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投票机Dominion 背后的大佬—凯雷基金和马云!

作者:引力波

2020年美国大选中采用的投票机是来自三个不同的公司,他们分别是:选举系统和软件(ES&S),Hart InterCivic和Dominion投票系统。

近日,Dominion的投票机被爆出大面积的选票欺诈,笔者今天就来挖一下Dominion到底是什么来头?

网络上公开的信息显示,Dominion创立于2002年,最初它是一家加拿大公司,他的两个创始人John Poulos 和James Hoover也都是加拿大人(还记得文贵先生说过秦城监狱放出来的3个人,其中两个在加拿大吗?)。现在这家公司位于美国丹佛,所以它宣称自己是一家美国公司,以满足美国大选对投票机供应商的地域要求。

在克林顿基金会的官网上,醒目的写着和Dominion合作的DELIAN项目,该项目起始于2014年,克林顿基金会宣称该项目是“为新兴和冲突后的民主国家提供投票技术,因为许多新兴民主国家由于选举结果的发布延迟而遭受选举后暴力。” 但显然,从克林顿基金会长期以来的行事作为来看,该项目的本质就是控制当地的选举。

但是投票机并不是什么特别先进的技术,克林顿基金会为什么要选择与Dominion来合作呢?我们接着往下看:

2010年5月,Dominion从Election Systems&Software (ES&S)收购了Premier Election Solutions (PES)。( 当时ES&S刚刚从Diebold手中收购了PES, 但美国司法部出于反托拉斯的考虑要求其出售PES。 )

2010年6月,Dominion从Smartmatic收购了红杉投票系统(Sequoia Voting System)。 (原因同样是为了应对反垄断法,因此这样的出售行为很可能只是一种台面上的权宜之计)

所以目前,Dominion手上有两家子公司:PES和SVS。这两家投票公司其实使用的是同一个系统同一种机器,只是贴标不同而已。

我们都知道,资本决定了一切,看清了Dominion的子公司情况,我们再来看关键性的母公司。

Dominion在2018年6月被卖给了Staple Street Capital。

Staple Street Capital的主要持股人以及执行董事是:Hootan Yaghoobzadeh和Stephen D Owens 。

看到这里,有意思的事情来了:

查阅这两个人(Hootan Yaghoobzadeh和Stephen D Owens )的履历,发现他们在1998年-2003年(911前后)都为同一家公司工作——Carlyle Group(凯雷投资集团)。这家公司我们中国人不太了解,但是在美国的极客圈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公司。

凯雷投资集团,是全球顶级私募投资公司,创立于1987年。2001年9月11日,在这个历史永远铭记的一天,凯雷集团在华盛顿召开了投资者会议,本拉登的兄弟沙菲克·本·拉丹(Shafiq bin Laden)出现在会议现场。这种“巧合”以及凯雷在2001年之前一系例的军工及国防相关的收购操作,让人很难不浮想联翩,毕竟在嗜血的资本市场,一切都是可以用来交易的。这些联系后来在迈克尔·摩尔的《 华氏911 》中也分析过。

2008年3月,凯雷投资集团的子公司凯雷资本遭遇美国次贷金融危机,申请破产,而凯雷投资集团声称集团财务不受影响。

2011年,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搭上了云峰基金,收购了数字电影公司GDC Technology Limited约80%的股份。至此,杰克马终于现身。

云锋基金,名称来自于两位创始人的最后一个名字:云,马云的云;锋,虞锋的锋(亦或是俞国锋的锋,网上的信息也互相矛盾,可能是为了更好的隐藏该人的真实信息)。与马云不同,后者极其低调,以至于连真实的名字都无法确认。云锋基金创始之初就跟中共国其他的资本巨鳄一样,是带着任务的白手套。

2011年为什么云锋基金要向凯雷投资集团伸出橄榄枝,我们无从得知。但凯雷投资在投资界的声望以及超强的人脉关系无疑是云锋基金及其背后的势力垂涎三尺的。极富影响力的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在过去的数十年中,在媒体的关注之下,安排了各种名流政要的聚会。对布什,詹姆斯·贝克,约翰·梅杰(John Major),世界银行前财长阿夫桑·马什耶克(Afsaneh Masheyekhi)等前政治家以及各类利益集团的高层都展开了强大的游说工作。显然,凯雷资本的政商人脉才是云锋基金真正看中的。

2014年,华谊兄弟收购了GDC Technology Limited72%的股份(相当于凯雷三年套现盈利),中共送了个大礼。

之后凯雷投资在中国开展了许多收购项目,跟马云旗下的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一直保持频繁往来。

这个世界上没有巧合,所有的巧合只是我们不知道它背后驱动的规则。

按照文贵先生直播中提到的,中共这些白手套每一条线都是带着特定任务的。安邦集团的吴小晖是负责拿下共和党包括川普总统身边的一些人;平安集团的陆金所是负责拿下美国那些政治老人,总统家族;叶简明是负责拿下拜登。那么马云很可能能就是派去勾兑民主党的一部分人。沿着投票机供应商Dominion这条线顺藤摸瓜牵出的凯雷投资集团显然就是马云的任务范围。马云很可能就是幕后操控2020年的选举舞弊的关键人物之一。

眼看选举舞弊已经纸包不住火,大势已去,马云一定是第一个被中共抛弃的人。那么蚂蚁金服的上市被拒以及阿里巴巴的股价大跌都在情理之中了。

本文仅代表个人推测观点。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11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