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参议员:资本主义的“大重置”威胁着我们的生活方式

翻译和评论:康州农场-V
审核:康州农场-文韵

作者:Caden Pearsen《大纪元时报》

原文链接: https://www.zerohedge.com/geopolitical/great-reset-capitalism-threat-our-way-life-australian-senator

11月11日,参议院否决了由单一民族党的领袖波林·汉森(Pauline Hanson)提出的呼吁澳大利亚政府抵制世界经济论坛(WEF)《大重置》议程的议案。

有权势的国际领导人希望利用当前的经济混乱状况来“重塑全球的国家,因为绝望的人们现在’越来越多地接受了变革的巨大远景’,” StoppingSocialism.com的总编辑,Heartland研究所(The Heartland Institute)的编辑总监贾斯汀·哈斯金斯(Justin Haskins)在7月的《大纪元时报》(The Epoch Times)专栏中写道。汉森说,大重置将毁灭澳大利亚的经济,向澳大利亚人“推销社会主义和新马克思主义政策”,并“为有控制力的大政府,压制言论自由和减少财产权铺平道路。”

自由党和国家党与工党以及绿党结盟后,该提案以2 – 37的比例被否决。

汉森在给《大纪元时报》的一份声明中说:“澳大利亚政府站在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化主义者一边,支持他们的大重置议程,破坏澳大利亚人的日常生活,这绝对是荒谬的做法。”

她说:“这是一群全球左翼精英-亿万富翁,企业高管和名人,他们认为他们比我们更了解如何管理自己的国家。”

但是,南澳大利亚州的自由党参议员安妮·鲁斯顿(Anne Ruston)拒绝了“抵制讨论《大重置》的想法”。

她说,政府参加旨在加强合作的各种国际论坛,但不会成为任何不反映澳大利亚价值观或利益的协议的一部分。

维多利亚的绿党参议员珍妮特·赖斯(Janet Rice)也表达了对议案的反对,她指责汉森“担心21号议程,光明会和控制世界的阴暗集团”。

赖斯将“大重置”议程描述为适度的世界经济论坛倡议,旨在开展全球合作以应对COVID-19大流行的直接后果。

赖斯说:“事实是,除非我们认真对待这一大流行病并在全球范围内合作,否则冠状病毒的死亡实际上会对您的个人自由和经济自由产生更为严重的影响。”

但是赖斯形容为温和的倡议,查尔斯王子(大重置的坚定支持者)却形容“重整地球上的国家的机会”。

对于汉森和其他人来说,“大重置”议程正在寻求利用这一流行病来“颠覆生活,推动控制议程,并介入世界各国的社会体系。”

汉森说:“这种所谓的重启绝对是垃圾,我们应该远离它,以保护澳大利亚人和我们的生活方式。”

什么是“大重置”?


贾斯汀·哈斯金斯(Justin Haskins)在他的专访中写道,包括查尔斯王子在内的全球领导人在6月举行的虚拟会议上会面,呼吁资本主义大重置。

哈斯金斯说,参加会议的许多人都支持消除世界上现存的资本主义制度,并促进了社会主义政策,例如财富税,类似绿色新政的计划以及国家工作保障和政府收入。

“在此次活动中发言或单独表示支持该计划的人包括,中国金融和银行学会绿色金融委员会主席,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军;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强大的工会领袖;来自绿色和平国际组织等团体的活动家; 英国石油,万事达和微软等大型公司的CEO和总裁;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官员。

哈斯金斯写道:“但是,最清晰地表达了《大重置》愿景的人是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他是世界经济论坛的负责人,也是重置者最热心的支持者之一。”

施瓦布在世界经济论坛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从美国到中国,每个国家都必须参与,从石油,天然气到技术,每个行业都必须转型。”

“简而言之,我们需要资本主义的’大重置’。”

施瓦布还说,“我们的社会和经济的各个方面”必须进行“改造”,“从教育到社会契约和工作条件”。

哈斯金斯写道,这听起来很可怕,但最糟糕的时刻还没有到来。

在6月的活动中,WEF宣布,《大重置》议程将是定于2021年1月在达沃斯举行的下届年度活动的重点。

哈斯金斯写道:“在达沃斯会议上,强有力的商业领袖,政府官员,活动家和学者将推动大重置行动,并协调一项大规模的全球运动,以促进其议程。”

对于Haskins而言,“大重置”议程是“在美国乃至整个地球上,都是自由的危险”。

他写道:“政府不仅利用COVID-19大流行来增强其力量,现在世界各国领导人正计划在数年内通过其“大重置”改革大幅度扩大其力量。” “如果我们不停止这种向集体主义和消灭资本主义的激进运动,那么世界的自由运动可能永远不会恢复。”

康州农场-V评论:

“大重置”的本质是全球化和疫情背景下推行大政府理念,即通过增加财政收入和支出等途径,扩大政府权力,以应对COVID等全球挑战。

我们康州农场-GTalk心语堂曾讲过John Locke的《政府论》,里面谈到了洛克的观点:政府是基于被管理者的同意而设立的。政府的公权来自私权的让渡,是私权得以实现的保障,表面上二者相辅相成。然而如果公权缺少法治与监督,腐败就无法避免,私权就会受到损害。特别是在专制和独裁国家,公民无法决定谁行使公权,个体在强大不受约束的公权力面前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如果政府不能保障和实现个体的私权,那么根据洛克的理论,个体就可以联合起来废除违背公民意愿的政府,选举不行,那就用枪,这也是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赋予美国公民的权利。

该报道谈论的焦点是政府和个体之间的权力的平衡问题。公权和私权的平衡就像拔河,一方进一步,另一方必然退一步。由于单个个体与政府在权力上的不对等,即便在民主和法治国家,大政府也是让人担忧的。特别是在民主选举被操控的情况下,公民的意愿很难得倒反映,个体的权利很难得到保障。一旦公权力掌控在独裁者手里,那是所有人的灾难。

郭先生讲过,公共权力不能私有,私有财产不能公有。没有民主和法治,公权必然私有;公有财产必然沦为某些人的私产。如何保护每个人的基本权利和私有财产,这是每一个新中国联邦人需要深思的问题。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