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石专栏】西方在当今危机中的觉醒: 从“民主宝宝”到“民主战士”

——从安妮•阿普尔鲍姆的巨著《古拉格:一部历史》谈起

作者 :文石
编辑:Giselle

图片来源:https://topbester.com/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关于德国纳粹的史诗般的电影广受欢迎,而关于苏联,关于东欧所遭受的共产主义苦难,西方大众的反应却要冷淡的多?同样是为极权政府辩护,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因支持纳粹被钉在耻辱柱上,而法国哲学家萨特对斯大林的赞美却没有影响他在读者中的声誉?《古拉格:一部历史》的作者安妮•阿普尔鲍姆在该书的序言中问道:“二十世纪30年代发生的饥荒,斯大林害死的乌克兰人比希特勒屠杀的犹太人还要多。可是在西方,到底有多少人记得它?”为什么斯大林的罪行并没有像希特勒的罪行那样激发出强烈的反应?

斯大林和希特勒一样,都有计划地实施种族灭绝,他们都残酷迫害犹太人,此外,斯大林也不断清洗苏联境内的其他少数民族。但一个常被人们忽视的事实是,德国纳粹从未对本国民众实行大规模的迫害和屠杀,而苏联的劳改营中绝大部分是“自己人”:城市居民、小职员、普通农民、工程师、科学技术人员,还有遭到清洗的内务部官员,甚至劳改营的建造者和管理者,即便他们极力表现出对领袖的忠诚,依然会在某个深夜被带走。在德国纳粹统治下,只要相信和服从政权,一般民众甚至会感觉生活水平有所提高,社会秩序井井有条,只是在东线战败后,生活物资才出现紧缺。而列宁和斯大林治下的苏维埃政权给民众生活带来的一直都是贫困、饥饿、动荡、混乱和野蛮低效的管理方式。

在二战后,人们不会去购买带有纳粹标志的军帽当作旅游纪念品,因为它在人们心目中明确地代表着邪恶。但苏联解体之后,带有红星、镰刀的纪念品在俄罗斯和东欧司空见惯,总不乏感兴趣的顾客。人们看到象征共产主义的标识,并没有把它同罪恶联系起来——虽然死于共产主义残暴统治的人数远多于德国纳粹,虽然罪恶无法被简单地对比衡量,但斯大林所造成的人间惨剧更深重、更广泛、更持久。

“当一次大屠杀的象征令我们充满恐惧时,另一次大屠杀的象征却让我们微笑面对。”这是为什么?

安妮•阿普尔鲍姆试图从意识形态上来解释原因:共产主义理想——社会公平、人人一律平等——对于大多数西方人的吸引力,肯定要比纳粹种族主义主张及其所起的的倚强凌弱的成功大得多。所以西方左派甚至政治倾向不那么明显的人都或多或少地为斯大林辩护。即便关于苏联劳改营的残酷情况早就被西方媒体披露出来,无论是西方大众还是政客及精英知识分子经常选择对它视而不见或轻描淡写。

在我看来,这反而说明共产主义比纳粹种族主义对世界的危害要大得多。纳粹种族主义可以在军事行动中被消灭,可以被钉在棺材里成为遭人唾弃的历史,但所谓的共产主义却能不断繁衍、不断死灰复燃。

所谓共产主义所推崇的乌托邦首先是对私有制的否定,这会颠覆整个人类文明的构架——没有私有制就不可能推动生产力的发展,苏联解体于经济崩溃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在实施这个乌托邦的过程中,人类所遭受的苦难远远超过历史上任何一次劫难。而即便是这样明显的事实,这种所谓的共产主义思想还是会对那么多人产生魅惑力,还是会有人相信所有的惨剧都是实现伟大目标所必不可少的牺牲。一种能把人的思想扭曲到如此疯狂程度的意识形态难道不是最危险、最具破坏力,也是最邪恶的吗?

为了让人们认识到这种邪恶,能够警醒起来,安妮•阿普尔鲍姆详尽研究了前苏联集中营的各种档案和私人回忆录,撰写了《古拉格:一部历史》一书,描述了集中营系统的建立和腐烂残暴的管理对人的摧残。但书名反而给人一种错觉,似乎利用暴政镇压异己的极权统治、利用集中营所进行的大规模迫害已经成为过去。善良的人们以为,极权体制已经历史的一部分,离自己越来越远,甚至自以为是地相信,经济的发展、中产阶层的壮大和资本主义价值观的渗入会导致极权统治的自行瓦解,没有人愿意生活在贫困窘迫、低效迟滞的红色政权里。

但利用共产主义实行极权的统治者却从不这样想。西方的麻痹、松懈、讨好和各种利益勾兑,反而为他们提供了最佳契机。他们很清楚,以共产主义为名实行的极权和现在被普遍认可的西方民主是天然的死敌,是你死我活的关系,是迟早要进行殊死搏斗的;他们也很清楚,民主体制和优渥生活反而会让人变得天真、脆弱、贪图安逸,以致在落入精心设计的圈套时,还浑然不觉。

这正是现在在欧美和澳洲发生的。一方面,政治精英和媒体对中共国和朝鲜这些极权国家不断出现的各种古拉格集中营进行不痛不痒的批评,其敷衍的态度和当年西方对苏联的古拉格如出一辙。另一方面,从小就接受民主至上教育的民众完全没有意识到自身的利益早就被偷偷出卖,一向被认为强大无敌的国家实力正被腐蚀被掏空。一觉醒来,足以致命的廉价毒品源源不断越过边境,生物武器已经被释放到各个社区,支持骚乱的武装设备已经运送到邻家后院,假币、假药、假选票顺利通过海关和邮局投放到指定地点。而那些左派媒体还不断告诉你一切正常,要相信世界大同。你的敌人则在暗中嘲笑你的软弱迂腐。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句古话用于现在的西方民众似乎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当人们发现民主和法制不是一句挂在嘴上的口号,而是需要不断付出行动去维护、去捍卫,才会深切意识到它的宝贵。当人们不再是“民主的宝宝”,而变成“民主的战士”时,民主制度才可能强大到足以战胜它的极权主义敌人。这是一个觉醒和成长的过程,尽管是被迫的、尽管会很痛苦,但确是唯一可能度过当前危机的途径。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7+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aijing
21 天 之前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是的,只有时刻警醒,勇敢揭露谎言欺骗,勇敢行出公义,维护我们法治文明的生存环境!

0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每个人心中都是有自己雅典娜这个能力,农场将在雅典娜女神的智慧和正义的庇护下发展壮大。农场有专人接待,专人为你服务,享受G系列的福利,保障你的权益。灭共没你不行,每位会员都是农场的主人。 🏠 请联系Discord平台,期待战友们的加入,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https://discord.gg/aaqJrdY。🌹欢迎大家订阅🌹:1. Youtube油管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tz4lmA7mG3FzYbylgqjTQ);2. GTV频道(https://gtv.org/web/#/UserInfo/5f72f8f60cd82c6bb6a248a6);3. 推特频道(https://twitter.com/himalaya_au) 11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