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法律团队有备而来策略高明

图片来源:译者合成

美国网络政治新闻杂志《美国思想家》刊发记者詹姆斯.V.德隆(James V. Delong)对川普总统竞选团队发起的针对宾夕法尼亚州的法律诉讼给予高度评价,称其为出类拔萃的法律杰作。

这项诉讼是直接面向联邦法院而非州立法院。诉讼要义主要是针对州政府行为,特别是在统计数十万的邮寄选票时将共和党监票员排除在外的行为,控告其违反联邦宪法要求。

乍一看会觉得非常浅显,没什么了不起,但其精妙考量却是常人所不知的。这次诉讼的焦点和关键是将诉讼案件的最终裁决权从有带政治倾向性的宾州法院转移到联邦法院。

显而易见,州法律要求由执政党(宾州现任执政党为民主党)提名的非选举委员会来秘密统计所有选票,那么采用联邦宪法他们(民主党)还能有什么机会搞猫腻?

正如一位哈佛的宪法研究老教授所说的那样,“提出问题即是回答问题。”此次川普团队的上诉可以提出很多有关违宪的问题:如平等保护,正当程序,特权及豁免等等。的确,类似的先例在最高法院堆叠如山,包括那一长串的关于一人一票决定大选的强有力的陈述。

甚至已故大法官金斯伯格(Ginsburg)对于支持这类的法律诉讼也会有困难,她之前从未遇过任何她不能支持的激进观点。

鉴于这个框架,布什与戈尔的那次历史性大选裁决会起到有用参考但不是最重要的。当时最核心的问题是佛罗里达州最高法院假装阐述本州法律,而按法律惯例美国最高法院必须推迟州法院的各种决定,即使佛罗里达州法院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制订新的法律并无耻地任意改变想法。

美国最高法院对于布什与戈尔大选结局的裁决因某些原因导致决定含糊不清,裁决语焉不详,态度摇摆不定,因为他们不想造成大众对陪审员公正廉洁的质疑。(工会很强大)仅三位大法官断然一致裁决佛罗里达州法院与其立法机构产生矛盾,那是行不通的。四位大法官离席放弃了一场不透明的辩论。

学术界有朋友表示,这种混乱的结局是因激进的法学专家对此裁决不屑一顾并以不相关而驳回所导致。

而川普这次宾州的案子并无那种州对联邦的法律互动复杂性,因为它正如被指出的那样,该案已超出了州法律管辖范围,而应根椐大量的美国最高法院关于投票重要性的案例来裁决。

这项指控有很多可以支持其主要指控的证据。许多欺诈行为的例证被引用,而这会为主要指控增添可信度。同时也必不可少地列举了重要事实情况—那些(共和党监票员)被驱离现场的情况不仅发生了,而且后果很严重,因为成千上万的选票被秘密而不公开地统计着。

透过新闻报道,不难发现类似地指控正在其他摇摆州展开,或许我们正在目睹广泛的选举腐败。乔.拜登居然公开声称民主党正在安排历史上最大的投票欺诈,但今天看起来正确的生存法则就是当一个人说要欺骗你的时候,你反而选择更相信他。

相信一大批案子在三周之内会陆续提交到最高法院的。

最高法院在布什对戈尔大选裁决案例中吃过苦头后(尽管最后判定的结局是正确的),法律界每个人都会假设大法官不会把自己置身于颠覆总统大选表面结果的局面中。这种假设使得民主党致力于刻意制造这种潮流效应,但是相信川普总统的律师们会更加技胜一筹。大法官们除了对大选做出裁决可能也无计可施,不管怎样,都会被拖进对媒体宣称的结局颠覆或大规模欺诈认可的最终局面。

法院的正当性会继续存续,甚至会因对初始结果逆转的认真解释而得到增强。但不会因为对于明显欺诈的认可去狡辩而存续。如果川普的律师能将案子证据做实,最高法院一定会做出正确的裁决(川普胜选)。

如林肯所言:“我们不能逃避历史,无论荣耀还是蒙羞,我们会被铭记,直至子孙万代。”

原文链接

翻译:DL
校对:人间四月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1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