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于历史风头的爆料革命, 战友如何重新认识自我!

作者:宝中宝

或许很多人没闹明白。传统裡,中国人习惯找靠山,但文贵先生已经讲得很明白:就是美国政治,无论是谁,其实对中国14亿人是不是奴隶根本不关心,只关心各自利益,也就是金钱。才不管你中国人是死是活。谁关心你啊。凭什麽关心你,你说。

爆料革命做的,就是要这些力量,无论是谁,都无法忽视爆料革命,都无法避开或不与新中国联邦合作,这应该是文贵先生的态度。

之所以以美灭共,是让美国人明白,无论你是哪个党,无论你承不承认,但只要有中国共产党CCP在,你们捂被窝、藏床垫下的那点钱,全世界都一样,共乡党这个大忽悠可不是假的,是绝对真的能把它骗走,把健康的忽悠瘸了。不说了,先擦把眼泪赶先….还有棺材本,一切的金钱….

别想著你信基督,信上帝就没人骗你了。问题是:美国人真信上帝麽,真的有信仰麽,真的相信公义麽。

一切都是有资本就有主义。

常委不在专列上跟七哥说了麽:美国很便宜的,你可以想见其讲话时的蔑视,但这不也是事实麽,大家都是人,都有弱点,都贪财好色,但美人有先贤建立的法治为基石的好治 制度,这个是中国五千年来所没有的,织致今日,还在以道德论人呢。

但美国人也非想象的天生就正义,什麽信仰,什麽神,什麽基督。香港有事,香港孩子们被强姦被轮姦,被从楼上扔下去的时候神呢,神在哪儿。当年二战结束后的犹太人人世界,也因为德国纳粹的集中营,使犹太人群体发生了分裂,神呢,那个说要让亚伯拉罕的子子孙孙受尽祝福的神在哪儿呢。自耶稣殉难之后,被赶出迦南地,流离世界的犹太人,忍辱偷生两千年后,终于在二战德国集中营大屠杀后,大批人开始怀疑上帝的存在,这在当时成为一种现象,虽然后来几十年,慢慢恢复了传统信仰,但有一部份,彻底走向了无神论,这些人后来有些移民美国,成了无宗教人士。

全世界忙著与CCP勾兑呢,就是川普不也在那儿谈贸易呢麽,一轮又一轮,干啥呢,还运筹帷幄呢,CCP笑到尿都失禁了好麽,就是玩儿你,溜你,猫抓老鼠就是这么玩儿的,所以别意淫。

香港孩子被杀被祸害,运筹帷幄的世界领袖呢,基督呢,信仰呢,公义呢。大家没有那麽高,不要意淫。所以不了要迷恋山姆哥,山姆哥只是个传说。

我想文贵先生是要让投身爆料革命的战友,要超越自我:神啊,上帝啊,基督啊可能只是我们所幻想的信仰中的装修中的一些元素,而每个人要扪心自问,我们真信神么,真信基督麽,真信万佛万神麽?

随著爆料革命的进一步加深,不是我们离目标越来越近了,我们胜利了。而是要自问,我们真的配么,是我们真的推动了革命么,多少真正有力量的人在下面发力,我们动动手指头虽然不可缺,七哥也常说,爆料革命没你不行,但我们真的配得上这些么。

但这也是一场奴隶的战年,几千年为奴的中国人又怎能不参与其中。其实七哥是让我们超越自己,革自己的命,所以才说没你不行。因为这是一场中国人是否世代为奴的决战,关系到每一个中国人,所以“没你不行”“自救者,天助之”。

我们需要超越,Beyond,需要真的建立一种新中国联邦人的精神,这个精神将不同于旧有的一切。
所以,爆料革命,不是在求谁,不是在跪拜谁。或们就站在这裡,站在新中国联邦,让世界看到,让美国人看到。他们捂被子裡,藏床垫下的那些饯,想要保住棺材本,就要灭共,怎麽灭共,与爆料革命合作,与新中国联邦合作而且才是出路,而且是惟一的出路。

所以记得前一两年文贵先生说,我们不欠美国,反倒是美国欠我们爆料革命。现在才深刻体会到了。一路下来,文贵先生说的,有多少变成了事实。

先是说中共BGY美国,可是有多少美国人相信。接下来又说CCP3F美国,又有多少人相信,我甚至怀疑川普总统会相信,如果真相信文贵先生说的共产党BGY,3F美国,又还要一轮轮的去贸易谈判,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因为可以说共产党的超限战超出了美国人的想象太远,美国人尤如在大海上漂浮,暂时还找不到北。

甚至是路德先生说病毒是中共军方实验室搞出来,将来要在美国投毒,搞乱美国的。要知道路德先生说出来,是有闫博士的情报的,只是那时闫博士未浮出水面。

可是班农先生怎麽说,班农先生当时是全然不信,因为美国人根本就没认识到共产党多麽没人性。三年大飢荒死几千万人,计划生育坠胎,上亿婴儿被灭杀,其实在美国人的脑海裡,一切都还只是概念层面的东西。没把它与现实联系起来。同样路德先生对班农先生说共产党军方实验室制造病毒,下一步就是到你美国来投毒,班农先生也是无从想象,因为在他们的逻辑裡,这个不符合逻辑。

同样,当文贵先生说香港,呼吁世界关注香港,说如果香港被共产党控制,未来,世界就如同香港一般失去法治,失去自由,世界将进入黑暗。中国新疆化,香港中国化,世界中共化。可是那时有谁把这些当回事了?说白了,没有人关心你是死还是活。大家依然在乎的是利益。

直到昨天直播,文贵先生尚且哀叹:说提了很多建议,可人家未必把你当回事,继而自嘲:我们也别太把自己太当回事了。中国人明白此中的无奈。由此我想到了一个观点:天真,也是有天真的可恶。中国人常说没有疼痛,怎会长记性呢。

回到开始的话题,文贵先生此次隐了27天后的直播,我感受到了几点,虽然爆料革命以来,到如今成立了新中国联邦,但我们还没有直正的革自己的命,就算我们从CCP治下的臭坑裡爬上来了,但依旧带著总总的陋习。

不要因为参加爆料革命,我们就多好了。不是的,远远不够,文贵先生常常夸战友,是知道不容易而已,而且文贵先生知人,容人,所以才极少说苛求的话。但我的应该觉悟:离攀登“喜玛拉雅”远著呢,我们甚至于不知道自己一身的毛病,这些丑陋恶习,在不经意间,就暴露出来了。

另外一点,从文贵先生视频裡。我还感受到了一些期许。就是虽然从个人讲我们每个人有这样那样不足、也不完美。但作为爆料革命的战友来自新中国联邦,我们在美国人面前,应该意识到自身的价值。甚至这个世界面前,我们都应该意识到爆料革命对美国, 对世界的独一无二的宝贵价值。不要妄自菲薄。

在任何地方,包括美国人面前,我们华人的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为美元为世界做的,足以自豪。我们不必妄自菲薄,要有不同旧的中国人的精神,我想这是文贵先生一再一再传递的观念。我们不需要有找靠山的心态,我们就是山,就是喜马拉雅的精神。新中国联邦宣言的精神,正是这样的具体呈现。这是文贵先生有几次晃晃手裡新中国联邦的含义,

这需要我们重塑自我,以自新后的形象面对这个世界对新中国联邦人的审视,我们准备得怎样。随著爆料革命的重要性,越来越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我们真的配得上爆料革命的光环么?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早醉早醒
2 月 之前

我们需要和新中国联邦一起成长!几千年的奴役,没人可以超越、可以独善其身。真真正正的自由民主价值观需要新中国联邦人好多年、好多代人的不断努力去建立。需要自醒、需要他醒,需要变成大多数人的习惯和共识!在文贵先生的引领下,干掉恶魔共产党,解救出中国人,才能有你醒我醒的机会,这一天不远也不近:近的是CCP很快就完蛋了,远的是中国人走向自由民主的路很长、很远!

+1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1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