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简报 Christian Briefing (第三期) 大陆基督徒对于灭共该持何种态度?(一)

2020-11-02

基督徒

本报前两期关注在傅希秋的身上, 本期重点讨论身处于中国大陆的基督徒对于灭共应持的态度。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正在全球掀起越来越大的灭共潮,其中不乏基督徒的身影,然而许多的华人基督徒对此仍持疑虑态度,因为担心是否会与圣经原则相冲突,而身处大陆的近亿基督徒,更加要考虑自身的安全问题。所以,本期聚焦于此。

首先,在一切事上,基督徒必须顺服上帝的旨意,而非自己或任何人的愿望;故此,基督徒对于灭共该持何种态度,必须首先寻求上帝的旨意。因为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大陆仍然是执政掌权的,所以必须查考上帝在圣经中是如何教导基督徒去面对执政掌权者的。而这方面最著名的一处经文就在罗马书13:1-5:‘1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 神的.凡掌权的都是 神所命的。2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 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3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惧怕、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你愿意不惧怕掌权的么.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称赞.4因为他是 神的用人、是与你有益的。你若作恶、却当惧怕.因为他不是空空的佩剑.他是 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5所以你们必须顺服、不但是因为刑罚、也是因为良心。’

公元一世纪时,罗马帝国统治犹太地区,犹太人中时有起义事件,同时罗马帝国恶待初期基督徒,故而基督徒常面对加入反叛组织的诱惑,然而使徒保罗教导他们不要这么做,而耶稣基督的榜样也是为义甘受逼迫,就如使徒行传8:32所说,‘他像羊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羔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所以历代基督徒在自己的权利被强权独裁政府侵犯时,首倡沉默忍耐,这不是因为他们软弱,而是因为他们的盼望不在今生和今世,而是在于复活和永恒。

于是有人就根据此处经文简单地得出一个结论,即大陆的基督徒必须顺从中共政府,因为它的权柄来自于上帝,抗拒中共就是在抗拒上帝,所以大陆基督徒不能支持或参与灭共。对此结论,中共及其支持者想必是喜闻乐见的。

笔者相信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提摩太后书3:16),但和许多的基督徒一样,笔者认为这样的结论太过简单,因为历史上不乏恶政府曾运用此经节让基督徒保持沉默,不去挑战政府的腐败和恶行,诸如16世纪在德国对农民的屠杀、美国的奴隶制和旨在种族隔离的吉姆克劳法(Jim Crow Law)、南非的种族隔离、津巴布韦的酷刑和谋杀、以及纳粹德国的暴行。而当时听命于这些政权的许多执行人,就是根据上面的简单结论为自己的恶行辩护说,‘我只是在奉命行事而已’。所以有必要更仔细地查考此处经文,并根据其与整本圣经的相符性来得出更精确的理解。

罗马书13:1-5节的意思总结起来有三个:一、政权都是上帝设立的;二、上帝设立政权的目的在于惩恶扬善;三、顺服政权既是为了避免被惩罚,也是为了避免违背良心。

对于上述第一点,我们需要问一个问题:虽然政权是上帝设立的,但有没有政权在未崩溃之前,就已经被上帝所抛弃了呢?

查考圣经我们发现答案是肯定的。首先在撒母耳记上中记述了以色列士师时代后第一个王的兴衰。以色列人厌弃耶和华作为自己的王,就要求派一个王来管理他们,上帝首先选中的是扫罗,立他为以色列的王。但扫罗悖逆、顽梗、不遵从耶和华,在撒上13:13-14,15:23两处,上帝已经后悔立他为王,并已经寻找到一个合他心意的人,立他为以色列的王,此人就是大卫。在撒上16:1和13节,上帝正式膏抹大卫,从此上帝的灵离开扫罗,去与大卫同在。而此时大卫尚是少年,还未与歌利亚战斗,距他三十岁正式登基(撒下5:4-5)尚有十几年。也就是说,至少在膏抹大卫之后,扫罗的权柄不再是出于上帝,上帝所命的是大卫。所以后来大卫被迫逃离扫罗,另立门户时,上帝并不喜悦人们把大卫视为悖逆的叛军,例子就是拿八因诋毁大卫为悖逆,被耶和华击打而死(撒上25:10和38),此处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离弃现政权,另立门户,并不必然意味着悖逆上帝。

但需要留意的一点就是,大卫虽有神命,但在扫罗面前仍然保持着避让的姿态,一次悄悄割下扫罗外袍的衣襟后,他就心中自责,因为在他心目中,扫罗是耶和华的受膏者,尽管是曾经的受膏者(撒上24:5-6),大卫的做法与前面所说的基督徒在自身权利被恶政权侵犯时首倡沉默忍耐是一致的。

政权尚存,但神命已不在的情况,圣经中不乏其例。背道的北国以色列如此,诡诈的南国犹大也是如此。距离犹大国政权灭亡前二、三十年(耶利米1:2-3),因其离弃上帝、敬拜偶像(耶利米书2:13),上帝就已在安排毁灭她的巴比伦军队了(耶1:15,4:6-7)。故此,当犹大国终于大敌当前时,百姓当做的,不是听从王和政府的话,去和敌军拼命、保家卫国,而是应该听从先知的话,归降存活(耶38:2)。此处的结论可以支持上一个结论:离弃现政权,不顺从它,可能正是在顺服上帝的教导。

这个结论不但适用于敬拜上帝的以色列,也同样适用于不敬拜上帝的国度。巴比伦作为上帝的器皿刑罚了犹大国,但因为其随意刑罚、程度超越了上帝的界限,以及其它诸罪(以赛亚书47:6;耶50-51),被上帝抛弃,在其尚强盛之时,就安排了北方波斯国来除灭它,并告诫其中居民:你们要从巴比伦中逃奔、各救自己的性命.不要陷在它的罪孽中、一同灭亡(耶51:1-9)。当巴比伦的政权陷入危机时,统治者们可能号令民众发挥爱国热情,捍卫它的统治,但圣经告诉我们,不顺从恶政权,就可以避免在它的罪孽上有份,从而避免一同灭亡。

这个结论还可以从妓女喇合(Rahab)的例子上得到证明。在约书亚2章,耶利哥王的政权仍然存在,但上帝已决定毁灭它,喇合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选择相信并采取行动,冒着身家性命的危险,掩护了约书亚派来的两个探子,所以在耶利哥全城覆灭之时,只有喇合及全家得以保全(约书亚6),并且嫁入以色列家成为大卫的先祖(太1:5)。

正如但以理所说,是上帝在废王、立王(但2:21),而以上的例子证明,政权虽然是上帝设立,其权柄是上帝赐予的,当一个政权遭上帝抛弃后,虽然政权可能尚存未亡,但其已失去从上帝来的权柄,离弃和不从这样的恶政权,上帝不但不视为悖逆,反倒认为是避免陷入罪恶、避免一同灭亡的良策。

现在考察第二点:上帝设立政权的目的在于惩恶扬善,但问题是:当君王或政权要人去作恶时,该怎么办?该顺从还是非暴力不顺从呢?许多人都听说过潘霍华的事迹(又译朋霍费尔,Dietrich Bonhoeffer, 1906-1945)。他是德国人、牧师、神学家,他在德国抵抗纳粹政权,因计划刺杀希特勒失败,被捕、并被绞刑处决。当绝大多数的德国基督教会顺从于纳粹政权时,潘霍华牧师、尼莫拉牧师 (Martin Niemöller, 1919-1961)、利希滕贝格神父 (Bernhard Lichtenberg,1875-1943) 等少数的基督门徒起而反抗其本国的恶政权,甚至付出了生命。按照上面列举的对罗马书13:1-5过于简单的理解,就会得出如下简单的结论:这些反抗的基督门徒因为抗拒上帝设立的权柄,所以自取刑罚,良心也必不安宁。

但今天回看历史时我们意识到,让基督的名蒙羞的是那些顺从于恶政权的教会,包含其中的每一名神职人员和每一个平信徒,而荣耀了基督并挽救了德国教会声誉的正是这些反抗恶政权的基督门徒们,对此结论,想必没有人有异议。

为什么这些少数派的基督门徒会与绝大多数的教会不同呢?原因应该有两个:对圣经理解的整全性和对上帝顺从的不妥协性。而当时绝大多数的教会要么对圣经的教导缺乏完整的理解,要么是虽然有完整的理解,但在恶势力面前妥协了,从而犯了顺从人而不顺从神的罪。

我们在这里设想一个极端的例子,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假设您就是当时纳粹德国治下的一个人,您了解这些少数派的基督徒反抗者,但希特勒政权要求您去处决关在狱中的他们,如果抗拒不执行,您将与他们同罪并一同被处决,这种情况下,您会怎么做呢?

圣经中有一些类似的例子。在出埃及记1章中,法老恨恶客居在埃及的犹太人,令接生婆们杀掉每个新生男婴,而接生婆们敬畏上帝多于敬畏人,所以冒着生命危险抗拒了法老的命令,受到了上帝的恩待。或有人争辩说:这些接生婆被上帝恩待是因为她们敬畏上帝,不是因为她们抗拒了法老政权。但这些接生婆是如何展现出来她们敬畏上帝的呢?不就是通过抗拒法老政权的命令,展现出了她们对上帝的敬畏吗?如若不然,上帝可以在法老恶令发出之前,就已经奖赏她们了。

在但以理书3章中,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造了一个巨大的金像,要求国民一听见他的音乐声、就当俯伏敬拜这个金像,凡不俯伏敬拜的、必立时扔在烈火的窑中。而但沙得拉(Shadrach)、米煞(Meshach)、亚伯尼歌(Abednego)宁愿被扔进火窑,也拒不执行王的命令。上帝拯救他们证明了上帝对他们公开抗拒恶令的嘉许。

在但以理书6章,大利乌王(Darius)发布禁令,三十日内任何人、若在王以外或向神或向人求甚么、就必扔在狮子坑中,但以理(Daniel)得知后,仍然每天三次跪在上帝面前祷告感谢,以致于被扔入狮子坑。而上帝也以他的拯救再次证明他对于公开不遵从恶令的赞许。

在新约使徒行传4章,犹太人的权柄逮捕了彼得约翰,禁止他们奉耶稣的名讲论或教导,他们的回答是:“听从你们、不听从神、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徒4:19-20)但他们依旧公开传扬耶稣,所以再次被逮捕。在第5章,大祭司说:“我们不是严严的禁止你们、不可奉这名教训人么.你们倒把你们的道理充满了耶路撒冷、想要叫这人的血归到我们身上。”但彼得和众使徒回答说:“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徒5:29)此处有极重要的意义,即:使徒们不是对恶令消极不顺从,而是积极地反向而行,权柄们越是想遮盖真理和罪恶,使徒们越是要大声、公开、反复、到处地宣扬。

基督徒不但会在社会上为了宣扬真理、暴露罪恶从而拒绝顺从权柄,在基督教会之中也有这个传统,罗马书的作者使徒保罗自己就是这个传统的榜样。当教会的柱石、使徒中的领袖彼得装假,从而有一群人跟着装假时,使徒身份尚被人质疑的保罗就当面抵挡拆穿他(加2:11-14)。

正如罗马书13:1-5所教导的,基督徒顺服执政掌权者的根本原因是为了顺服上帝,而当执政掌权者符合上帝的设计惩恶扬善时,基督徒总是应该顺服,这正是此处经文适用的场景。但是当执政掌权者逆上帝而惩善扬恶时,基督徒顺从神不顺从人;基督徒在自身的权利被侵犯时,首倡沉默忍耐,但基督徒绝不应该去行恶。善恶的标准不是由执政掌权者来定义,而是看上帝的定义。

回到上面假设的那个场景,面对希特勒政权的恶令,上帝希望我们做什么选择:抗拒恶令从而与潘霍华牧师们同死,还是要顺从恶令处决这些侠肝义胆之人以保全自家性命,然后说‘我只是在奉命行事’?无论我们做何种选择,人最终都要在上帝面前交账,而他是不接受谎言和托辞的。

最后考察第三点:顺服政权既是为了避免被惩罚,也是为了避免违背良心。为什么违背政权会导致良心上亏欠感呢?显然是因为,当政权顺上帝惩恶扬善时,违背政权正是违背了上帝,从而被上帝谴责而良心不安(注意:导致良心不安还有文化或理解上的原因)。但根据上面对第一、二点的分析可知,当一个政权被上帝抛弃后、或当一个政权发出恶令时,离弃它不顺从它正是在顺服上帝的旨意,所以在此两种情况下虽然肉体可能会受到现政权的惩罚,但良心绝不会受上帝的谴责。故此,耶稣被犹太当局钉死、彼得约翰被囚禁、保罗屡次被抓被打、历代的殉道者、潘霍华牧师、尼莫拉牧师、利希滕贝格神父都是在为义受逼迫,他们的良心上没有亏欠,相反是灵魂里欢喜快乐,因为他们顺服神、与神同行。正如马太福音5:10所说,‘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结论:罗马书13:1-5节只适用于执政掌权者顺上帝惩恶扬善之情况,绝不适用于一个被上帝抛弃的政权或一个令人行恶的政权。对于后两种情况,基督徒应该从神不从人,虽然可能肉体受刑罚,但却可以保护良心无缺。大陆基督徒对于灭共该持何种态度,取决于中共属于上述三种情况中的哪一种,本报将在下一期试为读者分析。

本报欢迎投稿,基本要求:支持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基督徒视角、对大陆及环球热点重点事件予以评析;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aolanqu
4 月 之前

写得非常好👍

0

shang

11月 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