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相聚 8: 平民主义

作者:香草山文艺组 Tiffany的早餐 校对/发稿:飞虹

摘要:以奥巴马-拜登为代表的全球极左化,背离了基督教世界固有的价值观。美国的茶党运动、英国的退欧都代表着传统价值观对现状的不满。从英国退欧走出来的班农,将要帮助川普完成2016竞选大业,遏制极左化进程,以及极左化背后的达沃斯人称霸世界的野心。

奥巴马-拜登上台后,美国人民迅速失望。奥巴马的上台靠的是抨击小布什金融政策造成次贷危机,而奥巴马处理金融危机的方式完全偏向金融资本利益集团。小布什任内处理次贷危机的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固然是世人皆知的和王岐山勾结的角色,奥巴马提名接任的财政部长盖特纳(Tim Geithner),以及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比尔•克林顿时期的财政部长、前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萨摩斯(Lawrence Summers),在处理次贷危机中也遭受了广泛批评。金融业引发的次贷危机伤害了全美国,而金融业几乎全身而退。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在奥巴马任期中疯狂印钱,“用直升机撒钱”,而奥巴马提名的软弱无能的继任主席珍妮•耶伦(Janet Yellen)在退出量化宽松(QE, quantitative easing)的过程中,几乎让美元沦为三流国家货币。

除了用放水的方式处理经济,牺牲下层制造业,供养上层金融业,让美国经济从实转虚,让中国有更多机会奴役百姓、在制造业和国际贸易中崛起,奥巴马政府对于医保、变态人等方面的问题也一路往极左的方向狂奔。原本左右平衡、相互监督的美国社会开始撕裂。

奥巴马-拜登上台后,因为处理次贷危机不当,支持率迅速降低。许多美国人看出了奥巴马这毫无根基和经验的政治素人,只是造成次贷危机的利益集团的一个演员而已。2011年9月17日,美国发起了占领华尔街(Occupy Wall Street)运动,宣示着普通美国公民对华尔街利益集团的不满。这种运动的方式启发了日后2014年香港民众对民主诉求所发起的占领中环(Occupy Central)运动,并成为更大规模的反占中运动的预演。

除此之外,在美国国内更重要的一个潮流——茶党运动——悄然成型。茶党的名字来源于美国建国时代的波士顿倾茶事件。倾茶事件体现了美国人不屈服英国统治,希望独立自主的政治和经济诉求。茶党运动是共和党内部的一次自我革命,从茶党运动中产生了一批日后叱咤风云的政界人士,包括川普的搭档、虔诚的教徒、前印第安纳州州长、副总统麦克•彭斯(Mike Pence)。

奥巴马-拜登上台,强化政府主导的国家经济,给全世界印钞发钱,令世界所有目光聚焦华盛顿。华盛顿的院外利益集团的游说(lobbying)贿赂规模急剧上升,意味着华盛顿的腐败级别大幅提升。比尔•克林顿基金会大规模收受贿赂,希拉里为外国势力和大企业出卖美国利益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茶党作为政治圈草根型组织诞生,要求美国回到建国初期的小政府,停止经济刺激,清除政府的大规模腐败和浪费。茶党运动怒潮的进一步发酵,反腐败的呼声日益高涨,支持多位茶党议员成功进入国会,共和党重新掌控众议院,即众议院的约翰•博纳(John Boehner)和保罗•瑞恩(Paul Ryan)议长时代,而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则在民主党方面做少数党领袖。

2010年3月23日,奥巴马在白宫签署了《患者保护与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奥巴马医改生效。随即引发了强烈反弹,贯穿奥巴马当局的两个任期。2013年9月24日,德州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霸占参议院发言席长达21个小时以陈述其对废除奥巴马医改的坚定立场,这种方式是美国法律政治体系中特有的阻挠议事(filibuster)。他誓言要讲到自己没力气站着为止,在演讲中多次痛斥奥巴马医改法案劳民伤财,伤害国家经济,并指责国会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来废止这部法律。克鲁兹十分珍视家庭,很疼爱两个女儿。在阻挠议事念完正式内容后,克鲁兹还在参议院和电视媒体前读起了两个女儿最喜爱的儿童读物《绿鸡蛋和火腿》。

作为交易,克鲁兹最终放行了2014财年拨款法案,避免政府关门。这件事导致参议院的克鲁兹和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议长博纳的矛盾。博纳担任议长的最后一年,克鲁兹等人一直阻止博纳想要达成的预算案和移民改革法案过关。2015年9月,博纳因预算法案被克鲁兹领头的茶党议员逼得愤而辞职。按照正常程序,接任应该是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然而,麦卡锡和博纳立场相近,同样不被茶党接受,有40多名共和党议员公开发表声明反对麦卡锡,无奈麦卡锡在短暂宣布参选后又宣布退选。在这样的情况下,建制派和茶党两边都能接受的瑞恩走向了前台,当选为议长。

以茶党为代表的右翼平民主义是奥巴马-乔•拜登时代全世界反建制派、反白左自发斗争的一部分。在川普2016年崛起前,世界形势似乎已经彻底白左化,只留下白左背后的CCP在闷声利益输送发大财:

  • 美国:奥巴马
  • 德国:默克尔(Angela Merkel)
  • 法国:马克龙(Emmanuel Macron)
  • 教宗:方济各(Franciscus)
奥巴马与教皇 图片来源:Politico

法德主导的欧盟一边扩权,一边白左化,试图在道德幌子下引入中东难民,达到金融资本集团的工业化目标,并压制欧洲传统文明。与此同时,白左的政策遭到了民间的反弹,除了美国的茶党运动,欧盟国家退欧的声音此起彼伏,其中影响最大的是英国脱欧(Brexit, Britain exit)事件。

1973年1月1日,英国加入欧洲共同体。和德法在战后的合作不同,英国对战后法德主导的欧洲共同体、欧洲联盟始终持怀疑态度。由于英国和欧陆在经济发展思路上的巨大区别,两个经济体之间的裂隙难以弥补。1992年,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狙击英镑,迫使英格兰银行放弃联系汇率,英国走向了独立的货币政策,实际上半只脚踏出了欧盟之外。1999年,没有英镑参与的欧洲货币体系,最终形成了欧元,导致欧盟中欧元和英镑独立运行的格局。

一个政治联盟,两种货币体系。一边是德国利用欧元的主导权吸收资本、创造就业、获取资本红利、掠夺欧盟区的其他国家,并在暗中和CCP勾结,让欧盟成为西方反美的中心;另一边英国有独立的货币制度,没有沦为欧盟区德国制造业主导下的附属国。英国在金融资本上已经和欧盟离心离德,从政治上,欧盟的那套白左做法、道德大棒、劳动力流动,让英国的保守主义感受到了不安。

英国平民越来越感受到欧盟法律、欧洲单一市场、达沃斯人搞的那套自由贸易一体化、移民政策等,实际上是对英国经济主权的巨大约束。英国的民间反对声音渐成气候,并迫使大卫•卡梅伦(David Cameron)当局同意针对脱欧进行公投。在2016年6月23日的全民公投中,有51.9%的英国选民投票支持离开欧盟。

英国脱欧的成功,把权威和民众的裂痕展现在世人面前。白左媒体打压舆论、虚假的民调混淆民众的声音,政治利益小团体和公民社会利益的冲突、民族国家和跨国利益集团的冲突,都在脱欧中惊醒了世人。脱欧也让史蒂夫•班农(Steve K. Bannon)成为公众舆论的名将,平民主义的领袖。班农把他的对手称为达沃斯人,即参加达沃斯峰会的全球化精英统治集团——当然其中就包括CCP。

配图:川普和班农 图片来源:NBC

2016年前的世界已经到了极左的边缘。白左、极左只是表象,深层都是达沃斯人以道德大棒和虚伪承诺,通过经济奴役世界的巨大阴谋。过去这是一个由犹太跨国集团、政治精英构成的利益同盟,而今CCP越来越多地开始主导这个集团,并把手伸向了军工复合体、WASP(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 保守的盎格鲁-萨克逊新教白人集团)。世界的深层矛盾,最后成了信仰的矛盾——CCP所代表的及时行乐的、没有道德感的机械唯物论,对决基督教世界传统的唯心价值论。

倘若2016年民主党大选胜利,代表美国的要么是达沃斯人希拉里,要么是乌托邦社会主义分子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不过这个假设已经没有意义。就在各界对后奥巴马时代的美国政治开始关注时,川普宣布参加2016年大选。

(待续)

审核:雪梨

相关链接:

盘古相聚 0:引子 盘古相聚 1 盘古相聚 2. 盘古相聚 3. 盘古相聚 4. 盘古相聚 5. 盘古相聚 6 盘古相聚 7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