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内新闻/校对:天蓝色 独角色

父亲从来都没有为自己活过,我甚至都不知道我父亲想要过什么?对于他来说,挣钱!挣钱!养家!养家!就是他的人生。

我都没有问过我的父亲出生在哪里,父亲也未曾跟我提起过。父亲倒是经常跟我讲,小时候他很调皮,上了三天学,因为先天性心脏病,就被学校劝退了。所以说我的父亲没有文化,是个标准的文盲。不过,因为后来一直做生意,他的算术很好,不用算盘,不用计算机,张口就来。 父亲在同村人的眼里,是个有点憨的大老粗,一身力气。 村里组织上河工,父亲总是很卖力气,因为我父亲禁不住村书记夸奖。我知道他是拿我父亲当榜样了,让其他人都学我父亲一样卖力气。印象中,老家的墙壁上贴满了村里发给父亲的奖状。

父亲上一天河工一毛二分钱,比别人多两分钱。母亲在家做一些裁缝活,带着我们姊妹仨,养了一头三百多斤的大黑猪,那一年,卖了125块。母亲念过书,俄小毕业,有点强势,总是不服输。经常说一句话。“堂堂男子汉!不如小鸡下个蛋。”因为那会儿鸡蛋卖一毛钱一个。所以很快在我母亲的催促下,举家搬到了我们这边的县城。

因为县城里没有房,用卖猪的钱买了一艘四吨的水泥船,搭上棚子,五口人就此住下,这就是我记忆中的第二个家。

来到县城,得有谋生的手艺。不知道哪一天,我的父亲就学会了修自行车。那会儿补胎一毛钱一个,父亲很开心,因为补一个就和他在乡下干一天的活挣的一样多。

我不记得他们生意不好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但我记得有一天晚上父亲母亲非常非常开心,欢呼雀跃那种,因为他们那一天挣了26块5毛,我当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大姐到了上学的年纪,送到了外公家,家的旁边就是学校。

天越来越冷,冷的我伸不出双手,父亲敲开盆里结了一半的冰水,还在给车补胎,每次修完车总是把我搂着怀里。父亲对我很疼爱,可能我是男孩的原因,一直把我带在身边。

1989年,来到县城已经第五个年头,生活已经有了很大改善,四吨的小船换了12吨。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学会了换锅底。我也上了三年的幼儿园,老师不让我毕业,说我调皮,不合格,得再上一年。长大后才知道,老师到我父亲那修车、换锅底都不要钱,我毕业了,她就不能再免费了。

父亲虽然不识字,但他知道读书对我们的重要性,他总对我们姊妹说,你们要好好念书,不管念到哪里,要花多少钱,他都愿意,哪怕砸锅卖铁。

也是这一年的夏天,父亲的整个摊位,因为一个省里的领导要到我们这个县城视察,被工商所的黑狗队(城管队的前生)全部没收,倒入了洪泽湖里。辛辛苦苦积攒下来了一切,化为乌有,但这不是最重要的……

外公家那边人,带话给我父亲,让他赶快回去一趟,父亲骑着车带着我,我一直按着铃铛,父亲留着泪,流泪就是哭,哭应该有声音,父亲没有,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问爸爸你怎么流眼泪了,爸爸说:“你大姐走了,等会你到家,看到你妈,让她不要哭,不要难过……”

45公里的路,父亲带着我没停留一次。

+8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victorymine1
2 月 之前

居然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希望还有下文。

0
SeastLee
2 月 之前

还有没有下文?

0
hc2255
2 月 之前

故事感动了我,尤其89年是中国人都不会忘记

0

wenwu

11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