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selle专栏】危险! 市场化运作的媒体破坏力强过军队

作者:Giselle

笔者曾有幸与郭文贵先生连线直播,探讨主流媒体市场化运营方式存在的隐患以及带来的危险。通过这次全球媒体对病毒真相的掩盖,以及对美国大选肆无忌惮地造谣操控,想必大部分爆料革命的战友都已经清楚地意识到了媒体的贪婪、无底线。后病毒时代,媒体何去何从?民众是继续被这些贪婪的媒体接着洗脑,还是汲取教训推倒重建?这些被黑暗势力操控的主流媒体,应该接受审判吗?还有存在的必要吗?全球媒体面临重大洗牌时刻,如何洗牌?怎么洗牌?

关于这些问题,笔者将在以后的文章里逐一阐述,在此,重点谈谈媒体市场化运作的危害,提醒全球政府清楚地认识到,这股失控的力量对全人类安全带来的风险。

西方媒体太容易被操控了

在西方民主国家里,言论自由是天赋人权,因此公民的话语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记者曾有无冕之王的美誉,间接证实了话语权的力量。然而,这种权力的矛盾却在于:言论自由的话语权是天赋人权,法律无法监管;然而话语权是可以被控制的,如果被用来做恶,法律也同样无法监管。

另一个矛盾在于,主流媒体作为话语权的输出机构,实行的却是市场化运作。即:话语权是可以用来买卖的,谁出价高,媒体就为谁说话。所谓的“无冕之王”,是基于这个记者是坚持新闻工作者基本操守,传递真实信息,捍卫普世价值的一个美好想象。

然而事实却是:1,记者的话语权也会受到其所服务的新闻机构的利益限制,记者的声音如果跟新闻机构的利益有冲突,也会被消声。2,记者也是人,是人就有弱点,就有可能被威胁,被收买,被蓝金黄。

而大部分民众都有从众心理,随波逐流、人云亦云,真正有独立思考能力,不被表面现象迷惑,敢去探寻事物背后真相的民众,在整体比例中,不会超过十分之一。而这十分之一的人当中,又有多少人有话语权?敢于为真相发声?这些声音又能被多少人认可?

此次病毒战中,SKY NEWS是澳洲少数敢于说点真话的媒体,可是这样的媒体在澳洲却没有多少公信力,早就被有心人蓄意抹黑成了偏激、右翼媒体。澳洲一国党领袖宝琳.韩森,少数清醒者之一,捍卫澳洲价值,坚决反共,可是,却在最近的选举当中输得很难看。其所倡导的反共被蓄意抹黑成反华,其所倡导的“澳洲人优先”被抹黑成了种族主义。

一心想终结中共,让全世界回归正道主义的川普总统、班农先生、郭文贵先生,长期被媒体抹黑,数年来深受主流媒体的迫害,百口莫辩。近日,一位印度裔牧师在布道中说的话,说出了笔者的心声:当今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一个国家的领导人,遭受过像川普总统所面对的那种敌意与羞辱……同样,当今这个世界,也从来没有一个人,遭受过像郭文贵先生所面对的那种危险与迫害……也从来没有一个外国人,像班农先生那样冒险为我们14亿中国民众仗义执言……

在人类历史上,笔者还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一股力量可以如此邪恶强大到能操控几乎全球的民意,颠倒是非。

军队与媒体,都不能市场化

军队不能搞市场化经营,这是大家普遍认可的道理,除了雇佣军,全球几乎所有的主权国家都有自己的军队,被列入各自的国防力量,确保不被其他外部力量所控制——至少表面上如此。

在西方国家里,谁掌握了媒体,谁就掌握了民众;谁掌握了民众,谁就能掌握整个国家。媒体对民众的影响是从小到大、根深蒂固的,我们从小接受的资讯、形成的人生观、价值观,都来自于媒体刻意传播的资讯。这些根深蒂固的观念,直接影响人们的行为方式。在澳洲,为什么这么多人不喜欢川普?甚至包括小学生?就是因为主流媒体不停地抹黑川普,给民众潜意识里灌输了一种对川普的负面情绪。所以,在这个层面,媒体的力量甚至超过了军队。

矛盾之处在于,对于比军队更强大的力量:媒体,却是可以搞市场化经营的。而只要是市场行为,就能被利益集团所控制。这就意味着,虽然中共政府不可以合法地控制美国军队,但是媒体却可以。即:军队无法做到的侵略行为,通过媒体却可以做到。中共可以通过铺天盖地、长达数年的媒体宣传,改变美国民众的思维模式、行为方式,培养起强大的白左群体、精致利己主义、拜金主义,让整个社会物欲横流,失去信仰,由内而外击溃民主机制,达到不费刀枪而和平演变的目的。

默多克:民主的毒瘤?

鲁伯特.默多克,全球最有势力的人物之一。默多克是全球首屈一指的新闻媒体大亨,福布斯2019年全球亿万富翁排名第52位,资产高达194亿美元。默多克的新闻集团覆盖几乎全部媒体类型,报纸方面有《泰晤士报》、《太阳报》、《华尔街日报》、《纽约邮报》、《澳大利亚人报》等等,电视方面包括英国的天空电视台,美国的福克斯电视网,日本新闻广播公司,凤凰卫视、香港的亚洲卫视……

目前,默多克控制了70%的澳洲报纸,40%的英国报纸,40%的美国电视版图。有媒体称,澳洲总理莫里森如果没有默多克的支持,根本不可能坐上这个位子。澳洲的“影子总理”非默多克莫属。澳洲前总理陆克文,近日在推特上发起请愿,要求皇家委员会调查默多克新闻集团,并称呼默多克为“民主的毒瘤”,呼吁将媒体所有权多样性。

陆克文与默多克的恩怨,笔者在此不做展开,只以此例说明媒体对一个国家的掌控力度有多强。《纽约时报》去年4月也发表了一篇文章,指称默多克的媒体在澳洲推动废除该国的碳税,并参与了将一系列默多克不喜欢的总理赶下台的行动,包括去年的马尔科姆·特恩布尔。

当话语权可以买卖的时候,真相也变成了筹码

《纽约时报》与默多克新闻集团的互相撕咬,不过是黑暗势力内部分赃斗争的一个片段。当话语权可以买卖的时候,真相也就变成了筹码和武器,可以用来互相攻击,也可以成为与客户谈交易、索取更多利益的筹码。

《纽约时报》是一份总部在纽约的美国报纸,具有全球影响力和读者群。按发行量计算,它在全球排名第18位,在美国排名第3位。该报纸隶属于上市公司纽约时报公司。自1896年以来,该公司一直通过双层股权结构为苏兹贝格(Sulzberger)家族所有。

去年,《纽约时报》与默多克开撕。《纽约时报》称,他们对竞争对手默多克新闻集团进行了为期6个月的调查,覆盖三大洲,超过150次采访。2019年4月12日,《纽约时报》在一篇《有关默多克的全球媒体帝国,你应该知道的六件事》中,揭露了默多克与他几个长期不和的儿子,利用其掌控的媒体机构破坏北美、欧洲和澳大利亚的民主。比如:默多克手下的报纸《太阳报》多年来一直向英国读者呈现一个被妖魔化的欧盟,成为引领脱欧运动、在2016年公投中说服超过半数选民支持退出欧盟的势力之一。自那以后,英国一直深陷政治混乱。默多克家族位于这一动荡局面的中心,这个家族本身的紊乱塑造和映照了近年来的全球骚动……

支持川普胜选、推动脱欧,在笔者看来,这都是默多克干得不错的少数好事之一,但在媒体这个黑暗沼泽当中,存在着不同的派系利益斗争,媒体翻脸无情的事情层出不穷,也不足为奇。比如默多克与他的两个儿子,多年来,由谁来继承这份家业,一直是默多克家族紧张关系的一个源头。特别是在默多克的儿子拉克兰和詹姆斯之间。詹姆斯希望公司变得更加注重数字化、在政治上更温和,而拉克兰则希望能够趋近当下的反动政治。

据《纽约时报》报道,2016年川普总统最后关头能够胜选,与默多克的支持有关系。而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福克斯新闻首先对川普总统表示了支持,接着又在关键时刻反水支持拜登。所以,对于这些主流媒体的互相攻击、揭露,不要以为它们就是良心发现了,其背后无非都是利益。我们觉得有些时候媒体偶尔刊发一些真相,或者为病毒真相发言,就觉得这是一家良心媒体,其实都是错觉,这些被曝光的真相,背后都是利益集团互相博弈、讨价还价的筹码。新闻媒体的运营模式如果不改变,如果还继续依靠售卖话语权生存,那么,人类的灾难还会在短时间内重演。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相关链接: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文泓
5 天 之前

期待川普总统第二任期,先将230法案废除了……

0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每个人心中都是有自己雅典娜这个能力,农场将在雅典娜女神的智慧和正义的庇护下发展壮大。农场有专人接待,专人为你服务,享受G系列的福利,保障你的权益。灭共没你不行,每位会员都是农场的主人。 🏠 请联系Discord平台,期待战友们的加入,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https://discord.gg/aaqJrdY。🌹欢迎大家订阅🌹:1. Youtube油管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tz4lmA7mG3FzYbylgqjTQ);2. GTV频道(https://gtv.org/web/#/UserInfo/5f72f8f60cd82c6bb6a248a6);3. 推特频道(https://twitter.com/himalaya_au) 11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