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时代的缩影——外公和母亲

内新闻:背靠背
校对:老白

右派
外公是一名教师,1957年因发表个人意见被打成右派下放农村。自从外公发配农场劳作,妈妈跟着外公到农场,从小放羊,看羊,跟羊打交道。有一次外公吃坏肚子,疼的爬不起来,母亲哭着,喊着四处找人,好不容易才把外公给救回来。
外公偷偷在果树底下种一点点花生,晚上偷偷踩单车带花生回家给孩子们吃,礼拜六礼拜天偷偷吃,并叮嘱:“吃,不要到外面吃啊!不然爸爸给别人说了。”偷偷种花生,那个时代中共不允许搞自由,太苦了。

文化大革命期间,外公由于被定义为地、富、反、坏、右(即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右派分子),1970年又再次下放农村劳作,中共一有运动外公首先被逮起来。外婆生病卧床不起,没钱,没有药,外公在农场劳作不让回家,山上采点草药,舅舅从镇上徒步去农场拿草药,听闻村里土狗特别多,经常被追赶,一个小孩,长途跋涉,波折坎坷。

知青
由于家庭原因,1969年母亲代表家里,作为知青下乡到兵团。早上天天听、读:“万寿无疆!”夜幕降临,打好饭,站在操场,一边吃一边听广播,老三篇背呀读呀。如果你背不出来,要被抓。

母亲离开农场进入工厂。母亲有了身孕,怀孕期间,天天干工,推车拉送煤球,还要去太阳底下捡煤块,一个人推一部车,没人帮忙。
医生大呼:“你怎么那么快!”
母亲说:“我也不知道啊,我们卫生所叫我来的。干到生啊。”
医生说:“也可以,就是难养了。”
结果七个多月,在农垦医院,早产儿呱呱坠地。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11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