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式的治理污染结果必然是荒唐的劳民伤财的

作者:文茗

近几日,一则消息真可谓是惊曝了我的双眼:北大城市与环境学院陶澍院士团队在Science子刊Science Advances杂志发表论文称,中国农村烧饭和取暖的污染导致每年37万人死亡。

论文主要阐述了:2014年中国据估有115万人因PM2.5的吸入而过早死亡,其中居民做饭和取暖等使用的固体燃料相关的死亡有77万人,占比达67%。农村地区人口比城市地区人口对PM2.5的贡献更大,这也导致了农村地区人口的PM2.5死亡风险更高。其中,中国农村常用燃烧生物质(如木材和农作物秸秆)做饭和取暖,这些燃烧带来的PM2.5导致了37万死亡。

这世上有两种数据,一种是数据、另一种是陶大教授这类中共数据。什么样的社会培养什么样的教授,这也就是中共国培养不了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根源之一。

如今的农村燃煤、烧秸秆却被中共御用文人定义为雾霾之源。农村烧了几千年的秸秆和煤了,都没有造成雾霾,怎么近十几年来一有雾霾就赖在农民头上?改革开放之前怎么就没有雾霾,为何今天就有了?实际情况就是农村烧煤和秸秆会产生PM2.5,因为燃烧温度较低,产生的颗粒较大,在空气中飘浮不远即落下来。而重工业燃煤燃烧温度较高,产生的颗粒更为细小,在空气中扩散的范围非常大,这才是造成雾霾的罪魁祸首。而且大量的土地被盖成楼,破坏了这片土地最大的空气净化器(土壤)才是根源所在。

随便一个中共国地方的一个钢铁企业一个月的煤炭采购量(炼焦煤)动则都百万吨。而相比较一个镇如按6万人口(约2万家庭)算,每个家庭一个冬季用煤约一吨,不过2万吨。一个市级行政单位,按500万人口计算,粗算农村人口占三分之二,即330万(约100万家庭),一个冬季用煤不过100万吨。一个500万人口的市,整个冬季农村取暖用煤,跟一个钢铁厂一个月的用煤量一样多。全国这样的钢铁企业是以万来计算的。归根结底重工业才是空气污染的主要来源,它们贡献了大部分的PM10、PM2.5、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硫。时至隆冬,中共对冒着黑烟的国有的钢铁厂、发电厂、水泥厂统统视而不见。而是又拿农村取暖燃煤、中小企业开刀。

此前在生态环境部最近印发的《长三角地区2020-2021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征求意见稿)》中,明确要求包括上海市,江苏省南京、无锡,浙江省杭州、宁波,安徽省合肥等地针对钢铁、建材、有色、焦化、铸造、石化、化工、包装印刷、工业涂装等重点行业无组织排放治理,全面完成压减过剩产能和淘汰落后产能既定任务目标。

今年将实施绩效分级的行业从15个扩大到39个,针对不同行业的不同生产工艺,确定不同分级指标。在重污染天气预警期间,环保水平高的企业可不采取或少采取(停)限产等措施,环保水平低的企业则需依法加大减排措施力度。根据生态环境部发布的长三角地区和京津冀及汾渭平原的大气污染防治计划,涉及85个城市。对39个重点行业,绩效分级按《技术指南》有关指标严格执行。细读整部方案,毫不客气的讲:对于长三角这个中共国制造业的中心地带,那些规模不够大的中小企业是致命的打击。

中共如此毫无顾忌和规划的为了环保而匆匆推出的方案,就如同近几年来,河北、山西多地强硬推行清洁煤项目,盲目让农民在不具备条件下改烧清洁煤,甚至导致数十人因之丧命。实际制造污染最多的国营企业却无一影响,结果呢,雾霾依然该来的还会来,出口财政税收的大户(中小企业)却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8

11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