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总统主导的国防部高层的人事变动引发猜测

图片来自:blogs.va.gov

根据“雅虎新闻”(News Yahoo)11月13日报道,一系列突如其来的人事变动,将川普的忠实拥护者安排在国防部的关键岗位上,引发了在其总统任期的最后几天计划采取戏剧性行动的传闻,但一些前国家安全官员认为这更像是一个即将离任的政府的混乱的最后几天。

川普周一用一条推文 “终止 “了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的职务,将国家反恐中心负责人、退役陆军特种部队上校克里斯-米勒( Chris Miller)以代理身份调任五角大楼最高职务。另有三名五角大楼官员在第二天辞职。他们的接替者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因为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缺乏经验,在另一些情况下,他们的政治观点具有煽动性。但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空军部长的黛博拉·李·詹姆斯(Deborah Lee James)认为,这些变化与其说是川普的邪恶计划造成的,不如说是总统想要报复那些他认为阻碍了其政策实施的人。

辞职的人包括该部门两个最高职位者。退役的副海军上将约瑟夫·克南(Joseph Kernan)辞去了负责情报与安全的国防部副部长一职,而詹姆斯·安德森(James Anderson)则辞去了负责政策的代理国防部副部长一职。

川普任命埃兹拉·科恩-沃特尼克(Ezra Cohen-Watnick)接替克南担任代理副部长,此人是一名有争议的前国防情报局官员,与川普的首任国家安全顾问、退役陆军中将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关系密切。2017年初,弗林让科恩-沃特尼克进入了国家安全委员会,但当退休陆军中将H.R.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接替弗林后,他解雇了科恩-沃特尼克。

为了取代安德森(Anderson),米勒任命了另一位有争议的人物,退休陆军准将安东尼·塔塔(Anthony Tata)。塔塔此前一直担任负责政策事务的副部长。由于他的任何职位都没有得到参议院的确认,他现在正式地“履行着”负责政策的副部长的职责。塔塔曾在推特中发表了仇视伊斯兰言论,称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是“恐怖分子”,他随后删除了这些推文,并对此表示遗憾。

埃斯珀的幕僚长珍·斯图尔特(Jen Stewart)也于周二辞职。斯图尔特此前曾为一系列共和党国会议员效力。米勒任命代理办公厅主任卡什·帕特尔(Kash Patel)接替米勒。帕特尔是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以散布阴谋论和“深层政府”言论而闻名。帕特尔负责撰写了一份有争议的备忘录,指责联邦官员在调查俄罗斯和特朗普总统竞选活动之间的联系时存在偏见。帕特尔还曾经为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前主席、共和党加州众议员德文-努内斯(Devin Nunes)工作。

另一位川普的忠实支持者迈克尔·埃利斯(Michael Ellis)本周离开了白宫,被任命为国家安全局新任总顾问。这个职位自二月以来就一直空缺。据报道,埃利斯和科恩-沃特尼克( Cohen-Watnick)是向努内斯提供情报的白宫人员,这些情报显示,美国情报机构在监听川普2016年总统竞选活动中接触的外国官员时,发现了他们的监听。

除了这些人员变动,五角大楼还宣布,曾主张美军尽快从阿富汗撤军的退役陆军上校道格拉斯-麦克格雷戈(Douglas Macgregor)将加入米勒的团队,担任高级顾问。上世纪90年代,麦克格雷戈在陆军军官圈子里获得了偶像派的声誉,尽管他脾气暴躁。近年来,他将自己重塑为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支持川普的代言人。今年夏天,川普提名他担任美国驻德国大使,在麦格雷戈发表了一系列仇视伊斯兰教和种族主义言论后,这一选择遭到了广泛批评。国防部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麦克格雷戈先生数十年的军事经验将被用来协助继续执行总统的国家安全优先事项”。

综上所述,国防部高层的人事变动引发了人们的猜测,认为川普做出这些变动是为了服务于一个迄今为止的隐秘议程。长期担任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主席的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s)曾在多届共和党政府中任职。周四,他把其他人表达的许多担忧集中在一条推特上。哈斯表示,川普可能进行了他的 “五角大楼清洗”,以安置那些从阿富汗、德国或韩国 “进行不负责任的撤军 “的人,或对伊朗进行 “冒险行动”,或为俄罗斯或土耳其 “做一些事情”。哈斯最后的理论是,川普可能想让效忠他的人执行命令,让美国军队“承担国内安全角色”。

这些担忧在国家安全界非常普遍。一名国会工作人员表示:“肯定在酝酿某种事情……令人反感,以至于他们需要尽可能多的边缘意识形态分子。”他补充说,情报内部人士“怀疑这一切都是为了对伊朗采取行动。” 这名工作人员表示,令人担心的是,川普的政府将以“对美国人员或设施构成未指明的威胁”为借口,“不顾情报的真假”对伊朗发动攻击。

华盛顿民主党议员、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也发出了警告。”如果这是一个趋势的开始–总统要么解雇或迫使国家安全专业人员离开,让更忠于他的人取而代之–那么接下来的70天充其量是不稳定的,在最坏的情况下简直是危险的,”他在周三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

但共和党观察人士对这一猜测表示怀疑。一名前共和党五角大楼官员表示,那些寻找人事变动背后秘密议程的人,“对人事变动进行了过多解读”。“这里什么也没有。” 一名前川普政府安全官员同样不以为然。那位前官员说,埃斯珀公开反对使用现役部队平息抗议活动的做法激怒了川普,他的下台 “酝酿已久”,并成为其他离职人员的催化剂。”其他人只是因此而辞职。” 这位前共和党五角大楼官员还说,”乔-克南(Joe Kernan)已经准备好退休”,并且已经计划了 “一段时间”。同样,这位川普政府的前安全官员说,埃利斯转投国家安全局已经酝酿了大约五个月。

安德森是一名前海军陆战队情报官员,在乔治-W-布什总统任期内曾在国防部担任过多个职位,随后在军事学术机构担任过一系列工作,他之所以离开是因为他 “受够了废话”,这位前共和党五角大楼官员说。

这位前川普安全官员说,川普进行人事变动是为了在政府换届前平息对伊朗采取某种形式行动的官僚阻力,这是“一派胡言”。 这位前特朗普政府安全官员称,除了埃斯珀,其他辞职的官员都是出于“纯粹的自身利益”而自愿辞职,以便与总统保持一定距离,以提升自己的公众形象。“他们正试图挽回一些信誉,”这位前官员说。“最好现在就离开,因为无论如何他们两个月后都会离开。”

在川普安插被认为是忠诚者之际,人们越来越担心他对国家安全的潜在伤害,因为他既拒绝承认前副总统乔-拜登在总统选举中的明显胜利,又拒绝采取必要的步骤,让拜登的过渡团队为管理政府的挑战做好充分准备。特别是,川普拒绝指示联邦总务署(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署长艾米丽·墨菲(Emily Murphy)释放资金,允许总统大选获胜者的过渡团队获得应有的权限。周四,一封由150多名国家安全专家签署的致墨菲的信被公布,敦促她签署必要的文件。

“推迟过渡期会进一步对我们的国家安全构成严重风险。” 这封信说。Politico网站最先报道了这封信,其签署人包括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的校友,包括川普政府。信中指出,根据9/11委员会的报告, 2000年有争议的大选结束后,过渡工作推迟了36天,导致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任命国家安全职位的工作推迟了6个月,“这让我们的国家更容易受到外国对手的攻击”。

奥巴马政府时期负责中东政策的国防部副助理部长安德鲁·埃克苏姆(Andrew Exum)对过渡期的拖延至今没有造成国家安全危机表示怀疑,因为五角大楼有一个优势,即军官队伍不会随着行政部门的更换而更换。他说,在总统过渡期间,权力平衡暂时从文职领导层向军方,特别是联合参谋部 “转移 “是正常的。

评论:

本文采访的国防部新老官员看起来都是川普的对立派,多数被采访者都对川普在国防部的人士变动持负面看法。个人感觉,这是川普“排干沼泽”行动的一部分。这次大选暴露出的问题,已经远远超越了党派之争,共和党里被CCP渗透的也大有人在。美国面对的主要敌人是CCP,甚至可以说是唯一敌人,美国的战略重点应该是亚太地区,川普及时调整战略方向是正邪之战中争取时间。本文作者严重倾向性的报道,更加证实郭先生说过的信息超限战。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 Alton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1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