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相聚 2. 同一个世界、同一片沼泽——民主党和共产国际

作者:香草山文艺组 Tiffany的早餐 校对/发稿:飞虹

美国的左翼一开始就有共产主义的精神毒害和组织渗透。共产国际和它背后复杂的关系,经过一百多年的演化,已经变成了不分国界的利益集团——达沃斯人。

《新中国联邦宣言》中特别提到:“中共是共产国际自主地颠覆中国合法政府的恐怖组织。”无论是二战中罗斯福和斯大林的结盟、杜鲁门对中共的绥靖、沃伦法院对麦卡锡主义的打压,还是冷战后不分党派的和中共的勾结。无论是共产党江泽民拱手出让土地,还是习近平跪舔俄爹,供奉朝鲜金家,都能看到那个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虫——共产国际。

如今的共产国际早已不是那个代表无产阶级到处打砸抢、谋财害命的土匪组织。相反,它化身到金融资本集团中,把人贪婪的本性用及时行乐的无神论加以强化,让人疯魔。共产国际和它背后复杂的关系,经过一百多年的演化,已经变成了不分国界(也就不存在卖国盗国的道德感)的奴役平民的利益集团,也就是班农总结的达沃斯人。

1935年共产主义者在纽约举行劳动节游行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1917年11月7日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Влади́мир Ильи́ч Улья́нов)的俄历十月革命(Октя́брьская револю́ция)抢夺了沙俄政权,开始了苏俄时代。从彼得大帝开始,曾经努力学习西欧文明,时时处处向西方靠拢的沙俄政权倒下了。充满了时代的厚重感、博大的胸怀、深邃的思考能力,曾经创造了辉煌的文学、音乐、美术、科学的俄罗斯民族,从此被共产党的幽灵附上了身,走向了至今没有摆脱的奴役之路。

从罗斯福州长在阿尔巴尼主政,到十多年的罗斯福白宫,到战后,到现在,纽约都是美国共产主义的中心。在20世纪20年代,移民是纽约市共产党的主要社会基础,其中很多是东欧犹太移民,他们中的许多人为发生在俄罗斯的十月革命欢呼。20世纪30~50年代,共产主义在美国相当得势,这也符合欧洲在二战前后左倾的全球化趋势。乌托邦在原本就左的西方世界,像一个梦幻般的泡泡,吸引着许多天真的人和少数阴谋家。

大萧条是罗斯福当权和美国左倾的契机。大萧条引起的经济问题使左翼的美国社会党、美国工厂党有了生存空间。对比美国的大萧条,苏联的生活方式产生了某种吸引力。美国人很难体会到苏联对人权的践踏,想当然地认为计划经济对就业问题的政策,所谓工人的国家似乎是替代失败的资本主义制度的一种理想方式。

纳粹在1933年执政后狂热地清除共产主义和犹太人,激起了欧洲的强烈反弹。二战除掉了纳粹,但留下了苏联得以坐大。在欧洲,更大的隐患则是反信仰的跨国资本集团的成长,也就是现在的达沃斯人。由于二战的需要,美国人可以说是捏着鼻子容忍了打着反法西斯旗号的共产主义。时至今日,民主党赞助的所谓的ANTIFA运动,已经演变为美国版的文革,竟然还打着反法西斯的旗号,令人啼笑皆非。

造化弄人。来自密苏里州的裁缝哈利·杜鲁门(Harry Truman),阴差阳错做了联邦参议员,又被赖在位置上不走的罗斯福指定为花瓶副总统。罗斯福死在任上,一夜间杜鲁门成了二战的战时总统。1947年国共内战正酣,杜鲁门政府以乔治·马歇尔(George Marshall)为代表的意见认为国民政府不值得美国继续军援。杜鲁门赞同马歇尔的意见,让蒋介石非常恼怒。

1948年杜鲁门在大选中战胜民调遥遥领先的托马斯·杜威(Thomas Deway)。而蒋介石早押宝给杜威,让杜鲁门心生嫉妒。杜鲁门胜选后,立即宣布召回美国驻华军事顾问团,拒绝继续援助国民政府,给中共僭政扫清了道路。

1948年杜鲁门获胜,手持一张印有错误信息的报纸“杜威战胜杜鲁门”

二战后,美苏对抗成为主要矛盾。而民主党始终对共产党怀有绥靖态度。这并非一定说是双方深度勾结,而是从意识形态上看,民主党更倾向于背离宗教的教化,谋求世俗的快感,这一点和始终无神论、机械唯物主义的共产主义可谓惺惺相惜。从政治模式上,罗斯福时代就奉行的大政府、大监管、政府包办一切,也和苏联的模式走得更近。政客只要尝到了大政府的甜头,成为这个机器的一部分,就不太会回到自然而自由的保守道路上。

共产主义在美国的发展离不开工业化的大城市,这也是今日美国蓝州、蓝市的分布多集中在都市区的原因之一。纽约当然是被腐化最深的。年青人涉事未深,也不容易理解天道轮回。信仰和有神论对于年青人过于抽象和空泛。左是许多人年青时的自然倾向。共产主义在美国的发展,尤其以学生群体为盛。纽约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有大批共青团员。六十年代的加州,空气中自由自在,嬉皮士主义兴起,旧金山对岸的加州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成为左翼运动的中心。年轻人热衷于摧毁旧秩序,迷恋于乌托邦主义,这种良好的动机,往往沦为阴谋家的工具,从内部摧毁世界的秩序。

美国近几十年,民主党人在争夺白宫大权的过程中,引入的数千万非法移民、难民是美国走向衰落的原因之一。平庸之恶腐蚀着所有的人。许多人为了免费午餐,为了福利,为了不劳而获,为了难民身份洗白,投票给腐败的希拉里、拜登和民主党的衮衮诸公。这是美国全国性的信仰危机。美国的大趋势是,基督教新教和天主教徒人口比例在十年间大幅加速下降。新移民每年动辄千万级别涌入美国,而垂老的信徒大量去世。主流白人的出生率已经只占全国50%左右,而难民、非法移民的出生率则相反。

快速的人口变迁,以及老一代美国人的离去,都使如今的美国发生了文化上的“颠覆主义”。今年黑命贵大暴动的时候,那么多白人青年也陪着黑人一起捣毁华盛顿、杰斐逊、林肯和格兰特的雕塑,打砸海量历史遗迹,就说明了一个问题:文化自信的主流白人消失了。新生代白人,被白左教育机器洗脑成了“自恨族”。甚至有的白人孩子上法庭状告父母把他生作了白皮… …,美国曾经引以为傲的民族大熔炉,在日益极左的潮流下,也许开始走向彻底的失败。

东西海岸的移民、工会和黑社会、学生的单纯和理想化、对宗教传统的叛逆、性和毒品的吸引力、社会福利不劳而获的乌托邦思想、反越战… …,许许多多的因素交织,形成了美国的左右格局。仅仅是左右,尚能达到一个国家的政治光谱的平衡。然而,群众的左和政客的左是完全不同的。从现今左派的做派来看,可谓非蠢即坏。而美国社会的精英,特别是娱乐传媒界、科学教育界、文艺体育界,左已经不是一个认识问题,而往往伴随着不可告人的阴谋。

随着爆料革命的展开,我们惊讶地发现,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阴谋几乎都离不开背后共产主义这个幽灵。苏联虽然倒了,东欧和苏联对美国的渗透从未停止。中国虽然走向了市场经济,但中共借助经济来蓝金黄美国和世界,又远远超过了它的苏联老师。

而往往,发掘真相的人们,还要反过来被左派扣上一顶“阴谋论”的帽子。

(待续)

相关链接:

世纪大案0】【盘古相聚0】【盘古相聚1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蘿莉島主
1 月 之前

可惡的-达沃斯人。難道他們就是cabal?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