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11/11/2020 路德时评(路艾冠谈):乔治亚州州务卿宣布按照法律即将重新计票,结局会如何?司法部长巴尔继CIA局长之后也被麦康奈尔会见意味着什么?

文字整理:茅屎坑、sdblack、青桐、霹雳春    (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内容摘要:文小鹰(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编辑: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Gwins原文链接

内容梗概:

1,乔治亚州州务卿正式宣布重新计票。双方差距少于0.5%。重新计票将意味着所有的造假数量会全部暴露无疑。重新计票分四步进行:先数出票数,再辨认真伪…,最后还原造假过程和事实。
2,司法部长今天与麦康奈尔见面。表示共和党对所有舞弊证据的法律调查方面的关切。
3,造假软件公司人员爆料!多米尼奥投票系统公司的内部人士开始爆料本公司系统存在的问题。多米尼奥软件有中共背景,软件显示中共操纵美国选举以及希望拜登获胜的证据。软件问题不仅仅是个错误那么简单,而是直接利用AI 技术的造假舞弊软件。后面还有很多购买环节和研发环节的内幕会一一曝光。
4,公开数据观察发现很多舞弊行为。Gateway pundit媒体报道,通过公开的数据分析,有超过50万张选票从川普转给了拜登,并删除了280万张川普的选票。
5,联邦选举委员会主席表示主流媒体的报道是在选举舞弊。
6,选票舞弊大集合。Fox News的马利亚报道,除了把川普的选票仍在路边,还有把一大批拜登的选票在两个州被重复使用。4个州在邮寄选票时超时,都违反了本州法律,是不合法选票。她呼吁每个爱国者都站出来举报选举舞弊。
7,又有人从中国的“秦城监狱”出来了。这个动作与美国大选有关,肯定会有铁证来证明美国大选舞弊背后真正的力量就是中共。
8,什么类型的证据能成为中共操控选票的铁证?a,文字证据 b,CCP某领导的录音。c,转账记录。d,人证(污点证人),这将是最有效的证据。
9,媒体报道辉瑞制药CEO抛售自己持有的65%的股份。

【艾丽】白宫三个负责选票调查的幕僚长都感染了CCP病毒。
【艾丽】现在的政府架构是:精英控制政府,然后通过政府奴役人民。

【冠博士】拜登已经开始为自己任命幕僚长,大多是奥巴马政府时代的人,主要是在造成所谓的“既成事实”。
【冠博士】香港4个民主党议员辞职,他们表示中共是披着羊皮的狼。
【冠博士】新泽西州举报人看到计票员把10几大箱选票带到政府大楼,并非法打开票箱检查选票内容。
【冠博士】川普发推,宾州能够通过法律诉讼获胜。

路德先生: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时评之,路艾冠谈。今天博博士有事啊,所以今天没来。是艾丽女士和冠博士,咱们一起啊。今天由于YouTube全球宕机啊,大家看到,总算恢复了,刚刚,这也很巧啊,咱们要做节目了他就恢复了,真的是啊。一回复咱们就马上开始了,所以大家看到,迟了一点,晚了几分钟啊,没事,无关紧要,咱们依然要开始今天的节目。今天我们首先说一下,乔治亚州啊,由于这个川普总统和拜登的选票之间的差距,现在在乔治亚的法律规定是0.5%以下啊,0.5%以下就可以重新计票啊,这个州务卿啊,就宣布该州将重新计票,这是一个重大的事情啊,这个重新计票,我们待会来分析一下这个重新计票的结局会往哪方面走啊,我们待会详细分析啊。好,这是一个方面啊,第2个,我们还会看到,其他的,大家看到,这个辉制药的CEO啊,在跌到65%的时候啊,就抛售了60%的股票,现在引起了全球的很多重大的关注啊,除此之外呢,我们还会再谈谈,接下来的,就是美国的啊,美国的前川普总统的幕僚长啊,幕僚长叫做,那个叫什么将军啊,他的律师啊,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谈到的一系列的啊,这个手上的证据的事情。首先让艾丽女士给大家分享一下其他相关资讯,艾丽,可以开始了。

艾丽女士:,好的,我们看今天啊,这个在大选进入到关键时刻,在选票出现众多问题的时候,这4个州啊,我们看这个佐治亚州,现在也开始有……,我之前讲这个亚利桑那州,现在是佐治亚州,接下来会很多主要关键的州啊,民主党主要关键的这些州,都会出现计票的反转问题。所以呢,在这个交战胶着比较深的情况下呢,今天爆出来呢,白宫的这个在职官员,检测冠状病毒的这个阳性反应啊,现在开始,第一呢就是白宫的幕僚长莫多思,第二呢就是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部长卡森,卡尔森,和这个高阶幕僚,这个叫David boss啊,我们这两天一直在讲,他也确诊了这个冠状病毒,博西,不要忘了,他就是专门负责这个计票的,率领对这次这个计票舞弊展开法律行动战啊,那现在呢,继续高度关注这些所有相关参与法律行动这样的人呢?是不是都会被感染中病毒?或者是有其他相关的问题?所以大家看到,这场争夺战呢,一点都没有放松的意思。这是一条啊,这一条比较关键的,另外呢,我们再看,这个防务部长……,就分享这一条吧,谢谢,路德。

路德先生:好,冠博士,分享一下。

冠博士:大家好,今天这个比较有意思啊,首先第1条是刚刚发的推啊,说这个拜登啊,他已经开始给他的所谓的下一任政府任命幕僚长了,当然所谓的幕僚长,就是他当年奥巴马政府的一个信任的人,他们一起的人。所以我们说,首先这确实很可笑的一件事情,因为从法律上来说呢,他任命这个幕僚长和我自己宣布我将成为下一届白宫正政府的幕僚长,这个没有任何区别。那第2点就是说,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去做这件事情,这么荒唐的一件事情,实际上还是在造成他的这个既成事实的民意,那么接下来我们说他不是说非要说认命这个幕僚长,而是说在将来川普大总统这个翻转的法律战真正出来的时候,那么他可以绑架更多的美国民意,最后这个把美国内部搞乱。那美国一乱的话呢,中共这些外部的那几个国家就可以出手了,所以他们这是一个大的计划。好,那这个第2条要说的是,现在呢,告宾州违宪美国共和党的州检察长的名单,增加到16人,这个印第安纳的州检察长的他向联邦最高法院提交了叫非当事人意见书,那支持宾州共和党挑战延期邮寄选票的诉讼,那说这个大选后三天收到邮寄选票是违宪行为,现在呢,周三的时候,印第安纳,田纳西州的总检察长也加入了,那包括之前的像俄克拉荷马,堪萨斯,西弗吉尼亚州的这些检察长呢,现在总共是有16个人,所以就可以看到共和党现在已经是慢慢集结,凝聚成一股力量,来这个全面撑这个诉讼的问题。第3件事情就是说,这个香港的4个议员啊,被取消了立法会议员的资格,那肯定是民主派的议员,所以呢,这件事情呢,台湾的陆委会那也出来说,中共对这个一国两制呢,是毫不尊重民意的,说中共就像褪去羊皮的狼,然后这个说的还是比较准的,所以这个确实也希望这个台湾政府在语言上和行动上,都能和台湾的民意站在一起,都能和这个民主法治站在一起。最后一件事情是,有一位新泽西的监票员啊,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呢,他就说那个选举舞弊的事情,说他那个票站有两个箱子,一个是红的,一个是蓝的,然后一个箱子装着临时选票,另一个装置邮寄选票,那当时呢,这个他们本来是在票箱封箱之前不能拿走,但是呢,这个选举局的人呢,就过来说要把箱子拿走,然后他当时说,我是监票人,不让你拿走,但是他们还是拿走了,就后面因为跟着两个大汉,就像打手一样,然后呢,他们走了之后,这位监票员就跟着他们去,就去看这些人都去哪了,他们就发现了,他们没有回到选举局,而是去了市政大楼。所以呢,在市政大楼他就隔着玻璃看到里面呢,有总共有10个箱子,然后他们把箱子里面的票都拿出来,因为我们说这个票箱这个时候是不能拿出来的,他们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整理,然后又把其他的一些东西放到了票箱,所以说然后又把箱子封起来,所以说这件事情呢,就说明这个是完完全全的这个有组织的这样的一个舞弊的行为啊,虽然他没有直接证据是舞弊,但我们说,从看到这一些违规的,违反规定的行为来看,他就是这样的,而且这是新泽西州,我们说新泽西州是民主党的一个就是比较稳定,可以胜选的时候,那在这个时候他们都要做这件事情,就是首先说明他们的心是有多么虚,第二就说川普总统的民意,今年是多么强,如果说你真的是拜登当总统的话,美国人他绝对100%是不可能答应的,而且更何况拜登他绝对是当不了总统。川普总统是100%会这个用法律战把这个事情翻转过来的。好的,路德。

路德先生:好,我们看啊,今天乔治亚的州务卿啊,拉芬斯伯格啊,刚刚宣布该州对总统大选进行重新计票,为什么重新计票?因为拜登领先川普是12,000多票啊,整个州有500万张票,然后这个12,000票远远低于这个州法律的规定,低于千分之五啊,5‰,就是0.5%的话,就必须得重新计票,并且之后还有4169个票没有计完,还有8000张驻外士兵的缺席投票,仍在邮递的路上。所以说啊,就算这两个月全部加上,也低于0.5% 。1%就是5万张嘛,0.5%就是25,000张,如果加上的这两个票全部放在拜登的头上的话,他也低于这个差距,就是0.5%差距,所以就是正式宣布啊,重新计票啊,这可意义深远,川普总统的大律师林肯伍德认为,仅仅在乔治亚重新点票是不够的,它推文强调,必须要进行审计,确保只有合法选票可以被计算啊,我们首先要说一下,这个重新计票是怎么呢?就是啊,用手动的方式一张张点,但是每张票到底是不是合法?这不是这个环节考虑的,等于说先考虑这个计票的环节,而重新计票完以后,然后再考虑下面的环节,因为大家知道啊,有些地方,比如说加州,说一个小时就把票全算完了,加州几千万人啊,大家想想啊,这里头就很多票算都没算,直接填个数,所以这个重新计票啊,这就意味着有些county,可能就会露馅了啊,有可能啊。咱们只是说有可能会直接露馅。因为有些county,你如果是老老实实一张一张算的,那就没问题,但是有些county,拿一麻袋过来,这里三万张票,全是投拜登的,到底有没有3万张?不知道啊,是不是?直接输进去了。大家知道啊,因为州的选票的数字是来自于county,county来自于各个投票点,county也不可能每个投票点去监控,你到底是真是假,county直接给你报个数,county往州里报数,所以啊,如果有些county有问题的话,再重新计票一定会被查出来,因为重新计票,他就会有人一张一张去清点,再加上之前还有一个软件的问题啊,所以这个重新计票啊,除此之外,还有132,000张选票不合格,这个事放在一边,就看重新计票,川普总统翻盘的可能性都是99.9%啊。艾丽女士.

艾丽女士:是啊,这个重新计票,这个可以讲,怎么说呢,这一次他的舞弊啊,可以讲,真的是从county开始,从县开始的,大家要知道,他的这个计票,很多的手段,各个地区不一样,不是所有的都用了这种高级软件,而且它的舞弊的手段是非常多的,非常低劣的,所以一旦出现重新计票,就是说从源头上第一部开始重新计算的话,那这个时候最容易出现的,就是所有的假票都冒出来了。这个时候,先不说最后的这个结局怎么样,这第1步开始,如果重新计票,就是说,首先差距很大,你做了这么多假,他的差距都这么的小啊,所以这个让佐治亚州的这个州务卿啊,他已经已经宣布重新开始计票,那么这个时候,所有的计票过程重新开始,后边法律诉讼和对计票的最终的审核,计票重新开始,意味着审查员也重新,全部之前不让进入的所有的这些程序,重新再过一遍。那么这个时候,问题就全来了,假票和所有这些不合格的票,就是只填了一个人,或者是只填了一个签字人,一个签字模式,签了几千张几万张的这种票,那么可能全部都会翻出来,这个时候才会出现大问题,所以,这个就是非常好的开端,这个完了以后才是……首先审计员要进场,监票员要进场,对方党员进场,摄像头进场,所有的舞弊都会暴露出来。所以大家看到这个事情,非常的重磅,就是佐治亚州,佐治亚州这个很重要的一个州啊,对民主党来说,所以我们看这个后边,可见舞弊很大啊,然后差距还这么小,就是说,也许这些州可能都存在问题,最后如果正确计的话,可能这些兰州都会翻红的。好,路德。

路德先生:我纠正一下啊,这次重新计票,并不对票进行审计。就是只是纯粹,就是你有没有这个数,先把数点上,就是现在担心,就是这个数都没有这么多,比如说3万张,就只有,说白了,只有3000张啊,报了一个三万张的数,就是这个数,有没有,一张一张核对啊,这是核对数,接下来才是针对这个核对的东西,哪些是合法的,哪些不合法。因为合法不合法,现在是要最高大法官来裁决,因为已经在打官司啊,在宾夕法尼亚州,就是哪些票,填不填地址的,合不合法?你这个填的签名啊,都是一个人签的,合不合法?这些要法官来判啊,因为他们之前说了,民主党说合法啊,是不是啊?所以说,现在只是重新计,说白了,你的仓库里头,你报了有3万个什么什么设备,现在就点,哪怕你是箱子,我现在不看你箱子到底是装的砖头,还是装的钱,先点,你有没有3万个箱子,如果你箱子都没有,是吧?那基本上,你这数字就要改。第2个,再看你箱子里到底有没有这个,是不是实物?第3,再看你这个实物是真的还是假的,第4才去挖这个到底谁做的这个东西。它是分这4步,所以重新计票,只是最早的第1步,还不牵扯合不合法啊,这个票作不作废,还不牵扯,冠博士。当然了,这个重新计票就是什么呢,就像那审计的时候,就你这个仓库审计,有人是监督的,一个一个清点。冠博士。

冠博士:是的,所以这次的大选,我们看,重新计票,首先你是一个,就是说这里面如果是有软软这个层面在计票出错的话,那人工手工计票的话,那在这一次就能避免这个问题。第二就是说,你的这个选票他有没有虚报的问题,因为我们说,这次他全方位的作假,因为确实是,沼泽地他也没有想到,这次川普总统的民意这么强,那很多时候他的这个造的假票,印的假票,都不一定是够的。所以呢,在这个时候它就会出现用更多的办法,比如说虚报,比如说软件,这样一系列的问题,在最后造成了这样的乔治亚州目前的一个局面。那现在呢,我们认为说,手工计票只要把这些一票一票,不管是真的假的,都这么按照规定人工的加起来,那这个川普总统都应该是赢的。实际上现在这个形势就是这样,而且呢,我们说这个手工计票呢,实际上是这个众议员,柯林斯,他是在川普总统竞选团队,负责在乔治亚州处理这个问题。实际上他昨天的川普总统的团队发表的一个声明啊,就是针对乔治亚州州务卿来说的,那这个众议员克里斯就说,第一呢,要在全州范围内比较缺席选票,亲自投票和临时选票,找出差异。第二呢,查明可能存在的重罪犯,无资格投票人士的投票。第三呢,最重要的一点,州务卿应该宣布,每个县针对每一张选票完全进行手工计票,那昨天是说了3点,那今天州务卿就表示说,要重新计票,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到,这里面已经达成一致了,因为我们说之前呢,实际上科林斯和这个州务卿,虽然他们都是共和党人,但是之前他们实际上是有一些这个意见不一致的,那之前克林斯发推的时候就说过,说如果州务卿不这样做呢,我们就在全州范围内搜证,然后向法院上诉,那他后面又公开信说,这个州务卿没能实现自由透明的选举,他没有兑现对乔治亚州选民的承诺,应该立即辞职。虽然这两个都是共和党人,这里面可能还是有一些冲突的。但是今天呢,这个就是完完全全的表示,这个州务卿在现在的形势下,在证据面前,在这个大的风向面前,他已经妥协了,他已经和这个川普总统的这个团队呢,基本上可以说达成一致了。所以说接下来我们就看,昨天科林斯说的前两条,第1个比较缺席选票这些问题,第二查重罪犯,无资格投票人士的一些问题,会不会在这一次的人工的手工计票中全部也体现出来,那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票将会再次的,分的非常清楚。所以现在的形势就是说,基本上来说,随着共和党的这个党内,麦康奈尔这些人啊,布什这些人的站队呢,其实共和党的州呢,都不需要太担心,因为都是会重新计票的,因为你正常数的话,肯定就是川普总统赢嘛。那现在就是说其他一些民主党的州,可能就要打到法律战,但是实际上对于现在这个形势呢,就是先要在选举层面把这个大选拿下来,也就是说,能重新计票赢,那暂时就不说这个法律上的问题,当然你最后事实肯定要出来,但是现在,目前要保证是在这个短时间内,我们说在这个12月8号之前,能拿到一个这个客观的真正属于客观事实,符合民众的这个投票的心意的这样的一个结果。好的,路德。

路德先生:所以,这个重新计票,对于川普总统来说,很多人说啊,这个重新计票,是不是拜登是不是也会有多的票出来?会不会?这种概率啊,相对来说比较低啊,概率比较低,根据逻辑推啊,首先,大家知道啊,这个川普总统,如果说啊,他的团队如果也做了这些事情的话,他就没必要去揪这件事情,是吧?第2个,并且这里的很多的线索已经报出来了,这里头这个票是有问题的啊。都是投给拜登的,所以呢,这个重新计票,我们现在就是看,光点票这个环节都有问题啊,就点票这个环节,大家未来拭目以待啊,这一两天就会出来。还有,因为还剩下4169张未计算,还有8000张,还有等于说12,000多张。8000多张驻外士兵的缺席投票,仍在邮递的路上,所以这些全部加起来的话,乔治亚州,哪怕这个132,000张选票,不合格的选票,不去谈这个事情的话,都翻盘的可能性都是很大的啊,就是基本上,不叫很大的,应该是100%啊,就是乔治亚州,就会出结果,大家就可以看到啊,好,这是一个,然后这就是告诉大家什么呢,除了这个乔治亚州,你像亚利桑那州,现在就是哪怕不走法律,就光这个票数的差距,也会面临重新计票啊,亚利桑那州,现在川普总统他说,到时候没有人想去报道这个宾夕法尼亚和密歇根州,并不允许啊,这个监票员和投票观察员,去监票和观察,这个当会导致什么样的,就是说至少10万张你的票不被允许记录的这些票,将会被记录啊,因此呢,如果不这样的话,我将会很容易赢得这两个州。大家去report the news啊。艾丽女士,你怎么看?

艾丽女士:可见,这个作弊呢,就像文贵先生说,你们太天真了啊,他讲他说有很多票可能都没有记,没有数,就直接做了一个数啊,就说这种可笑的做法居然是真的能够,所以为什么说这个第1步,刚才路德的讲这个4步啊,这个第一步上就得重新算一算,到底是多少张票,到底有多少个箱子,多少张票被记录了。先说说有多少个,总数,有多少,不说真的假的,一共有多少人数可能都已经做错了,所以你看川普总统就讲,在宾夕法尼亚州,刚才咱们说的是乔治亚州,现在他说在宾州和这个密歇根,也不允许我们的这个计票观察员,是吧,能够进入到里面去。那么就是说,他没有进入到里面,可能就有很多票扔进了已点数的票,但事实上这些票并没有点数,而是做了一个囫囵的数,然后这个数呢,都记到了这个拜登的手上,特别是这些是一些手工记数的这些啊,这个计票的这个地点上,那么就是说,可见这个作弊从最开始如果能够这样做的话呢,这就像啊,很多被要求封口,就像今天早上讲到的邮递员被封口了,这样的事情,是一样的事情,就是参与现场的人他实在看不过去了,他都要跳出来,来说他是参与了作弊这件事情,但是马上就有媒体和各种各样的人来进行封锁,所以我们看到这种黑暗的这个力量啊,就是想要求作弊的这个力量是多么的明显,其实大家不难看到,就是每一次拜登出来对着这些汽车来演讲,在这停车库和对着他自己的宣传团队来演讲,而相比较,另外一边川普总统下了飞机,你就有上万的人在迎接他,这种局势是完全一边倒的,所以能看出来,他为什么从一开始就连点算都不能点算了,为什么?因为可能大多数的票可能7成,或者6成以上,7成到8成,可能都是给川普总统的,那这个时候它怎么办呢?它只能通过海量的作弊,所以我们之前估算,就是他们这一次的选举真的超出了他们作弊预计的范围,没有想到川普总统赢得了如此大比例的领先,所以才导致慌不择路,饥不择食,然后作弊不择手段,然后,手段不择低劣。就是这样的一个做法。好,路德。

路德先生:好的,冠博士,看看川普总统这个推,写的什么意思啊?给大家也分享你的看法。

冠博士:好的,这个实际上呢,就是说那个川普总统呢,他们是有绝对的这个信心,在宾州和密歇根州是可以有绝对的证据,去用法律诉讼把这个目前的这个数字,假的数字翻过来的。因为川普总统他讲的,主要的就是一个这个监票的问题,因为这次中共它是全方位造假,从选票到监票到计票,可以说每一个环节,他都是有问题的。,而宾州呢,目前我们看,这个假的数据,拜登有335万票,而川普总统是331万票呢,现在就是实际上只差4万票,那这里面呢,很多时候,如果说你要在这个在法律诉讼的过程中把那些给拜登的假选票,还有一些其他的问题都去掉的话,那宾州是肯定是川普总统可以赢的,因为我们说现在的这几个州,实际上宾州是最关键的一个州,因为它确实是一个历史上的一个很重要的摇摆州,他代表民意。第二呢,就是说它确实实实在在的20张选举人票是摆在那里的,而宾州的问题,我们说也是非常多的,这也是为什么说宾州问题又多又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朱利安尼先生,他自己呢,也是亲自去到了滨州去处理这个事情,而且我们刚才说的告宾州违宪这件事情,共和党的州检察长的名单支持的人已经是有16个人了,所以这个宾州市将是最关键的一个战场,而川普总统团队呢,他们昨天呢就表示说,超过68万张选票是在共和党监察员的视线范围内被计入在内的。但是这些观察员依法有权对计票过程进行审查,所以从这一系列的事情来看呢,就是说,首先,拜登的这个数字肯定是赢不了的,你是不可能赢的。那至于说你在宾州最后是这个州的20张选举人票,这个选举结果就不认呢,还是说给川普总统呢,我觉得,这个最后还是要说从系统上能不能找到这个系统性的这些作弊的证据,然后找到这个大量的作弊的问题,全是有利于拜登的,那这样的话在宾州,最后就可以把这个实质结果算到川普总统赢。而我们说呢,除了这些问题啊,今天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也是在宾州。是有一个这个美国的这样的一位IT的人士,他就看那个数据嘛,就是网上的这个公开的数据,宾州的数据,在这个11月4号凌晨4:07的时候,川普总统得票率56.6%,拜登是42%,那过了一分钟之后呢,这个总票数实际上呢,是这个没有多少变化,但是呢,川普总统的得票率就从56.6%变到了56%,那拜登呢,就从42%变到了42.6%。所以这个数据呢,就显示这是基本上可以说是实锤的证据。当然我们在这儿就是说非常非常有可能是就是把川普总统的6%给扣过去了,给到了拜登。川普总统的0.6%给到了拜登。所以这件事情呢,也可以看到,从这个层面来看呢,也是一个非常大的证据,因为我们说最后双方,两个人只差4万票,如果你把这些事情都把他落实了之后,计票的问题,包括还有一些川普总统的这个票被销毁的问题,那这些问题加起来,我觉得川普总统在这个宾州的法律诉讼上,说服这个最高大法院,最后判定这个宾州是川普总统赢,我觉得还是非常非常有胜算的。好的,路德。

路德先生:好,我们再看啊,昨天啊,昨天是什么呢?就是CIA局长啊,去约见了,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纳尔,今天啊,司法部长巴尔,也去和麦康纳尔会见啊,这个里头意义深远啊,大家知道,刚刚啊,今天上午啊,朱利安尼也发推了,刚刚啊,川普的二儿子Eric,这个川普也发推了,他转推一个啊,这个推什么呢,就是说,多米尼克的这个公司啊,这个里面的爆料者闪亮登场了,就是什么呢,就是朱利安尼已经确认,来自多米尼投票系统的爆料者已决定挺身而出,决定挺身而出,这是今天早上,九个小时之前,川普总统在WORROOM中做节目就已经确认了,这个whistleblower,多米尼克这个投票系统就是,我之前说的啊,造成3%的啊,这个错误的软件的这个公司啊,这个公司的真正的持有者是,就是佩罗西的幕僚长啊,前幕僚长拥有的这个公司。他现在有37%的投票系统,都是由多米尼公司拥有啊,然后Eric Trump直接也forward啊,也开始转推了,并且说,这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啊。所以司法部长见这个麦康纳尔,就意义深远啊,那就是,谈什么内容?大家想想?艾丽女士,你觉得呢?给大家脑洞一下,你觉得他会谈什么?

艾丽女士:对,这事情可大了,你能听到吗?要知道,见司法部长,之前我们讲,如果在目前的这个情况下,应该讲,如果两个总统没有选出来的情况下,第一顺位的应该是最高的这个议长,就是麦康纳尔,麦康奈尔权力是非常大的,它在这个时候既不代表左方也不代表右方啊,他这个是作为参议员的这样的角色。他昨天刚见了CIA的头啊,就是要彻查这个大选中,我们要知道,这个大选他绝对不仅仅是选两个总统,因为它涉及到全部的美国民众和宪法里边赋予民众的权利,他们要有发声的,因为这个政府,We The People啊,我们是人民来选出政府,政府为人民服务,这是一个基本原则,但是因为过去这二三十年已经把它颠覆了,已经变成精英控制政府,政府统治人民,然后政府收取税收,政府让人民怎么样怎么样,这样的一个角色,完全是变成了有点像社会主义的这样的方向走。在这个时候,我们再回到刚才这个见面的这个司法部长,他现在在做什么?我们已经知道,这个司法部长巴尔已经在谈了,他现在在介入到他的这个审查,检察官要进入到全面的大量的举报啊,这个是非常重要,他自己说的,这是大量的这个控诉案,什么控诉案?就是关于这个作假的问题上,是大量的民意的反映,在50个州都有。这个实际情况的调查,FBI干什么的?就是应该全面的调查这个情况,在司法部下。他掌握的情报的一切的实际实锤的证据,和真正进入法律诉讼程序的,应该实际是什么样的?调查的结果是什么?最终不要忘了,他是司法部,他是绝案人(音),他是司法部之上,提交了参议院以后呢,是这个交到法官,最后大法官来进行的这个,法院来进行的这个审判啊。就整个的这道程序,司法的这一套程序都是由他在他的这一套独立的体系里完成了,所以他来见参议院院长,其实就是沟通这件事情。从这件事情,说明这件事情的严重性非常的大,而且我们刚才看了这个小川普,已经说了,说这个多米尼诺郡一家公司的软件以及软件工程师里边的内部人员出来爆料了,就是实际操作。我们之前讲的就是3%它的可疑点,而这个技术的软件,刚才冠博士也讲了,其实这一个做软件的这个人就是这个爆料者,他在很多软件平台上已经报出来,就是这一天晚上按这个比例来计算,恰巧多出来的数,正好就能推算出来现在拜登多赢的,就是拜登按照现在这个左媒统计出来的数,就是他那一天在那一瞬间捕捉到的,一分钟内捕捉到的这一个变数。在所有的州如果进行软件计算的话,跳出来的数恰巧就是这样的,所以可见这其实就抓到了一个计算的关键点,那么现在如果这个软件公司自己的里边内部人员出来作证的话,这将是非常实锤的,要知道很多人都参与到了这个软件的投资里边,要知道这个议长,我们讲佩罗西的幕僚长的这个丈夫是吧,就是家里人是他的主要的股东,而且还有很多民主党的人,主要的大佬们参与到这个软件的设计,所以这个太可疑了,太可疑了。而且,如果见了,司法部长已经去见了的话,司法部长去见了就说明有实锤证据了啊,好的路德。

路德:司法部长见,冠博士你怎么看啊?你对这个美国真的了解啊。

冠博士:我觉得这件事情,首先麦康纳尔他在现在这个地位呢,他是代表整个的这个、其实是共和党的这样的一个利益的。那么他和司法部长谈的,肯定就是说在这个证据方面在这个事情的这个发展方面,包括后面你这些证据能如何往往下走的这方面,进行一个谈话。那么作为司法部长来说,因为我们说他已经开始调查舞弊了,也就是说那调查后面就会有一步一步的行动,那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想作为巴尔他自己来说,因为他、其实他,我们说他虽然是这个司法部长,但他自己从政治上也是夹在这个沼泽地啊川普总统这边,也是夹在两党之间的,那他如果要全面的去这个执行去调查,那得罪那么多人的情况下,他一定要这个,让这个有力量的人给自己背书吗?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候实际上呢,这个麦康奈尔他和司法部长见面,实际上也就是说去告诉他说,如果你去做正确的事情站在我这一边,这个作为我的这个政治力量来说呢,那如果你做正义的事呢,我们肯定是和正义站在一起的,我觉得是这样的一个表态。或者是说在这个如果说对方的沼泽地出手要害他的话,那他在这个这边的话,也可以去出手,去把沼泽地打回去。那现在、反过来说麦康纳来说呢,这件事情其实到这儿呢,也就是说接下来他们会有一个这个整体的嗯,这样的一个计划,就是说这件事情和司法部长说,你这件事情调查之后会走到哪一步呢,上到法庭大概是什么样子。我觉得这一方面在后面的行动呢,会有大概的这样的一个沟通和协调,所以我们说,确实是现在的这个证据越来越多,就这个软件的事情啊,实际上就刚才我说的宾州的那个问题,他只是说是其中的一个问题,那其他的这个很多很多州都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你的数字在往上走,然后突然一分钟,然后就川普总统少的正好补给拜登了。除了这个问题呢,还有就是很多这个选票呢,在计票过程中计着计着就消失掉了就没有了。那这两个问题是外部的证据,如果说内部的爆料人在提供情报的话,内部外部的这个结合,就是在法庭上是非常有力的证据,说你这个就是一个选举软件的舞弊,那至少从这个层面最高大法官他在判案的时候,就是你可以按照在软件层面,起码可以把数字翻过来,那这个就足够让川普总统在很多州都赢了。那更何况后面还有这个佩洛西的问题,那到底佩洛西有没有参与到这里面,我们确实也可以从爆料人那儿知道更多的信息,那现在也就是说,确实是证据实在太多了,各方面的证据,各方面的证人,那昨天那个白宫的发言人也是说拿了这个243页的这个报告,有很多证人的证词。你在这么多证人的情况下,你像这个司法部他是一定要这个行动的,所以说,那么结合这两件事情来看呢,就是现在是已经完全的在、我觉得是在政治力量这个高层的层面已经协调好了,那接下来就是司法部要行动了,就是你该询问的询问,该调查的调查,最后就是会形成一个这个往上查到你的有组织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在负责的这件事情。而包括和昨天的CIA这事情联系起来看,你像CIA FBI一内一外都有了,那这件事情接下来会怎么走,我相信大家也会非常清楚了。好的路德。

路德:大家看麦康奈尔啊之前是给川普总统啊站台啊,明确说啊这个川普总统,支持川普总统啊,就是重新点票啊等等啊,把每一张合法选票搞清楚,然后昨天会见了CIA局长,今天又是巴尔部长。CIA局长那是、CIA我们昨天说的是以外、对外啊,是用情报啊,情报它不一定会展现成变成证据啊,但是司法部长那就是看他手上、昨天是情报,你看情报有多少?今天问部长,就是司法部你这个法庭上的证据有多少是吧?那肯定,肯定是谈这些内容啊,谈这些内容对吧。然后这个就是问司法部长,你说要用啊这个司法的力量来彻查这个,到底有没有足够多的依据啊?麦康纳来教、来谈啊。因为还有一点大家知道,他这个谈的话并且都是媒体公开的,媒体主动曝出来的,是吧?这里头其实就是给、其传递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就是给那些啊试图而之前想掩盖这些啊,这些黑暗的这些人啊,告诉他们给传递一个信号,这个事情不是川普总统一个人,是整个共和党司法是一系列的都要全部要查清楚,这是麦康纳尔会见巴尔,这是我觉得它的一个重要的啊,传递这个重要的信息,再加上你看,现在因为大家都知道啊,之前川普总统昨天我们看到,在几个州的诉讼啊他都是什么呢?他都是打的民事,但是如果说多米尼这个投票软件,这里面的人站出来啊直接爆料的话,那这就不是软件的问题了,可能就是背后是不是有人啊在操纵这一切,让他们故意这样做,这个可能就牵涉到司法的问题啊,所以说这很多东西都是同步出来的啊。现在,你看这,你可以看到这个脉络很清晰啊,川普总统对这件事情的整个团队啊,不仅仅是川普总统还有整个共和党的团队。第一,就是计票就说重新给你翻过来啊,计票或者是哪怕啊,然后各个地方最终减小差距,最终重新计票直接翻过来。第二,然后呢打官司啊打官司,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啊,有些票不能算进去,因为这些是为未来啊,就是四年以后的大选你要去考虑的啊,甚至四年以后八年以后,未来如果这种不签字啊我就签字不提供地址啊等等,这种要把这个漏洞堵上。第三,谁利用这个漏洞来做的事情,这里面有没有?有没有一个组织?一个黑暗势力在做?第四,这个组织后面到底是不是中共控制?第三方啊外国势力控制,这一系列的要全部搞清楚。所以这个里面这个重要意义就在这里啊,所以你看这个这个麦康纳都全部介入,他的介入实际上就是替、我觉得就是替川普总统来解这个套,因为川普总统现在作为运动员啊,运动员说白了他没法自己亲自去做裁判,他是运动员,相当于就是在战场上那没办法,他只能让旁人来给他来、来解决这件事情。艾丽女士。

艾丽:是啊,这个我们要看到,其实还有很多在这个大量的啊,就是我们看今天的这个玛利亚采访这位律师啊,这个叫西德尼鲍威尔,在采访他的时候也说到了,其实大量的证据,很多,大家不要忘了7100万,很多人发一些各种视频在网络上,都是说我们作为7100万个在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最多的一次,总统啊就是连任最多的一次选票啊,这么多人支持川普总统的情况下,这些人的愤怒是不可被忽视的。所以当这些人,而且这些人都是有产者,就是说是中产阶级啊,大家的愤怒和有支持的人,那么他们采取的行动绝对不会是小行动,不会是上街打砸抢。我们看到网上已经出来了,有人在和平的唱歌啊,就是说来这个这个呼吁美国的精神回归,就是唱一些啊,包括基督教对主的圣赞的歌等等这种和平的方式,还有法律的方式,大家一定要知道,这都是理性的人群。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玛利亚对这个西德尼的采访过程中,他就是说道他说我们呼吁更多的人站出来,而且他也谈到了,在这这个访谈中谈到了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大量的海量的,每天都在海量的出现的证人证词证据,来涌向司法部门涌向FBI,那这个时候其实就是司法部面临的大力、很大很大的压力,所以他也要解决民意的问题。因为你这个司法部是为人民服务的,是人民把你选出来的,作为处理人民案件的这样的一个基石啊,就是这样的一个立法结构你就是这样的,你必须要应对你出现了大量的这种控诉。所以我们说这个问题出现了以后呢,这其实就是他要调查的,但是一旦说这个软件是问题,另外不要忘了,你看这个西德尼就说过很多的票被扔在了垃圾箱里排水沟里,被烧毁掉川普总统的票,如果这些票让你重新计数的时候,这些人他是有权去网上看我投的票被记了没有,当这么多票都丢失的时候,你怎么处理?你这些、所以这个时候我觉得更多的证据出来,其实是对整个民主党非常非常不利的,就像昨天的亚利桑纳州的他们那个县啊,那个富顿县他主动承认他已经这个败选,call了这个民主党等等。这些都是好的现象,最起码你停止了一个巨大的法律诉讼和巨大的法律后果,承担的后果,那么如果他们还要继续这样走下去,民主党更多的这种精英阶层或者是像这个多米尼这个软件背后的或更多的大佬,在这个过程中暴露出来,他们依然要死扛到底的话,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大量的诉讼最后导致的这个结果,他们可能是无法承受,无法承担的这样的一个法律结果。路德。

路德:这个这个gateway啊这个媒体独家报道啊,说分析了啊,这个分析了这个选举之夜,数据分析显示数以百万计的投票,要么是从特朗普总统改到拜登,要么就是多米尼使用自制和其他系统啊。这个他意思就是,在选举夜当当时的晚上,一会儿这里增加了,一会减少了啊,全部增加数和减少的数正好一样,这边减少19203那边最好增加19203啊,这些数他们进行了一系列的,进行了一系列的数据分析啊,并且发现总共有接近50万张票啊,然后通过特朗普改为拜登的。这个集中啊,你看宾西法尼亚州啊,这个有22万多啊,22万多,然后新泽西州有8万多啊,这个
这里头啊,它是一个详细的啊这种分析啊,拥有都是因为拥有那个多米尼啊这个投票软件造成的这种情况。现在超过50万张选票,这些选票已从特朗普总统转给乔拜登啊,除此之外还删除了280多万张票啊,这些数字尚未有我们核实啊,还在核实中。所以啊这是啊媒体啊,这个媒体曝出来的啊这个媒体。当然这个具体啊,具体的这个情况怎么样啊?具体怎么样我觉得都要等最终啊,最终的这个实际的情况出来。但是这个它的逻辑的分析啊,基本上啊也是,我觉得也是挺靠谱的啊挺靠谱,只是给大家多一个信息来源啊告诉大家。除此之外呢,就是这个美国的这个联盟选举委员会啊,他说这个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的主席啊,接受采访的说,选举啊是有问题啊,选举是非法,不会在新闻上看的这个,然后我会、就是这个他接受nwes max采访的时候说这次选举有很多问题,他直接说啊这就是非法的。完整的视频在这里,大家可以去看啊,这个冠博士分享一下。

冠博士:是的,因为我们说联邦选举委员会,作为它来说,实际上就是负责整个选举的这个公平以及过程的这样的一个工作。那么我们说,现在虽然说主流媒体一直在压制,但是我们从这个数据上可以看到计票的问题,从新闻上可以看到这个死人投票的问题,可以看到这个选票造假的问题,不让监票的问题,各种各样的问题全部出来的时候,那作为联邦选举委员会的这个主席来说,他这个时候站出来实际上也是这个,第一是回答民意,那第二呢他就是解释,他实际上他就是解释说,这个选举还没有结束,因为毕竟拜登那边,他们今天这个一会儿自己说自己赢了,然后一会又任命这个任命一个那个,弄了个过渡政府网站,实际上这些都是主流媒体帮他在说,没有任何意义的,那他实际上这个联邦选举委员会的主席在这里说出来这句话,那同时也是在说,其实主流媒体说的它都不是一个非常、都完完全全就是假的,不准确的,这里面有舞弊。那另外一个呢,就是说作为他自己本人来说呢,也是这个背书嘛,就相当于是在为川普总统这一边,不是说是为川普总统的这边,而是在为这个正义的这一边背书,就说你这件事情本来就是这个选举舞弊,那我、在我这儿的话,从我这一关来说的话,他也是在告诉沼泽地说,我不会帮你造假。

路德:这里头啊,这个选举,很多、刚才有人说川普总统的票啊,如果被毁了怎么办?那重新点?大家投川普的票啊大多数都是直接去投啊,直接到现场投啊它是两点,一是直接有个电脑输入啊,第二个呢就是还有一张纸制的,所以呢,这些票基本上你是无法否认。只有那些邮寄的选票啊,邮寄的选票,出问题的可能性就会很大,因为到底有没有这数?你扔的话也是扔的川普总统的邮寄选票,你人到那里去点,去投的这个票,他是扔不了的,一张一张啊。还有就是第二,大家知道这个州里头,乔治亚州重新点票啊,这里面共和党的这个郡它不可能去说把川普的选票给扔了是吧?那民主党的郡,核心就是民主党的郡里头,对吧,它本身它已经把你扔了,是吧?本身就郡里头你去看看啊,每个郡的都有,差距很大,民主党郡70多万张,你在那个叫做我看了一下那个宾夕法尼亚州啊,这个川普总统只有十几万张啊,十几万张。等于说他就算把川普总统的扔了,实际上、实际上那拜登的票他也补不回来,并且是川普总统在这些州,在这些民主党郡得的票,他也是基本上大多数都是直接人去投的,而不是邮寄的。所以重新点票,这个把川普总统的票扔到这个事情,川普总统不会减少,为什么呢?他扔了他就没计算进去,但是拜登的票到底有没有这么多票?哎你重新点票,这个啊这个大概率,基本上大家可以看得出来,就不说这些票有没有作假,就光说这票的量有没有这么多,现在这都是一个大大的问号啊,如果票的量都没这么多,那你就知道啊,这里头问题,你就知道他们已经做得太过了,怎么过法呢?说白了就是点都不想点,直接报个数,就赌你最终没人敢去往回查,因为历史上每年基本上都这样干。所以啊大家知道,这个不用担心说川普总统的票啊这个如果被毁了怎么办?被毁它本身就没计进去,所以这个根本不用担心啊。艾丽女士。

艾丽:这个确实是这样的,就是已经计入的是7100万,所以这(路德:7300万)7300万是大的一个量,这个要知道,这可是每一张票都是一个活人啊。而这个拜登的票就是这样,这个非常清楚,就是如果先把这第1层,就是像我刚才路德讲的根本都没有点算,把他点算出来可能就已经差掉很多了,因为确实没有这么多人,而且这个没有这么多张票啊。那先把这个做假的先不说,这一个签名几万张的这个也都先给他算进去,可能都没有这么多,这个确实是这个问题啊。这个另外呢,我们看刚才说的这个软件啊,这个软件使用的这个多米尼软件使用的州里边呢,其实他在定啊,当时定这个软件的时候,把它销售给各个州作为这个机票系统,它是一个最大的这个机票软件嘛,很多州都用了这个,所以下订单的时候,定软件的时候现在越来越多的,其实它这个软件的操作它是有工程师的,软件工程师的啊,应该讲不是一个两个人能封得住口的。所以我们看到他制作这个软件程序的时候,和下订单的时候它是有记录的啊,有程序码的,所以大家不要担心,在你审查过程当中,当你进入到司法程序,发现了这个软件作弊。现在问题是什么?就是这是第一步查票,查票完了别忘了还有验票,有多少张票是过了这个软件的机子,6000张票投给川普总统的哗啦全都变成投给拜登的,它这是一种设定的程序,把这个程序找出来,这个程序里边是不是还有其他的问题,现在都是这是下一步啊,还要点算的。就是在先点清数以后再验这个票,这个票验的过程中又会去掉一大部分假的,然后再加上签字作假的等等。所以我们说真正的、因为美国就这么多人,大家要知道基数就是这么多人,能够站出来投川普总统的这7300万已经占到了很大一部分,那么剩下的这些人怎么去凑这个数?从逻辑上从理论上就这么一锅米,一大半都已经盛走了给川普总统了,剩下的有多少你怎么去作?只有作假和兑水,那么只要把水挤出去,自然真相就会浮出来,所以这是非常好的一种手段,从点算开始啊,这个我们就拭目以待吧,看看他的软件造假还会有更大的更大的后续,我相信啊,软件这个作假这件事情现在很多人已经开始追究他和佩洛西家族的关系啊,这个可能是既拜登之后的又一条大鱼,真的不好说路德。

路德:玛利亚今天采访了这个弗林将军的律师,律师啊叫西德尼鲍威尔,他是联邦前检察官啊,然后呢,就是了解到几个情况,第一啊川普团队已经在密西根州和宾州展开了法律诉讼,我们之前都已经说过啊。在这些地方发现大量的证据,包括投票过程不合格,不合规啊,假选票在投票结束后被带入,投票结束以后终止了时间节点以后,仍然放进去啊,大量的川普选票被扔在垃圾箱和人行道,这都是非常令人震惊的。因为这都是邮寄选票,他过程中他可以给你扔到垃圾箱啊,如果人、你亲自去的话,去的话是不是你就做不到了是吧?就无法办啊,说这还不包括我们从统计学上分析出来的奇怪的现象,这在数字上是不可能发生的,这说起来有点复杂,但我们发现同一批选票在这两个州被分别统计了。同一批选票在两个州都投,一个人在两个地方投啊,三次并加入到最终结果中,首先是在密西根然后在威斯康星的密尔沃基,因为两个州离得很近啊,威斯康辛跟米尔沃基。所以说大家看看啊,等于说这个两个大城市,就比如说啊这个纽约曼哈顿和这个这旁边的这个新泽西啊,这个叫做诺瓦克很近吗?这里投完开个车半个小时你就到另外一个州又去投了啊,就是一批选票直接啊两个地方,这就是为什么,大家看纽约作为大本营,它周围的几个州全部、全部为什么都是民主党的州?就是这个原因啊。纽约人多啊几千万人,这里不行再去别的州,这也就是为什么以洛杉矶以加州为据点为中心,旁边的啊基本上都是这个加州的,就都是这个左派啊,民主党啊,这也是这个原因啊。这里说一张、一个人投一张选票,两个地方三个地方投啊,然后玛利亚问是否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整个的法律诉讼,有限的时间啊,他一定要在1月20号之前,对吧?不是1月20号,应该是12月23号之前啊,西德尼说这些选票本身就是证据,所以问题在于共和党是否能把这些串起来形成物证连续啊保管,这个词叫chain of COSTA,就是物证连续保管向法庭提交物证的人,如在毒品案件中向法庭提交麻醉品做物证的人,必须说明从他开始保管该物证,直至他向法庭提交该物证的期限,他一直保管该物证的情况。就说你这个物,是否能够形成物证连续保管,这个除此之外,我们还发现很多州根本没有遵守他们本州选举的相关法律,比如说宾夕法尼亚的超时送达的问题,根本就不应该被计入,我们发现一共有4个州在计票过程中违反了本州的法律,这些选票都不应该被计入最终结果。玛利亚问司法部长,司法部长巴尔让司法部调查可能存在的投票欺诈,你觉得在12月最终结果出台前,他们的行动能够逆转现在媒体宣传的结果吗?西德尼说他们力量有限,因为所面对的证据是事实太多了,而且每天都有大量新增的证据,所以我呼吁每个爱国者都站出来检举,检举你看到那些不合规的现象,包括半夜运进来的选票,那些不合规的墨水选票等等,这些墨水选票就应该是打印的吧,这数量高达几十万的选票都应该不被计入最终结果,而且从我们观察,这些票都是投给拜登的,玛利亚问关于选举中使用的投票系统多米尼软件和南希佩洛西家族的关系,他说我们正在调查相关的证据,比如德州就三次拒绝更换其他的投票系统,我们认为投票软件里面并不是一个无意的软件缺陷,而是故意设计的,这其中用到中国制造的软件和其他组件,中共在全球各股势力中是最有动机干预美国大选的,NIS 和DIA就美国国家安全局和国防情报局,应该对此进行独立的国家安全方面的调查,因为有很大的可能性中共希望拜登赢得大选。这个冠博士怎么看?

冠博士:好的,这个采访啊实际上比较长啊,说了几件事情啊,这个第已件事情就是说,提到了这个密歇根和宾州法律诉讼的问题啊,其实他这个问题就是说你选票监票计票全部有问题,包括在这个逻辑上的数学统计的问题,就是说他这些问题都分析出来,那也就是说证据已经实锤了。那在密歇根和滨州的它这个法律诉讼完完全全在证据层面是没有问题的,那第二个就是说你这个有限的时间能不能完成?那其实他说的这些也比较模糊,但是呢,实际上我们说他最起码的这个里面说的一句话比较关键,说一共四个州都违反了本州的法律,是在计票过程中。就比如说你这个没有人监管啊,比如说乱计啊,那这些选票都不应该被计入最终结果。所以说,他的意思是即使是在这一层的这些选票都应该被取消,那最差的结果就是应该是你这些州他最后这个没有认证,就是这个州不算到任何一个人的大选的这个数字里面去。然后接下来又提到了这个司法部长的,司法部长巴尔让司法部调查的事情啊,那说他们的行动能不能逆转媒体宣传的结果?他也没有直接回答,但是比较有意思的是,他说首先每个爱国者都站出来检举,那实际上就是在暗示这个大家民意都站出来了,现在已经是时候了,你只要知道正义都能站出来,我们形成越来越多的力量,只要人越多最后正义一定能获胜,一定能还原一个真相。更重要的是他说半夜运进来的选票不合规的,这个数量高达几十万的选票,这些票都是投给拜登的,那这四件事情就可以得出,你这个背后是一个有组织的行为,不是说是某个人或者是某种这个势力,某个甚至是某个党的一小部分人就可以完成的。当你暗示到这些是有组织,然后再把司法部调查联系起来的时候,实际上这个意思就是肯定的,这个司法部长他会对这个有组织的这种犯罪进行全面的调查,但是只是说现在他还不方便从正面回答这个问题。那最后一个就是投票系统的问题,其实投票系统的问题,他说正在调查证据,那绝对这个证据也已经是有了,因为我们刚才说这个it的人已经出来说,就光从公开的数据他就可以发现如此多的这个数字翻转,以及数字被消失的情况,那是川普总统的团队,他们的这个相关的团队也一定是有这样的技术人员的,所以光从这个外面的证据就可以表明,更何况现在还有内部出来的爆料者。所以他在这里面已经明确的说,这不是一个无意的缺陷,而是故意设计的,而且这个软件可以联系到中共,那这个就是为什么昨天我们说这个CIA的局长要和麦康奈尔见面,这现在已经从这个有组织的这一个层面在上升到了一个中共的层面,他最后直接说中共希望拜登赢得大选。所以这件事情已经从这个民事上升到了一个完完全全的这个司法的问题,所以最后就是一个法律战的事情,而我们说你这些证据最后打到最高法院的时候呢,实际上作为对方沼泽地来说,它也是有两道防线的,第一道就是说你守住现有的这个选举结果,那当然他肯定是守不住的,虽然他可以说啊,可以解释嘛,说啊这个突然多出来这么多的选票,那是因为那个哪哪寄过来的,说突然这些选票都一个名字呢我也能解释。但这些实际上在这些证据面前是守不住的,但是他还有第二道防线,那守的就是说,我虽然说这个我守不住所谓的赢,但是我可以说让法官最后判定,说这个州就不算了,那一旦这州不算,不算拜登也不算川普的话,那最后如果这几个州都不算的话,就谁也没有人到270票,这个仗就要打到国会去,打到众议院去,那一旦打到众议院的话,那又是新一轮的这个战斗,又是新一轮的战争,这个时候又为他们赢得了时间,他们就可以在这个过程中继续通过政治的这个较量来运作,或者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来翻转败局。所以从现在这个角度看,这个人证物证俱在,法律战在关键是,这个能不能把这个结果逆转过来,而我觉得这个事情上,最大的这个关键就是你现在这个背后的有组织的这样的行为,你第一是大规模组织的,第二你是偏拜登的,第三你是软件系统性出问题,而且背后有中共,那光这三条的话,那我相信在最高法院的他最后的判决中,他是会把,会很大可能是会把这个票翻过来,而不是说在这些州不作数了,好的路德。

路德:好的,艾丽女士分享一下。

艾丽:是,我补充一条,就是今天的在Warroom,我们看到这个Warroom里面的jack maxey呢,专门分析了一下这个Dominion,Dominion这个软件的一个评估,要知道它是政府采购啊,大家要看到啊,这个软件是安装在各个州,由政府采购,那么政府采购之前呢?他一定有一个评估对这个软件的各种性能的一个评估呢,这个这个jack maxey就分享了一下,这个评估公司给这个软件打出的分,一定会惊掉各位的下巴,就是不推荐,就是他说软件的稳定性,on recommend,不推荐啊,软件的这个对这个扫描的整个的灵敏度不推荐,然后它的误差率比较高,不推荐,所以总体上这个评估公司对这个软件啊,投票软件是完全不推荐的,认为它会产生很大的误差,可是为什么有这么几十个,有这么多州还是采购了这个软件呢,所以这是非常值得追究的一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是不是民主党控制的这些州所在的这些政府利用了政府的资源来进行采购呢,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是因为议长的影响力吗?还是什么?这个大家就放在这里不谈,只是谈这个软件本身就有很大的问题,所以我们看到这个舞弊案才是刚刚开始,这个软件的爆料者和软件实际操作情况,都会在这个巨大的压力下,多人的控诉下,一定会把它全部翻个底朝天,让大家看一看,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软件,而这个软件的背后,大家要知道这个软件的设计里边,是可能很多是分到了中共国的这个软件公司,去帮他做的软件设计程序设计,然后又拿回来的,所以刚才讲了,首先这个软件本身就是一个比较低劣低质量的这样的一个软件,那么不推荐的情况下又采购,那么这个中间又会翻出来很多的案子,那么这个软件,这种低劣的情况下,他本身背后投资大佬是谁,我们已经是现在开始在发掘。有佩洛西家族的影子啊,跟这个咱们这个西德尼·鲍威尔女士,她也已经开始在质疑佩洛西家族的整个参与全面参与,和民主党,还有除了佩洛西家族以外,还有民主党其他大佬参与,那么这是第二点。第三呢,就是他到底有没有和中共国勾,他分包出去的那些软件商,是不是他们投资背后的大佬?这是他们的钱,是不是会像拜登那样,来自中共国?又有第2层或者第3层的资金的来源是投资到这个软件中去的,为什么会分包给中国的公司来进行一些软件的这个设计或者是一些,一些核心软件的设计包给一些外包,而外包的去处恰恰如此轻巧的又到了中国,所以所有的这些问题,一条两条三条线,都会进行彻底的调查,那么最后最后如果查出来,这就是和中共在背后的操纵有关系的话呢,相信这一定是一个大的刑事犯罪案件,所以这些作案人员,从犯在案里边操作的这些人员都会吃不了兜着走,完全是颠覆美国历史,对美国宪法进行最严重的挑战的一个刑事犯罪组织犯罪吧,路德。

路德:对,这绝对会未来会有证据报撰,文贵先生啊,前两天直播的时候,他说搂住搂住,实际上,据我的了解啊,是有,他说有人从秦城监狱放出来了啊,中共知道啊,我就不说了,这里头是有重要的东西,回。一定会被证明是中共在操作啊,这个冠博士给脑洞一下,想想啊,文贵先生暗示是啥意思。
冠博士:是的,如果说这个就是说,我们说习近平他们这个现在的政权,包括习近平王岐山啊,从这个爆料革命2017年到现在,那他爆料革命一直在加剧中共的内斗,所以你最后内斗内斗的过程就是这个现任政府当权者把中共自己掏空的情况,那你掏空了,现在到大选的时候,你需要这些人做的,那秦城放出来的人就就会需要去做这些事情,那他既然之前已经被抓进去了,那现在又被放出来做完了,做完了他自己能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他通过什么来保证自己的安全,所以他在这个过程中去留下,故意留下留下一些线索情报证据啊,这个是有可能的一件事情,所以说如果说我们现在有实锤的证据啊,当然现在肯定是有的,这个实锤的证据能把中共和美国大选的造假联系起来,那就确实是太有用了,因为之前中共做的事情,从贸易战知识产权偷窃从香港到病毒来说,只有说病毒是真正把美国人打痛了,而病毒这个真相呢,因为有很多掩盖啊,很多这个专家的所谓的这个模糊视线,那美国人有一部分人他还是不完全清楚这件事情,但是从这个病毒这件事情到大选就不一样了,因为另外一方面说病毒他可能有的年轻人觉得无所谓,但是大选呢,你是直接是威胁到美国的这个国家之本啊,整个这个民主体制都给你翻了,整个的这个大选,包括针对川普总统这个政变的办法都使出来了,如果能把中共和沼泽地这一条线连上的话,那么这个对于灭工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因为你所有的民意就一边倒的就过来,因为没有比这个事情还能让美国人再看得清楚,中共的邪恶的,而且呢,如果而且这个一旦民意起来了,川普总统借着这个过程又清除了沼泽地,那又换上了自己真正的信任的人,能为自己做事的人,那后面这个灭共的行为,之前就向班农先生说的,一旦美国这个重锤落下了,中共其实就是几十天的事,因为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脱钩啊,包括香港啊,金融啊,这个停止美金啊这些事情,所以呢现在是真真正正的这个角立场,而确实爆料革命这边是一定有这个一击毙命的这样的实锤证据的,好的路德,

路德:对,这个那个艾丽女士,你觉得什么样的证据?最终可以让一击毙命啊,在这个过程中,大家想一想啊,脑洞一下什么样的证据啊?什么类型的,艾丽,喂,冠博士,你觉得什么样的证据啊?什么类型的证据。

冠博士:我觉得首先就是说第一,嗯文字的证据吧,就比如说像一些这个沟通啊交流啊,甚至一些计划部署,那第二就是说这个金钱转账的证据,就比如说有些钱是不是从中共控制的账户打到这边这个参与的人,打到沼泽地这边参与的人,那第三就是说这个是视频录音的证据吧,比如说这个哪个大领导啊,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时候被录下来了,那么这个东西被拿到美国的法庭上,那也是非常非常有实锤的,因为美国的技术部门很容易就能知道是真的假的嘛,那么我觉得大概就是这三方面的证据,路德。

路德:如果这些证据有的话,那你觉得美国这个司法上会不会啊,容易啊,容易定罪啊,你觉得,对司法的了解,别人说这个东西啊,这个录音是假的,这里是假的,那也是假的,你觉得?

冠博士:我觉得这个如果说媒体放出来大家可以说是假的,是阴谋论,但是这些证据如果真正到法庭上,就像最开始比如说文贵先生2017年爆料的时候,拿出来那些文件,你这个一照放出来,那这个伪类都说是假的,但是美国它作为一个国家机器,一个录音,一个文件,一个转账的记录,这些东西他是从技术上来说是,不是很难就可以验证它是真是假的,而我们说这些东西它最有用的不是在媒体上。最有用的就是在法庭上,当你真正走到法庭上的时候,真正一切进入了这个技术手段的时候,那法官他做的判决在很多时候,就是这个非常非常实锤的,因为法官知道是真的假的就行了,而且从另外一个方面说,你这些东西啊,如果说他把有一部分放到媒体上去,那民众他也有自己的判断啊,根据逻辑这个民意同时也是能起来的,那一个法律上的一个一部分民意,因为民意这一方面来说,你不需要每个人都都能觉醒,你只需要一部分人觉醒,能把这个民意那带起来就行了,那第3个就是说当你这些证据都实锤的时候,你沼泽地的人那最后就是使劲往中共上推,它肯定是为了自保,把这些责任都能尽量多的都能推给中共,而我们说最后走到司法那一步,就是美国的司法就是如果你和检方合作你妥协的话,那你就可以轻判,那最后就会导致呢证据实锤,司法的这个程序走过去,那么这个沼泽地他会妥协吧,把东西推给中共,那最后最麻烦的,他就是中共了,路德。

路德:对这个污点证人啊,那天那个美国某部门到我这里啊,然后那就他就专门问他能不能,他说能不能啊,想办法啊,他说我说怎样可以让来证明CCP,给CC定罪啊,他说如果你能让每个中共的某个官员啊,内部的这个排得上号的某官员站出来,直接跟他们联络啊,或者直接要来作证,诶他是这个就很管用,可见美国很认这个,艾丽女士啊,艾莉在吗吗?

艾丽:是的,这个再上来了,就是其实这个大家要看到,这是在美国,他们民主党人再怎么样勾兑,我们一定不要忘了他是美国人,他不可能去到中共国住,谁会把自己的护照从美国护照换成中国的护照,去到中共国住,所以最后一定要在美国接受美国法律的审判和现实,最终她的家族是生根于美国的,一定要在这活下去,所以我们说,如果真的要有内部的人员站出来,大佬站出来,包括其实拜登家族,他要想脱罪,我们看最简单的就是布罗依迪,布罗依迪是这么大的一个大佬,是这个川普总统的这个竞选团队的老大呀,这么厉害,他这个掌管着这些资金。那多少多厉害啊,那为什么他能够认罪?因为只有他认罪了,他配合了检方,他虽然是这样,但是他能够保住他的财,保住他的命和他后续的子孙,那这个后续的东西,它等于是做污点证人,你还可以继续好好活着,甚至于活得很安全,只要你低调,不要再做这个,所以我们看到这就是美国法律制度的人性,就是不像中国,就像文贵先生说,如果是中共国怎么办,是中共国,如果是习近平是川普,那马上第二话不说,把拜登全部都抓起来,佩洛西可能她都给他抓起来了,是不是,马上给你们定罪,但是他美国的制度就是有这样的人性,所以他给你这样的一个机会来来判断,但是这一种我想说的就是,真正的民主党内部的大佬有一个人站出来认罪配合,我觉得这就是摧枯拉朽,基本上就是把他们的梁和柱啊这个根基给他砍断了,因为他们的配合就彻底的真正的追出了背后的大佬,一个追一个一个追一个,每个人都为了保命和保自己的财和自己能够活下去,因为你除了美国你没有在别的地方可以去了,你必须要接受这个现实,那么就是要和检方合作,那这个环节下要根据你犯罪的条件最后来给你定罪,还是把你释放,看你做出的贡献有多大,那这个时候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会积极和检方配合的,所以我们想到就是当这个势头形成一定势头,真的最终不可逃脱的时候,无处可逃的时候,特别是这个资金的勾兑啊,大家不要忘了,还有华尔街呢,这一如果有一个重要人物能够和检方合作,真正的配合,我相信这真的是干死共产党的很重要很重要的内线,就是内线,合作人就像拜登的那个CEO站出来一样,这绝对是对他致命的打击,所以跟中共的勾兑民主党内部的大佬站出来,交出所有的证据,事实上很多证据已经有了,只是你配合,还是不配合,在看到铁锤的证据面前很多人也就,也一定会服软的,我相信啊,路德。

路德:好的,最后这个冠博士,最后总结分享一下啊。

冠博士:好的,今天我们说了几件事情啊,第一件事情就是乔治亚州这个州务卿宣布重新计票,那么我们说重新计票,实际上它解决的就是一个是你如果说你软件机票中出现的问题,那手工计票就可以解决,第二个就是说你的这些假选票,那很多假选票他是往那一放,就直接随便报一个数就上去了,并没有好好的数,那这个问题也可以解决,我们说这两个问题实际上解决之后,就可以让川普总统赢得这个大选,当然了后面,不合格的选票的问题,还有其他的问题都会在后面这个法律战会继续打,因为现在是先能保证赢能赢的,能通过计票赢了就赢,那这个法律战是在后面说的这些啊,这这个事情,这个第2个,我们就说今天说到了这个软件的问题啊,这个软件确实是我们可以看到在很多州它都是嗯,突然的这个上升,川普总统的票最后就给了拜登,那么,现在软件的事情有证人出来了,那么他会,他的爆料从内部的情报和外部的数据那么一对的话,在法庭上将会是非常非常有利的这种的实锤证据,然后呢,第三就说这个司法部长今天和麦康奈尔见面了,实际上这个也是说代表着共和党对于这个司法,这这些证据啊,这个核对啊,这些问题都会要和司法部长那去去这个沟通和谈,所以说我们说这个麦康奈尔见了CIA,又见了这个司法部长,就是由从内到外都是在这个司法上调查,这些选举作弊的沼泽地以及他们和中共的这些勾兑,那还有一件事情,就是这个福克斯采访的事情啊,这个也是,也说了很多,那实际上这个福克斯采访的这个弗林将军的律师呢,他就讲到了几个问题,那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说到这个投票系统啊,它实际上是就是一个作弊,因为他不是一个这个错误,错误你不可能每次都给拜登,所以说他又他说这个错误,这个软件背后就是有中共国的组建,这个就联系到了中共干扰大选,所以呢,最后呢路德又这个跟我们大概说了一下这个爆料革命有一击致命的证据的这个问题,也就是说那么,手上有可以一下就证明代表中共全面参与美国的选举舞弊造假的这样的实锤证据,那么我们说这个将会在以后的这个较量中起到非常非常关键的作用,好的路德。

路德:好的,谢谢艾丽,谢谢冠博士,谢谢诸位观众观看,别忘了点赞分享,今天的节目到此结束。

更多路德文字版请看:Gwins

Gnews:路德时评【文字版】汇总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站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简称华盛顿DC农场,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战友家园。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Discord 私信: 喜马拉雅华盛顿DC联系人#9515 2,E-mail: [email protected] 3,Discord: G-Talent技术社区,@阿丙,加入链接(Join) https://discord.gg/rUA99Qd (为安全起见,墙内战友请不要用电子邮箱联系,请使用Discord) 1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