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受深暗势力掣肘

主流媒体已经宣布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在2020年的选举中胜出,然而,这本届选举并未尘埃落定。在几个关键州,川普(Donald Trump)总统仍在对计票进行法律诉讼。

众多美国人在这场竞选中的感情投入与宪法制定者们的初衷背道而驰。因为,先贤们以宪法严格限制总统职权意在使大多数国民免于受其影响。宪法授权总统执行由国会通过的法律,而非以行政命令制定法律。总统作为三军统帅遵照国会的宣战声明行事,无权单方面向海外派兵。建国先贤们无意让总统设定“国家议程”,现代总统们对权力的滥用无疑会令先贤们毛骨悚然——他们无视程序正义,无限期关押,甚至杀掉美国公民。

“总统权力大过天”是进步运动的遗毒。进步派对强权总统青眼有加,是他们造就了美国“民主与专制齐飞”的局面。志在“服务”人民、掌握经济命脉,乃至控制全世界的政府,其强势的行政部门势必要摆脱宪法的束缚。而冷战使总统掌握了更多不受限制的权力,以“国家安全”之名将其合法化。

然而,行政部门集权并不等于总统无所不能。例如,尽管总统需要为经济状况负责,但未经选举且无需担责的联邦储备金检查小组向来更能影响经济。总统们经常不得不调整他们的经济政策来给美联储“善后”。就是为什么总统们会为影响“非政治化”的美联储而不遗余力。美联储主席们基本上也会投桃报李——尽量把政策调整得对在任总统有利。

与此同时,“政治止于水边”已经成了陈腔滥调。这意味着,哪怕国会议员也不能反对或者猜测总统的外交决策。然而,这个原则并不适用于已经广为人知的“深暗势力”(deep state),这些势力包括军工产业综合体、含中央情报局(CIA)在内的国安部门、国会工作人员和媒体人。这股势力效命于一个永久政府,它的追求与总统或美国人民的意愿无关。

深暗势力给川普总统“使绊子”,阻挠他贯彻低干涉主义外交政策和结束阿富汗与伊朗的战争,其成员在“通俄门”骗局和川普总统弹劾事件中亦“出力”不少,很多人支持弹劾是因为川普总统的行动与华府在美乌关系上的共识以及与对俄新冷战的需求相悖。

川普总统不是第一位被深暗势力掣肘的总统,也一定不会是最后一位。2020年的大选让很多美国人看到了这个现代“民主-专制”国家的腐败。这些美国人熟谙自由理念,他们会成为厘清美国大选、摧毁深暗势力、恢复共和立宪以及重获我们失去的自由的中坚力量。

评:

深暗势力正在被连根拔起,能走到这一步,爆料革命功不可没,没有郭先生三年多来出生入死以己做饵,诱出一条又一条大鳄,美国人、乃至全世界或许无法如此直观、清晰地看到这股邪恶的势力如何满地球敲骨吸髓,操纵美国大选,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传统艺能”,经此一役,美国民意彻底被唤醒是最大的胜利,沼泽地被排干指日可待。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萌萌的朋克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1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