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贩毒集团在墨西哥暗中活动,助长了美国的毒品危机

翻译:康州农场-Feiyi

校对:康州农场-蜗牛先生

审核:康州农场-Truemanman

Chinese 'cartels' quietly operating in Mexico, aiding US drug crisis | Fox  News

下一届美国政府将不得不对抗日益增长的、每年夺走越来越多的美国人的生命的贩毒行动

从武汉工业中心不起眼的建筑,穿过波涛汹涌的大海,到墨西哥中心尘土飞扬的帐篷超级实验室, 然后穿过参差不齐的西南边境,像一颗狂野的炸弹一样穿过美国的每一个缝隙, 中共国毒枭和贩毒集团在南部边境的日益增多正在杀害数量空前的美国人。

据多名驻墨西哥的安全和情报专业人士称,大部分致命的工作是由“Los 郑”帮派执行的,他们被认为是“墨西哥最大的芬太尼和甲基苯丙胺贩运团伙”。

根据福克斯新闻独家获得的安全公司堡垒风险管理(Fortress Risk Management)的情报发现,郑氏家族通过看似合法的空壳公司运作,这些空壳公司在墨西哥提供兽医服务、服装销售、临床实验室和计算机系统维护。他们利用墨西哥的拉萨罗卡德纳斯(Lazaro Cardenas)、米却肯(Michoacan)、曼萨尼约科利马(Manzanillo Colima)和加州恩塞纳达巴哈(Ensenada Baja)港口,在墨西哥实现产品的商业化。

FILE PHOTO - Soldiers stand guard in front of a modified and armored truck as it is displayed to the media at a military base in Reynosa, in the Mexican state of Tamaulipas June 5, 2011. Soldiers seized a couple of modified and armored trucks at a warehouse in the municipality of Camargo during a patrol on Saturday, local media reported. According to the military, the vehicles were used by the CDG (Gulf Cartel) to transport drugs and hitmen.

堡垒风险管理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李•奥顿解释说:“他们与墨西哥海关当局以及锡那罗亚(Sinaloa)和哈利斯科新世代(Jalisco Nueva Generacion)贩毒集团成员有合作。” “毒品一旦进入该国,就通过哈利斯科州、纳亚里特州、锡那罗亚州和索诺拉州的飞机和陆地运输到美国。”

今年6月在俄亥俄州,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认定四个中国人和一个实体按照《外国麻醉品要犯指定法》(Kingpin Act) ”促进支付购买芬太尼的类似物或其他受控物质, 包括合成大麻素或卡西酮, 效力于郑氏毒品走私组织(DTO) – 此组织因其在哥伦比亚和墨西哥的活动而闻名,头目是据称是中国合成阿片类药物走私者郑富京(音译)。

37岁的郑富京,别名戈登·金,和他的64岁的父亲郑光华(音译),两人均住在上海,在2018年被美国指控“阴谋制造和分发受控物质, 密谋将受管制物质进口到美国, 经营一个持续犯罪的企业, 并进行洗钱和其他罪行。”尽管最近逮捕了一些人,但据说郑的行动只在蜿蜒的边境两边激增。

墨西哥前执法人员兼麻醉品专家,埃德·卡尔德隆(Ed Calderon)表示,与郑相关的企业正在不断发展,并且有主要的,次要的和后备的协助者负责逮捕任何人员。

不仅仅是中共国毒枭和墨西哥贩毒集团在增加他们的利润。

卡尔德龙断言:“你不能把任何东西带进这个国家,而不给钱。”  “有很多‘中间人’和被派往这些入境口岸的警卫也从中国赚了一大笔钱。”

专家们强调,这是一台运转良好的机器,每个玩家都有自己独特的角色和。据称,在墨西哥境内由中国主导的洗钱程序,正在加速毒品的增长和流动。这种毒品最初是作为麻醉剂和止痛药开发的,药效比海洛因强100倍。

然而,在像Los Zheng这样的案例中,合法的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被用作“门面”,或者模糊合法和非法任务之间的界限。

虽然墨西哥贩毒集团最近提高了自己生产芬太尼相关产品质量水准,但大多数墨西哥贩毒集团的前体化学品仍依赖中国同行,并仍是其最大的黑市客户。

因此,在中共国,未经加工但易于加工和转化的芬太尼价格约为每磅2,000美元,其相对便宜的价格使贩毒集团在将产品散布到美国街头时非常有利可图。

“在过去的12年里,中共国犯罪组织已经成为贩毒集团的骨干,他们向贩毒集团提供化学品,并在北美和欧洲将数百亿美元的利润洗干净,” 理查德希金斯,《备忘录:二十年卧底深州,为美国优先而战》的作者(HTG有限责任公司总裁,该公司是一家战略安全和信息战咨询公司,曾在国家安全委员会担任战略规划主管)说“南北边境的中共国组织的犯罪分子非常老练地使用微信和其他形式的加密通信。”

根据美国缉毒局(DEA),墨西哥和中国“是芬太尼和芬太尼相关物质直接贩运到美国的主要来源国。”

A police officer in Oklahoma was administered an opioid overdose drug last week after he was exposed to fentanyl following a drug bust.

DEA继续锁定锡那罗亚和新一代哈利斯科(CJNG)贩毒集团作为主要罪魁祸首。他们负责从墨西哥掠夺芬太尼到美国,通过“墨西哥连接加州和亚利桑那州的走廊, 表明通过这些相关区域的毒品需要得到这些组织的批准。”

此外,有记录显示,涉及非法网络的中共国公民从墨西哥南部边境恰帕斯州的Frontera Corozal进入塔帕楚拉,那里有一个规模可观的华人社区,然后乘火车穿过洛斯齐塔斯控制的领土到达大西洋海岸。还有一些人直接从亚洲进入墨西哥太平洋沿岸,途经墨西哥哈利斯科州的巴亚尔塔港、科利马州的曼萨尼约和马萨特兰州的科亚坎等港口,或者直接乘飞机抵达墨西哥城。

但在过去两年中,由于美国和墨西哥当局开展联合行动,相关缉获案件的数量一直在稳步下降。

比如,墨西哥海军在运往锡那罗亚贩毒集团墨西哥旗舰库利亚坎的途中截获了25吨多的中共国芬太尼-去年8月,政府声称仅在2019年就在凤凰城和亚利桑那州截获了100多万芬太尼药片。

Border Patrol agent Justin Castrejon speaks in front of newly replaced border wall sections Thursday, Sept. 24, 2020, near Tecate, Calif. Top Trump administration officials will visit South Texas five days before Election Day to announce they have completed 400 miles of U.S.-Mexico border wall, attempting to show progress on perhaps the president's best-known campaign promise four years ago. But most of the wall went up in areas that already had smaller barriers. (AP Photo/Gregory Bull)

除了郑五个月前被捕外,近年来,美国国内还因中国人参与毒品走私交易而逮捕了许多人。

上个月,六名中共国公民被控与一起阴谋有关,据称在过去12年里,该阴谋从美国领土向拉丁美洲转移毒品资金,获利超过3000万美元,根据美国司法部(DOJ)的说法,该计划涉及向卧底线人、加密货币交易所行贿的复杂操作,以及伪造身份和假美国护照的长期阴谋。

今年6月,中共国公民吴学勇因与拉丁美洲,墨西哥和弗吉尼亚州的组织合作,洗钱超过400万美元的毒品而认罪。今年3月,中共国公民甘先兵(音译)在芝加哥被判有罪,因其从国内银行账户洗钱总计超过50万美元的毒品资金,并汇给墨西哥的贩毒团伙。

2007年,墨西哥籍华裔商人叶甘. 真利(音译)“涉嫌从亚洲向墨西哥走私易制毒化学品”,成为首批受到铁拳制裁的人之一。虽然同时得到墨西哥政府的许可进口化学物质以满足墨西哥制药公司的合法需求, 他在马里兰被联邦当局逮捕, 被控非法交易虹吸冰毒到美国, 数百万现金在南部的家中被查收。甘一直坚称自己无罪,并于2016年被引渡到墨西哥。

但观察人士强调,自那以来,这两个主要机构之间的此类犯罪活动,只是在巨额现金奖励的名义下,变得更加深入和复杂。

卡尔德隆强调,走私和包装技术近年来也有所进步,贩毒集团在“压制药片”技术上投入巨资,从掺有芬太尼的大麻或海洛因转向常规的药瓶和标签。这些可以很容易地越过边境运输,这些可以很容易地越过边境运输,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出售给美国方面寻求有羟考酮门路的人。

事实上,这使得这种合成药物尤其致命,只撒在假药上的一点点就可能是致命的,更不用说会让人上瘾了。

今年早些时候冠状病毒的突然袭击给非法制药业带来了最初的打击,导致供应链,以及关键化学品从疫情中心武汉到墨西哥的贩毒同行的物流瘫痪。情报收集表明,它没有花很长时间就适应和调整了商业模式,改变生产机制。

专家指出,随着这场持续的卫生大流行带来前所未有的经济压力,对药物的需求只会飙升,并加剧了阿片类药物过量危机。就在3年前,川普总统将这场危机视为“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发布的初步估计,在2020年前三个月,与去年同期相比,药物过量致死人数上升了10%。

此外,去年,根据疾病控制中心(CDC)的数据,超过72000名美国人死于吸毒过量, 其中“2019年1月至6月,在24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非法制造的芬太尼、海洛因、可卡因或甲基苯丙胺(单独或联合)使用导致近85%的药物过量死亡。”

预计2020全年,这一数字将远远超过7.2万。这类死亡原因每年都在增加,几乎是2010年38,300人死亡数字的两倍。

美国官方一直坚称,中国共产党在其地盘内的非法产业中既没有共谋,也没有被宣布有罪,但有些人怀疑,没有一寸贸易是中国领导层没有某种形式的接触或监督的。

“作为中共不受限制战争模式的一部分,他们利用在毒品生意中的作用不断增强在对抗美国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他们可以赚上数十亿美元,与此同时,还会破坏美国的安全,” 美国缉毒局退休特工德里克·马尔茨(Derek Maltz)声称,“一公斤芬太尼可以导致50万人死亡,所以政府应该关注死亡率,并将其视为严重的国家安全威胁,而不仅仅是一场公共健康危机。”

This undated file photo provided by the U.S. 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s Phoenix Division shows a closeup of fentanyl-laced sky blue pills. (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 via AP, File)

美国缉毒部门警告说,随着毒品大流行的持续和需求的不断上升,流入美国的致命毒品洪流只会在未来几个月里继续现代化,数量还会成倍增加,这似乎是即将上任的美国政府要应对的最大国家安全威胁之一。

“毒品现在是全世界大多数恐怖组织的主要资金来源,”希金斯补充说。“追求药品利润。跟着钱走,而不仅仅是毒品。贩毒集团口袋里的钱越少,就意味着化学品和毒品的数量越少,暴力和武器的数量越少,蓝金黄法治的能力也越小。

原文链接:https://www.foxnews.com/world/chinese-cartels-mexico-us-drug-crisis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