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岁女童被邻居砍成重伤 中共法院不支持医疗赔偿 称「社会捐赠已弥补」

作者:小妍说

2019年5月5日下午,四川隆昌市响石镇某村,4岁女童小雨随奶奶在路边玩耍时,曾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的邻居王某突然发病,手持篾刀将其砍成重伤。随即,小雨被送往隆昌市人民医院治疗,医院诊断为重型脑伤,右侧枕叶、右侧小脑及左颞叶脑挫裂伤伴血肿,枕骨骨折,右侧面部、颈项部皮肤软组织挫裂伤,耳部、枕部挫擦伤,枕部头皮血肿,吸入性肺炎,外伤性脑梗死。治疗期间除医保报销外,住院及门诊治疗费花费10万余元。同时,小雨的家人通过网络平台获得捐助13.7万余元,当地镇政府给予困难救助和职工捐款2.3万余元。此后,经转院至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多次住院治疗,小雨于去年12月9日好转出院,但医嘱仍要求继续系统康复诊疗。小雨在医院住院治疗139天,治疗费共花费16.8万余元,除去医保报销的11万余元,小雨家人自行支付5.8万余元。出院后,小雨继续接受门诊治疗和康复理疗,花费门诊治疗费4.3万余元。后经鉴定,小雨颅脑损伤后软化灶形成,伴有神经系统症状属十级伤残。在小雨出院后,父母作为其法定代理人,代其向隆昌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王某及黄某连带赔偿住院医疗费5.8万余元、门诊治疗费4.3万余元、护理费2.78万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170元、营养费4170元、残疾赔偿金29340元、精神抚慰金3000元、交通和住宿费1万元,总计18万余元。而10月30日中共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判决书显示,对于女童方索赔的10万余元医疗费,法院不予支持。法院认为,网络平台及政府捐款是具有社会性和针对性,捐款足以弥补女童方所主张的医疗费用损失,女童方不能重复主张,也不能因他人的侵权行为而获益。

小雨治愈后,鉴定为神经脑损伤十级残疾,中共国的法院却判决驳回理由是:社会捐赠弥补了医药费,社会捐赠是大家对小雨的同情,怎么能用爱心捐款来抵消医药费呢?其中的一句不能因他人的侵权行为而获益,受害人的民诉主张难道是为了获益吗?一个小女孩,被定为神经性脑损伤十级残疾,她的一生就此就毁了,后半生不但不能日常活动,就连学习、工作 、社交都会出现问题,这样的她该怎么生存?一生的幸福要花多少钱去弥补?哪个父母会牺牲自己的孩子的性命和未来去谋利?如果受害者,没募捐到这笔救命钱,因此耽误、失去了生命、这责任该如何划分,索赔还会不成立吗?还记得当年的彭宇案吗?感觉这个判决和当初的“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要扶”一样让人寒心,之前是“扶不扶”,这次是“捐不捐”。如果当事人被认定为非完全行为能力人,不追究其刑事责任也算符合法律。但是不追究民事责任算什么意思?法官判决有依据吗?这不是法律对当事人的纵容吗?这不就相当于捐赠款都赠给当事人作为赔偿款了?按照法官的逻辑当事人犯罪之后还获利了?并且以后责任人首先会要求受害者申请社会救助,这样自己就可以免赔或少赔了。真想问一下,这些手握中共赋予的大权法官们:伤人不用赔偿医药费这是哪条哪款法律规定的?在中共国法院就是邪恶的发源地、而法官就是穿着法律的外衣的罪恶保护者!

如果一个国家要不停的喊“依法治国”的口号,你认为这个国家正在依法治国吗?没有,正是因为没有,才需要呐喊。贪污腐败成风,贿赂公安、检察院、法院、法官,在中共国早已不足为奇了,当他们拿了钱,也就不得不替人办事了。中共国法制已进入了最荒唐的时代:政府不依法行政;法院不依法审判;上访多被欺骗;民众无处伸冤。当今中共国,最不讲法律的是法院;最不讲公平的就是政府;最不解决问题的就是信访。 

文章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

GNEWS之前文章:

湖北巴东货车车祸倾泄猪产品 发黑腐烂 https://gnews.org/zh-hans/513758/

亲生母亲虐待孩子热水浇头、钳子拔牙 https://gnews.org/zh-hans/509540/

谈到“全民免费医疗” 官方却宣称财力有限https://gnews.org/zh-hans/508339/

新闻链接:https://finance.sina.com.cn/money/insurance/sbxw/2020-11-03/doc-iiznezxr9545530.shtml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hang

11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