每一个人表达自己的声音和形式自己权利的机会,这不仅是对于川普个人,而是与全美国人和美国政体为敌。它们颠覆了整个程序的正义性。

众所周知,正义分为「结果正义」与「程序正义」。西方人遵守的是「程序正义」:就算结果并不是我想要的,但这过程程序是正义的,那么我会遵守这样的结果。这是民主制度的一个优点。

但中共国的玩法是,先给一个大框架定性孰为正义,例如:「为了维护祖国统一,所以我们可以在香港『平暴』之名烧杀抢掠,奸淫无辜。」所有的恶行都可以被「维护祖国统一」巨大光环所掩盖。这就是中共国的「结果正义」而罔顾是否「程序正义」,也正是民主制度与专制制度的最大差别。伊朗统治者也是如此:「我们要维护安拉的名声,所以我们可以把讲真话的运动员杀掉。」这就是所有专制体制的共同之处,包括当年的希特勒。

民主党如今的做法,已超出了选举舞弊的严重性,而是毁坏了美国的「程序正义」,这是所有包括两党内部有识之士,乃至世界上有正义感的人,都不能容忍的,都要与之抗争到底。佐治亚州非裔民主党议员弗农·琼斯(Vernon Jones)也呼吁程序正义:「We believe in the process, but this process has been tainted.」他认为这已经不是一个党派的问题,而是事关美国国体程序正义的深层次问题。

为什么中共与民主党沆瀣一气?从这次选举舞弊案可以看得非常清楚了。

「我们相信这程序,但这程序已经被玷污了。如果你玷污了一个政党,另一个政党也会被玷污。如果你玷污了一个美国人,那么你也会玷污所有美国人。我们不能容忍这种情况!」

——弗农·琼斯

参考:

https://gtv.org/?videoid=5fa8a38cbd0d464fadf9de83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