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拜登助手曾运作300万美元给亨特·拜登关联公司

多伦多加喜农场 Spirit
校对 文锦 上传 WJ

据《布伦巴特(Brieitbart)》11月12日报道,前副总统乔·拜登的助手运作了300万美元的纳税人资金到一家与亨特·拜登有关的风险投资公司。

彭博社上周报道,高阶银行的高管唐·格雷夫斯(Don Graves)在奥巴马政府期间,曾经为前副总统拜登工作过,负责给拜登提供金融监管方面的建议。长期以来他一直是拜登家族圈内人士。Breitbart新闻撰稿人、政府责任研究所所长彼得·施韦泽在《腐败档案》中披露了格雷夫斯参与了亨特拜登关联的公司的交易。

唐·格雷夫斯与乔·拜登合影 图片来源:williams.edu

2013年12月,亨特·拜登于商业伙伴Archer的公司Rosemont Seneca Technology (RST) Partners和夏威夷战略发展公司(HSDC)各自出资500万美元,投资了一家名为mbloom的专注于夏威夷的风险投资基金。HSDC一半以上的捐款(近300万美元)来自财政部的州小企业信贷计划,这个计划向各州经济发展机构支出超过15亿美元,当时任财政部副助理部长就是格雷夫斯。

格雷夫斯当时作为总统就业和竞争力委员会的执行主任,监督 “小企业信贷计划 “。mbloom从HSDC获得捐款后不久,他就离开了财政部,加入了副总统办公室效忠拜登。此后,两人的个人和职业生活不断交织在一起。格雷夫斯现在是KeyBank的企业责任和社区关系负责人,他还积极为拜登的2020年竞选活动捐款和参与其慈善事业。格雷夫斯利用与与拜登家族的关系获益,损失的是夏威夷州纳税人的钱。

在HSDC与亨特·拜登的公司签订mbloom协议的几个月内,该基金就陷入了丑闻。负责管理该基金的是Arben Kryeziu和Nick Bicanic。Bicanic的个人公司无利润倒闭时,丑闻愈演愈烈。Kryeziu触犯了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规定。HSDC 说是想为 mbloom 提供经济多样化的机会,所以介入希望稳固该基金。

这些说辞不能自圆其说,亨特拜登的商业伙伴Archer在2016年5月因欺诈一个美国原住民部落而被起诉。他和一位商业伙伴密谋利用他们控制的部落债券来推高Code Rebel的股价,Code Rebel也是一家由Kryeziu拥有的技术公司。在起诉之后,RST Partners同意将其在mbloom的股份让给HSDC的投资者。目前仍不清楚亨特·拜登的公司是否收回了最初的500万美元投资。2016年6月,HSDC关闭该基金,以防止浪费更多税款。

拜登竞选团队没有回应对这一报道的评论请求。虽然乔·拜登一直否认他与亨特·拜登的公司经济往来有关联,也不正面回答“硬盘门”的亨特参与中共的多家公司的持股关系,但类似这样的证据陆续曝光,这些事实不会因为不承认消失,早晚要承担法律责任。格雷夫斯是乔·拜登和亨特·拜登经济关联的中间环节,期望他能作为污点证人站出来指正拜登家族,让罪犯尽快得到应有的惩罚。

参考链接:
Joe Biden’s Transition Aide Helped Steer $3M to Hunter Biden-Linked Firm

+5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夫
2 月 之前

Biden=白等,辛苦47年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Biden=败灯,失败的败,油尽灯枯的灯
Biden=败蹬,失败还要蹬蹬腿儿挣扎下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