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百姓生存现状从信用卡不良率就能看出有多么艰辛

作者:文茗

近日我有个朋友,因为失业导致他的信用卡透支无法还贷,被讨债公司追债。在我们交流过程中我获知他这种现象现在是很普遍的现象。于是乎我查询了这方面的一些资料。

据2020年银行业半年报显示,多数银行信用卡不良率较去年末有较大幅度抬升,银行顺势收紧风控要求,叠加线下消费场景受到冲击,信用卡透支余额增速实则并未放缓。今年前三季度信用卡不良ABS已经发行超过45亿元,而去年全年为57亿元。其中,发行金额最大的一单是建行的“建鑫2020年第四期不良资产支持证券”,金额为4.72亿元。此外招商银行以及今年发力零售端的浦发银行较为积极,分别发行了4单。

而据中共央行发布的《2019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中共国发卡量保持稳步增长,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46亿张,同比增长8.78%;人均持有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0.53张,同比增长约8%。年度新增发卡量最多的为中信银行,新增数量达1626.81万张,相比2018年排名第一的1800万张级别而言有所下降;此外,农行、平安、中行、建行等亦保持了1000万张以上的新增发卡量。累计发卡量方面,突破一亿张大关的5家银行均为国有大行,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和交通银行,发卡张数分别达到1.59亿、1.2亿、1.25亿、1.33亿和1.2亿。根据历史数据推断,股份行中的龙头招商银行累计发卡张数也已过亿。同2018年披露口径相似,招商银行和平安银行两家股份制银行没有披露累计发卡量,而是继续沿用了流通卡数指标。截至2019年年底,两家银行的流通卡数分别为9529.99万张与6032.91万张。由此可见中共国的有多少人因为贷款等各种原因,选择用信用卡在艰难度日。

除了办卡的数量持续增加,透支余额与消费额也在持续减少。《2019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截至2019年末,银行卡授信总额为17.37万亿元,同比增长12.78%;应偿信贷余额7.59万亿元,同比增长10.73%。从增速近四成到两成再到现今的10.73%,三年间中共国信用卡应偿余额的新增正在不断放缓。具体而言,各大银行在透支余额总量上有所增加,其中建行已突破7000亿元大关;但在同比增速方面,各银行则降到了10%左右水平,交通银行甚至出现了负增长。从透支余额占银行个贷规模的比例来看,多家银行信用卡透支(贷款)占个贷比重仍保持稳定,例如光大银行信用卡以38%的占比继续与2018年持平、民生银行信用卡2019年占比为31.56%,与2018年的31.96%的数据相差不大。观察信用卡消费/交易金额,多家银行亦表现不俗,例如以零售业务见长的招商银行,以高达4.35万亿元的年度消费“战绩”继续独占鳌头,平安银行以3.34万亿元紧随其后,而交通银行则从去年的第二把交椅掉落至第5位。实则也反映了中共的银行也在担忧危机造成人们无法偿债危急银行,同时民众的消费能力也在持续减弱。

而与此同时银行不良率却在继续攀升,在上市股份制银行之中,7家披露了信用卡不良率数据,其中浦发银行不良率最高,达到3.31%;民生银行次之,为3.23%。中信银行、华夏银行、平安银行、兴业银行不良率均在2%以上,分别为2.5%、2.44%、2.35%、2.01%。近期高呼“反思零售”的招商银行不良率为1.85%,为股份行中较低水平。另外,不良率增长最高的是浦发银行,上升了1.01个百分点,其次是中信银行和民生银行,分别增长了0.76和0.75个百分点,仅有华夏银行不升反降。相对于大行而言,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普遍攀升势头更猛,6家披露机构超过0.5个百分点。

从招行行长田惠宇在业绩推介会上的讲话:今年不良贷款额比去年末增加了30.53亿元,这里面主要来自零售贷款,尤其是信用卡贷款。今年新生成的不良贷款主要是来自零售,这是招商银行面临的个性问题。由此可见普通民众都在大量的借贷。同时民众消费能力也在持续下滑,今年二季度,银行卡人均消费金额为2.04万元,同比上升0.59%;银行卡卡均消费金额为3291.36元,同比下降7.01%;银行卡笔均消费金额为671.73元,同比下降9.24%。

老百姓消费能力的持续减弱加上银行信用卡坏账率的飙升,印证了我朋友告诉我大量年轻人、中年人(尤其是中产阶级)无力偿还信用卡的现实情况。这世上有几个人愿意欠别人的钱呢,何况是一个国家的,会被归入是新人口限制很多自由呢!这才是中共国中产阶级的现状,可悲可泣!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