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佩奥国务卿在休-休伊特节目的精彩访谈

新闻来源:美国国务院;发布时间:2020年11月12 日

翻译/简评:许先生;校对:Beicy-数学老师;审核:海阔天空;Page:拱卒

简评:

在这次访谈中彭佩奥全面阐述了四年来川普政府对伊朗、中共采取的强硬政策。其中最重要的是关于台湾,他第一次明确地解释,台湾从未是中共国的一部分,而且这是当初里根政府就已经达到的认识,是在此基础上制定了美国迄今已经遵循了三十五年的对两岸政策。彭佩奥国务卿的这一讲话对中共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这意味着美国的对台政策发生了彻底的变化,美国将坚决站在台湾盟友身边对抗中共的霸凌和武力。希望台湾能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外交局面,捍卫台湾珍贵难得的民主自由和法制,而不是慌乱押宝、投机恭贺拜登当选。

原文翻译:

国务卿彭佩奥在休-休伊特节目(The Hugh Hewitt Show)接受休-休伊特的采访

问:国务卿先生,早上好。 很高兴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彭佩奥国务卿:早上好,休。 很高兴参加您的节目。

问:我不会浪费时间去猜测您是否打算会像詹姆斯二世把美国大印章扔进泰晤士河一样将美国大印章扔进波托马克河。 我想谈一谈严肃的事情。

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为他的地下室的办公室量了的窗帘比别的任何人都多,但是很多人正在为您办公室的窗帘量尺寸。 他们中的一些人正在谈论重返《联合全面行动计划》 (JCPOA) 。现在, 这很疯狂。 然后是那笔不成功的交易成了观摩派对里的鬼影。 只要您现在并今后很长时间都是国务卿,您是否会反对与伊朗关系正常化?

彭佩奥国务卿:当然。 与伊朗关系正常化的前提是该政权达到我们对每个国家都期望的基本行为规则。 而今天他们继续发展其导弹计划,以扩大在世界范围内制造恐怖的能力。 他们继续违背承诺,甚至违背《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本身,简直是疯狂。 那是一个神权政治,是窃贼统治。 他们把我们已经支持了四年的伊朗人民那么多的财富和基本的繁荣都摧毁了。重新达成一项协议为伊朗拥有核武器而扫清道路,让他们能恐吓整个世界,这种想法太疯狂了。

问:这么多人花了四年时间来妖魔化川普总统,其中很多人也妖魔化了您,却不对伊朗政权说一句坏话。我知道您对国际关系的思考颇多。 您觉得那是为什么? 他们为什么想不明白? 您是否想过是什么心理让美国左派人士不肯谴责一个残酷、野蛮的政权?

彭佩奥国务卿:还要加上反犹主义,还有那种不停的想夭折我们在整个中东地区积累了四年的基本认识。 不,我也想不明白。 当奥巴马、拜登政府加入《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并使伊朗成为其中东外交政策的关键时,我就无法理解, 如果再恢复同样政策简直是疯狂。 你看,我们已经把局面形成了,我们对他们实施了制裁,加大了他们扩张恐怖政权的难度,我们明确表示他们不能获得核武器。 绝对不可能让他们重新恢复威慑力。

然后,我们在整个中东建立了一系列战略联盟,带来了许多好处,当然包括《亚伯拉罕协定》。在过去的二十五年里,我们第一次让许多国家承认了这样一个简单的事实: 以色列有存在的权利。

所以,我想不出一个理由。 休,我还记得当初辩论时的说法,不是《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就是战争。 那就是奥巴马、拜登政府重复了两年半的口头禅。 现在没有了《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您可以看到,今天的中东比川普总统刚入职时更加稳定。

问:国务卿先生,《亚伯拉罕协议》能否蓬勃发展,不仅持续四年,还要持续四十年甚至更长?

彭佩奥国务卿:根本的变化是,川普总统以他的保守现实主义为信念做出了一些简洁的决定,对吧? 耶路撒冷事实上是以色列的首都,戈兰高地事实上在该国之内,建立居民点本身并不非法。这些基本理解再加上向海湾国家说明,采取一个承认以色列的外交政策你会过得更好。这是人类发展的方向, 这也是中东发展的方向。

川普总统取消了这样一个观念,即如果不解决以巴问题,就无法增强中东的稳定、安全与繁荣。 这个观念现在不见了,没有人会再相信这一点。 我认为这与我们对伊朗的施压密切相关。 如果您破坏了这种压力,或者破坏了海湾国家对美国作为中东和平伙伴的信心,那么我们将进入一个非常漫长的困难时期。

美国虚拟伊朗大使馆 采访MSNBC的休-休伊特。

问:国务卿先生,现在,我想谈谈中国共产党以及您和川普总统已明确表达和捍卫的保守现实主义。 我们是否会在短期内,12月和1月份对华为等实体实施更多制裁?

彭佩奥国务卿:我不想抢先说出总统将要做出什么决定,但是我们毋庸置疑会对中国共产党的威胁有所作为。 所以会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国务院会有工作要做,财政部也有要做的事情。 我相信白宫也会做出决定,每一项决定都是为了继续努力,这是历史性的。总统已经意识到,屈膝、安抚中国,允许他们在每一套国际规则里都得以例外会使美国的工作和繁荣面临风险。我们从贸易开始,然后延伸到如华为、中兴等电信和基础设施领域。

我们所做的工作是为了确立这样一个中心思想,即美国的信息流一旦要经过某些电信基础设施,我们就应该知道是谁在接触它,而接触的人不能是中共国军事机构的一部分。 我们称其为”清洁网络”。 我们现在已有50个国家,50个国家啊,休,居然还没人承认我们能与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打交道。已经有50个国家表示了,是的,我们同意你们美国是对的,我们不想在我们的电信系统中含有中共国的基础设施。 到目前为止,这些都是我们已经取得的成就。只要美国人民继续给我们许可以及做到这一点的能力和权力,我们将继续这样做。

问:国务卿先生,当我在兰利采访您时,您是该机构的主管,当我在福吉谷底采访您时,您是国务卿,您两次都表示我们对台湾的承诺很明确,并会继续持续。 我知道您一直在与民主党人交谈。 您是否认为这是中共必须面对的两党承诺? 因为中共里面最激进的力量疯狂地认为在必要时应武力夺回台湾。

彭佩奥国务卿:嗯,休,记住,在我们的讨论中语言的正确使用从来都很重要。 台湾从来不是中共国的一部分,当初里根政府所做的工作就是认识到这一点,并制定了美国迄今已经遵循了三十五年的政策,并且两党政府都是这样做的。 所以我认为这事实上是两党的共识。 我认为这里的中心认识是,这正是民主的模式,即应该让中共国大陆遵守他们对生活在台湾的人民曾经作出过的许诺。我认为这是两党都可以同意的。

而且我希望,只要中国和台湾人还没有自己找到出路,这种情况将持续下去。 我们应该兑现已经作出的承诺,而且我们还有一系列义务。 您已经看到了有关向台湾出售武器以增强其防御能力的公告。 坦率地说,所有这些事情都是为了履行对中国和台湾人民所作的承诺。

问:国务卿先生,那帮人,那帮外交政策建制派的人,正如我所说过的,正在到处量窗帘的尺寸呢。 不过,我想知道,他们是否看到中共的现金甚至渗透了他们的一些机构?如果华盛顿的努力消减了,各州的总检察长能否继续努力找出有哪些机构被中共现金渗透了?

彭佩奥国务卿:休,你说的对,有很多工作要做。 我希望能在国家层次上继续完成。 我们已经做的是反击孔子学院,反击统一战线,反击中国共产党从根本上渗透并影响美国的努力。 我们已经赶走了在休斯敦活动的间谍,我们使他们的宣传机构如不注册为外国特工就在美国难以运作,所有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但是,是的,所有美国的州长,市议员,学校董事会领导人都需要了解,中国共产党会以他们想不到的方式利用他们。 他们需要了解这些风险。 他们需要确定资金流向何处。 他们需要确保如果有钱,他们知道钱的来源、目的是什么,并充分了解接受中国共产党或其附属机构的钱的代价是什么。

问:川普总统的第一个任期对内是以司法任命为标记,而对外则是以对中共的清晰对策为标记。 里根总统曾著名地警告说,树林里有只熊, 您和川普总统则一直在说天上有条龙。 那帮人知道吗?

彭佩奥国务卿:越来越近了,休。 现在仍然有怀疑者,仍然有一些人想通过交易一点业务、一些看似明显的市场来换取美国国家安全。 他们没有接受身为领导附带的责任,即意识到可能会有短期成本,有些企业可能会因为随之而来的风险而无法在中共国境内开展业务。

但是觉醒已经开始。 我谈到了风向的转变,我在世界各地都看到了这一趋势。 自1970年代初期以来,很长一段时间世界一直拒看到中国共产党向美国展露出的真实面目。 我们现在可以在欧洲看到,可以在非洲看到,也可以在东南亚看到。 这些国家已经认识到中国共产党对本国构成的威胁。 我认为,华盛顿的外交政策建制派越来越多地接受了川普总统很早就知道的事情,就是我们有责任向美国人民确保中国共产党不会继续抢劫我们,偷走我们的东西,并给美国带来安全风险。

问:宗教自由对您很重要,但奥巴马、拜登政府不关心。 您是否相信未来的政府是否会承担起这一责任,特别是对于维吾尔人的困境? 您是否认为现在已经上了所有人的议事日程?

彭佩奥国务卿:这是势在必行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人们通常以为民主党政府对人权和人类状况比对其他一些事情更为看重。 本届政府和川普总统对此非常重视。 宗教自由一直是国务院四年领导的标志。 我们举行这些大型聚会,这是国务院有史以来最大的人权聚会。 我们称他们为“部长级”的,将来自世界各地的宗教领袖带到美国。 他们真的是光荣的聚会。

维吾尔族的困境,中共国西部这些人的困境,其中某些情形正像全世界都知道的1930年代欧洲发生的事情一样,这些都是威权政权为压制见解而做的事情,他们试图消除人性的核心本质。 我希望每一位政府和每一位领导人,无论是在非政府组织中工作的,还是在美国政府内部工作的,或者正在考虑在中共国境内开展业务的企业,都格外小心。 我们不能做任何会帮助中国共产党继续破坏中共国西部的人道环境的事情。

问:国务卿先生,还有两个问题。 奥巴马·拜登时代的所谓“枢纽”是夸夸其谈,并没有成为现实。 您和总统做成的“四国联盟”(Quad)才是真实的。 但是否已经坚固到可以形成跨越一代人或更久的超极结构?

彭佩奥国务卿:是的,而且是不仅是美国,澳大利亚人、日本人、印度人都付出了艰辛的努力。我们都认识到,如果我们在南中国海,在印度洋共同努力,以四大民主国家可以继续的方式开展工作,我们将建立一套共同的理解,从而为该地区的旅行、航行,所有美国关心的事情提供安全。

问:最后,您,奥布赖恩大使,莱特希泽大使,还有您都认证了数十名甚至是数百名年轻的国家安全专业人员。 我希望硅谷和其他地方都可以招募他们。您是否能够跟他们保持联系不让他们完全走散?

彭佩奥国务卿:休,我相信川普总统提出的思想,即基于我们立宪基础的现实主义的核心概念将会继续下去。 所以我认为,已经团聚在一起的为美国人民增强安全和繁荣的团队将会继续存在。 而且我不认为对世界的这种理解会消失。

问:彭佩奥国务卿,谢谢您参加我们今天上午的节目,祝您好运。如果我在感恩节前不再跟您通话,也祝您感恩节快乐。

谢谢你,休,再见。

原文链接

点击阅读英喜庄园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点击观看英喜庄园在G-TV的精彩视频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点击spark adobe版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1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