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单显猫腻:拜登癌慈基金如貔貅

11月14日,据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报道,联邦纳税申报显示,乔·拜登(Joe Biden)发起的癌症慈善基金会把大部分善款用于发工资,而在支持相关研究上的开销为零。

2017年,前副总统乔·拜登和他的妻子吉尔·拜登(Jill Biden)共同发起了拜登癌症计划(Biden Cancer Initiative),其国税(Internal Revenue Service,简称IRS)使命陈述中宣称,该基金旨在“发展和推动加速解决癌症预防、检测、诊断、研究和关怀,以及减少误诊等课题”,但前两年没有资助过任何研究,支付给其雇佣的前华府公务员们的薪水倒是高达几百万美元。

该基金会在2017和2018两个财年共计募得善款4809619美元,其中3070301美元进了工资单。根据最新的联邦税单,总裁格里高利·西蒙(Gregory Simon)在2018财年(2018.7.1-2019.6.30)劲入429850美元。西蒙是前辉瑞(Pfizer)高管,也是一名长期为卫生保健行业游说的说客,在奥巴马执政期间领导了白宫的癌症工作小组,税单显示,他的薪水比2017财年的224539美元翻了近一倍。前奥巴马癌症计划,又称癌症登月计划(Cancer Moonshot Task Force),办公室主任丹妮尔·卡尼沃(Danielle Carnival)在2018年进账258207美元。

税单还显示,2017财年,该基金在会议和差旅费上的支出分别为56738美元和59356美元,下一年,差旅费飙升到了97149美元,而非营利性的会议开销则高达742953美元。但资助金发放项下依然为零。西蒙说过,这个基金的重点不在于发放资助,而是不分经济或文化背景地为所有人寻找加速治疗的办法。

拜登的儿子,布(Beau),在2015年因脑瘤去世,之后身为副总统的拜登掌管了癌症登月计划。离任后,拜登癌症计划力求继续为治疗癌症提供紧急解决方案,这是2017年该基金宣告成立的一份新闻声明中提到的。拜登家族还把大量权威肿瘤专家和名流癌症幸存者拉进了董事会,包括黑眼豆豆乐队(Black Eyed Peas)乐手杰米·戈麦斯(Jimmy Gomez,艺名 Taboo)。

仅仅两年之后,为了参选美国总统,拜登夫妇从该基金会辞职,基金的运营也就“暂停”了。尽管这个组织的国税登记依然有效,但西蒙在2019年7月的一次采访中表示,没了拜登夫妇坐镇,这个基金不吃香了。他告诉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简称AP)记者,“为了坚持到底,我们尽力了,但我们维持得越来越艰难。”

评:拜登的贪婪,从其基金会的“红会化“运作中可见一斑——只进不出,无本万利。如果这样的人当选美国总统,和中共狼狈为奸,盗穿地心不是梦。此次大选关乎全人类命运绝非危言耸听。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萌萌的朋克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1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