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的继承人:宣告极左的覆灭!

作者:柏熙

昨日是美国历史上第二场六位数人大游行。第一场是支持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在1963年的大游行,共出场73万人。昨日则远超1963年的规模,挺川游行达到了130万人。其盛可以说是万人空巷。我们也可以看到,很多围观群众已经从游移不定变成了坚定认为川普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在短短两个星期内,奇迹般的反转,这个世界只有川普能做得到,这来自于他以及他的团队的坚定、底线和信仰,坚持不懈的要排干华盛顿沼泽。

对于1963年马丁路德金大游行,最不幸的一件事是,在2020年5月,Martin Luther King III(马丁路德金三世)以及指挥领袖Reverend Al Sharton (艾尔·夏普顿)牧师,他们歪曲了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想》的真正精髓,利用马丁路德金在黑人中的影响力,为了支持毒贩“弗洛伊德”抗警的行为,组织了上万人展开了“进军华盛顿”的游行,他们的口号是“把你的膝盖从我脖子上移开”。本次游行还间接加剧了黑人的打砸抢行为。拜登等民主党人正是通过这种手段,混淆是非,制造美国国内暴乱,既向川普出难题,炒作川普执政期间的偶发事件,并且还继续扰乱美国的秩序,达到他们获得政权,并且采用极左政策直接苏联化的邪恶目的。

我们来看一下民主党人极左分子提出的政策吧:

第一,民主党议员提出大麻完全合法化;这是直接导致向美国走私毒品的合法化,下一步就是全部毒品的合法化。这也让各国毒贩子欣喜异常,直接破坏美国目前的秩序。

第二,支持黑人以平权为口号进行的打砸抢骚乱运动。这直接破坏了现在的美国经济和美国制度。

第三,民主党议员反复提出的恋童癖合法化。这会让美国目前的人权和道德体系彻底的崩溃!

第四,最邪恶的,全面性禁枪。这是奥巴马和拜登一伙人最关键的政策,他们反复提出这件事但被美国正义人士多次回绝。奥巴马屡败屡战,在本次选举中依然坚持这一点,这是因为禁枪后,美国人就会彻底丢失自由。他们会被政府军警严控,像中共国的专制与黑暗大踏步前进。

以上种种,不一而足。民主党极左分子提出的邪恶政策,将会一步一步蚕食美国,直到美国因宪政民主而快速发展的成果最终被权贵集团啃食殆尽,留下制造业的空心与资金融通上的荒凉。

川普总统的出现让这一切极速的反转。他似乎代表着上帝的意志,多年以来,无信仰者、无底线者反复攻击川普,寻找一切可以绊倒他的机会。美国的极左势力从来没有放弃争夺美国的最高权力和全部财富,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人民如果还能选择极左势力,这只能说明美国大多数人内心已经腐烂了、精神信仰已经丢失了。所幸的是,美国的大多数人支持的是川普总统,而民主党将他们在欧洲的手段故技重施,使用选票作弊。最近很多路人已经开始觉醒,发现也许马克龙、默克尔等人都是通过同样的选票作弊手段上台。毕竟选票作弊软件是在德国授权。这也解释了二战之后全世界的极左化,在极右的纳粹被消灭之后,极左的苏联却壮大了起来,等到苏联解体后,大量的东欧人士涌入西欧。他们拉帮结派、作恶非常,向西欧的自由世界渗透极左价值观,整个欧洲在90年代末尾迅速的极左化了。

上一次美国解决了极右的纳粹,但没有太好的方法解决极左的苏联。毕竟苏联占有世界上最大的地盘和最多的人口。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左派核心用自由民主的价值观解决苏联问题,确实是当时的正确选择,但这也带来了后期的价值观乏力。美国国父之一托马斯杰斐逊说过,不可以用自由的旗帜反对自由,不可以利用民主的制度反对民主。事实上,全世界的极左分子,包括美国的民主党的一部分人,正是在做这样的事。

在美国的货币上,众所周知,100美元和50美元是最伟大的美国国父。而2美元的托马斯杰斐逊也是伟大的美国国父和美国总统,他是美国左派最核心的人士,是代表自由民主、进步主义的综合道义总统。他也被誉为“美国民主之父”甚至是“全球现代宪政民主之父”获得了左派中极高的声誉。而最近在美国百老汇演出的新一代话剧《汉密尔顿》则向我们介绍了伟大美国国父中的右派“汉密尔顿”,他是美国的10美元。汉密尔顿并不执着于“政治正确”,事实上他的预言从不政治正确(这与川普总统仿佛很相像),事实上他有着博爱的精神和自律的道德水准。他反对当时方兴未艾的国际极左思潮,坚定执行右派理念。他成为美国国父群中比较特殊的一位,然而在他的带领下,美国的正义势力右翼才能活到今天。虽然汉密尔顿其时没有共和党,但如今共和党保守派的基础理念都源自于汉密尔顿。这出话剧在全美热播,为了“政治正确”,百老汇选用了各种肤色的人种来表演,但核心表演的是10美元的伟大国父汉密尔顿不懈争取的精神,这种价值观开始改变美国的下一代,让他们在社会上普遍泛滥极左思想的环境中,获得右翼思想的支持,让他们更加理性的选择自己的精神信仰。在美国读书的小孩们,很多人都接触过这部剧,并且很多小孩能熟练的表演这部剧中的RAP片段,可以说《汉密尔顿》这部剧得到了整个美国小孩和家长们的广泛喜欢。

美国的左派侧重于自由民主进步的价值观,而美国的右派则侧重于综合国力的发展、人才的任用,是更加现实主义。在全世界极左思潮的影响下,美国需要重拾右派,让右翼精英能自由的参与政治。此前,他们多次被极左打压,没有任何机会参与美国的政治,在舆论被黑化的前提下,没有美国选民对他们看好。而川普总统的横空出世,虽然作为“政治新人”,但他的坚持、信仰在美国民间的影响力无比之大,从昨日的130万人上街游行、以及此前7300万人明确表示可以出场挺川就可以看出,川普总统在美国的民意支持是多么的高。川普总统当时也感动的不禁流出了泪水。

川普总统就像是第二个美国国父汉密尔顿,他像是10美元的继承人。他坚定的执行自己的信仰,与极左实力缠斗。从未退缩。从修墙开始,无数的主流媒体对其进行质疑,而不擅长思考的一部分人,根据主流媒体人云亦云也反对川普总统。但他在四年前的选举中所有的承诺,均一一兑现。美国国力得到了大幅度恢复,国内的制造业空心问题已经开始解决,并且制造业终于步入正轨;美国的经济再度发达,避免了近在咫尺的大萧条,绕过了国际极左的资本势力影响;美国变得空前强大。由此看来,说到做到的性格、坚定不移的信仰,川普总统与国父汉密尔顿何其相似。

相信不久后,美国的右派可以在川普总统的带领下,阔别几十年之久后,终于能重新参加美国的正常政治。极左媒体背后的“大佬”们,可能会因为这一次的失利,而迅速的与中共切割、与全世界极左切割。任何一个精明的极左支持者商人都可能会嗅到这一次的末日。一部分主流媒体会困兽犹斗,他们坚持对川普总统的诋毁。而另一部分媒体则迅速转向,嗅到了新时代的气息,开始吹捧川普总统。总之,就如同基督教徒预言的那样,上帝借川普总统,来解救美国。上帝爱着美利坚。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AmazingGrace
3 月 之前

知识点:在美国的货币上,100美元和50美元是最伟大的美国国父华盛顿,10美元是右派汉密尔顿,2美元是托马斯杰斐逊。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1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