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快讯 | 紫光集团债务达2029亿,仓促造“芯”遇“滑铁卢”

内新闻/素材:鹰(文言) 校对:雅典娜的圣斗士(沙加)

网易新闻11月10日报道,紫光集团多支债券价格大幅下跌,旗下存续债“18紫光04”和“19紫光02”继10月29日暴跌20%后,在连续下跌的4个交易日内更是分别累计下跌47.03%和28.19%。另一存续债“19紫光01”在2日暴跌57.35%后,在接连的3个交易日累积下跌64.11%。

紫光集团前身为清华大学科技开发总公司,成立于1988年。1993年改组为清华紫光集团总公司,2009年6月建立混合所有制(清华控股占51%,健坤集团占49%)。2013年,紫光集团收购美国上市公司展讯通信,开拓集成电路芯片领域。其芯片业务主要包括存储芯片(以长江存储为主)、手机芯片(以紫光展锐为主)和安全芯片。2016年,紫光集团相继在武汉、南京、成都开工建设总投资额近1000亿美元的存储芯片与存储器制造工厂,成为世界第三大手机芯片企业,和国内最大综合性集成电路企业。

2018年紫光集团投资120亿在天津成立紫光云总部,正式进军公有云市场。2019年在国内电子信息百强企业名单中位列第16位,进入2020年后,随着存储芯片128层QLC 3D NAND 闪存(型号:X2-6070)和手机芯片虎贲T7520问世,紫光集团加快组织架构重组,整合旗下私有云、公有云、人工智能、视频云、软件服务能力,成立“紫光云与智能事业群”,全力进军“云+智能”业务。

自2013年紫光集团进军芯片行业,在享受国家芯片战略红利的同时又有源源不断的资金补助和政策支持,所以紫光集团几年之内就成为国内最大综合性集成电路企业,在企业级IT服务细分领域排名中国第一、世界第二。但是其资产负债率长期在70%左右,经营能力欠佳、流动性紧张、非经常性损益波动较大等诸多因素仍使得紫光集团陷入困境。

1、紫光集团严重亏损,资不抵债:10月30日对永续债“15紫光PPN006”到期不赎回的举动,将紫光集团资金链紧张、财务状况恶化显露社会。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紫光集团合并报表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2.09%、73.42%、73.46%和68.41%。

2020年上半年营业利润-40.38亿元,净利润为-45.44亿元,亏损同比扩大23.01%。 2020年上半年,紫光集团负债合计2029.38亿元(流动负债1912.11亿元、非流动837.28亿元);短期负债更是达到794.28亿元(短期借款327.4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466.8亿元)。而紫光集团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资产仅12.08亿元,不足非流动负债的3%,资金期末余额515.63亿元,无法偿还短期负债。

2、除高负债外,紫光集团的负债结构更是问题繁多。有息负债占比较大,对大量流动资金的需求压力激增: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紫光集团有息债务总额分别为952.76亿、1629.04亿、1693.23亿和1566.91亿元,分别占公司总负债的73.72%、80.02%、77.41%和77.21%。虽有政策和资金扶持,但长期高额的有息负债偿还压力仍造成紫光集团的资金链周转苦难,严重影响了其运营能力。

3、紫光集团的频繁并购虽“粉饰”了其商誉,但却加剧了管理风险和再融资难度。2014到2016年,紫光集团子公司数量从66家迅速增长为418家,之后更是以10%以上的增速扩张。2016至2018年频繁并购虽增加了其商誉(从324.87亿增至543.17亿元),到2020年上半年商誉达521.76亿元(占总资产的17.59%,占净资产的55.68%),但过大的商誉只是美化了负债结构,低估了资产负债率,加上并购负债只能通过再融资偿还,更加剧了融资困难,紫光集团举步维艰。

4、芯片投入巨大,但收效甚微。虽然紫光集团长年对芯片研制有巨额投入,但其芯片业务营收却不足20%,仅靠国家补贴扶持和融资维持运转。2013年至2015年间,紫光集团斥资51.9亿美元收购了展讯、锐迪科、以及新华三51%股权,但随着18年中兴通讯事件爆发,紫光集团子公司数量迅速从19年的588家降至20年的286家。

由于芯片行业严重依赖进口,再加上美国加大对中共的芯片限制和技术封锁,国内芯片行业科技陈旧、理论基础薄弱、工业化水平落后,巨额投资却毫无成果,大量资金“打水漂”,以芯片“为生”的“国资民目”企业接连爆雷,骗补频发。无论小型创新型企业还是“国资”的紫光集团,在缺乏先进技术的核心驱动下,仓促上马造芯,只能是舍本逐末,劳民伤财。

新闻来源: 2029亿债务压顶,紫光集团陷“芯事困境”?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公民之聲

【VOC】公民之聲 Voice Of Citizen 11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