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闻】「私隐」为名收紧多项查册要求 香港媒体监督权还存在吗?

整撰:文燕

覆核:文白

吕秉权

香港媒体报导,参与制作港台《铿锵集》7.21 专题报道的编导蔡玉玲11月3日被捕,指她在节目中运用查阅车牌所得资料,涉嫌作出虚假陈述。港媒体指出,事件除令公众续关注 7.21 事件,亦相信港府要借该案继续收紧查册。

香港政府正逐步收紧多项公开资料查册:

1)选民登记册

警察队员佐级协会去年 10 月,曾入禀司法覆核,要求禁止披露选民登记册中载列的姓名及地址资料。当时员佐级协会曾指,是为了避免警员及家人被「起底」。虽然其后高院上诉庭裁决可供候选人、新闻机构和政党查阅,但同时表明公开登记册会侵犯私隐。

2)出生及死亡登记、婚姻登记

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于 2018 年 1 月上任,但旋即被指在屯门海诗别墅的独立屋僭建,更被揭发与「邻居」,工程师学会前会长潘乐陶事实上是夫妇。当时传媒翻阅婚姻登记资料,发现 2 人于 2016 年 12 月 29 日登记结婚,进一步发现主婚人可能是前律政司司长梁爱诗,男方见证人则是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

现职侦查记者 Kyle(化名)解释,查阅出生死亡登记、婚姻登记,有助核实公职人员配偶及子女的身份,特别在监察官员处理政策时会否与家属有利益冲突。他举例,当政府出招压抑楼价措施,记者通常会调查处理政策的官员、行会成员,其本人及亲属在出招前会否有物业买卖。

但入境处于 2019 年 10 月收紧查阅,若要查阅出生证明需获当事人同意,或向入境主任申请,入境处表示,改动是基于保障私隐。而新闻机构并不属豁免范围之列。 Kyle 认为,如果官员没有公开配偶、子女的身份,传媒再难以透过查册,核查其亲属的身份,变相阻碍调查官员亲属财产、以及持有什么公司股权等利益状况。

3)车牌

蔡玉玲因查册车牌时涉及虚假陈述被捕,是首名因查册被捕的新闻工作者。现时查阅车牌必须声明用途,三项用途分别为「进行法律程序」、「买卖车辆」及「其他有关交通运输事宜」,没有与学术研究或新闻报道有关的选项。翻阅资料,车辆登记的查册申请表在去年曾改动,把原有的「其他」一项改为「其他有关交通运输事宜」。

图片来源:立场新闻

战友点评:

政府以「私隐」之名收紧各项查册要求,然各查册系统均受《个人资料私隐条例》规管,不过条例列明,新闻工作可获豁免。蔡玉玲是次的案件与《私隐条例》无关,而是「虚假陈述」。

我们都知道,香港新闻界过往不少「重磅」调查报道,都是透过查册找出线索。正如浸大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所言,表面上是私隐问题,更多的是中共因素,例如「巴拿马文件(Panama papers)事件,香港传媒透过查册,抖出好多中共领导人的家产问题。可见传媒查册已经触及当权者利益。

港共政府继续收紧查册,传媒的监督角色,也在日渐被削弱。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资料来源:立场新闻

https://www.thestandnews.com/media/ab-%E7%89%B9%E7%A8%BF-%E7%A7%81%E9%9A%B1-%E7%82%BA%E5%90%8D%E6%94%B6%E7%B7%8A%E5%A4%9A%E9%A0%85%E6%9F%A5%E5%86%8A%E8%A6%81%E6%B1%82-%E9%A6%99%E6%B8%AF%E6%9C%AA%E4%BE%86%E9%82%84%E6%9C%89%E5%81%B5%E6%9F%A5%E5%A0%B1%E9%81%93%E5%97%8E/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42

11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