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首个城投债爆雷债务危机爆发还远吗

作者:文茗

近日,网上公布了一条消息,沈阳市中级法院送达的破产裁定,根据破产法46条规定,“未到期的债权,在破产申请受理时视为到期,附利息的债权自破产申请之日起停止计息。”18沈公用PPN001已于2002年10月23日提前到期并停止计息。截至到期日终,发行人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

简单来说意思就是18 沈公用 PPN001 这只债未能按时兑付。原因是发行人已在申请破产,按法律规定,自破产申请被受理时开始,债权将提前到期并停止计息。根据天眼查查询股权显示,这家公司曾用名沈阳城市公用集团有限公司,沈阳公用为沈阳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实控人为沈阳市人民政府。从股权结构和之前披露的业务来看,沈阳公用属于公用事业类国企,很肯定他就是一家省及省会级“城投”公司。也就是说以中共地方政府作为背书“永不违约”的“政府债”开始违约,可以明确中共地方政府开始违约、破产。而且是跳过违约直接破产。

城投债是根据发行主体来界定的,涵盖了大部分企业债和少部分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 一般是相对于产业债而言的,主要是用于城市基础设施等的投资目的发行的。 城投债,又称“准市政债”,是地方投融资平台作为发行主体,公开发行企业债和中期票据,其主业多为地方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毫不夸张的讲,城投债是支撑了中共国各个城市的财政最主要的力量,那些所谓的“政绩”的基建都依靠城投债等金融产品。

从1994年分税制改革之后,中共拿走了地方主要的税收收入,税收收入根本无法满足地方政府的财政支出,而同时中共不允许地方举债。在此背景下,地方政府组建城投公司,通过变相举债分担部分政府职能,实现投资项目的融资功能。在分税制改革中,中共将土地出让收入划归地方,一举奠定“土地财政”与“房地产经济”的基础。而城投公司们借的债,也就有了除地方税收外的额外还债来源。这就是中共国房地产如此高价的根源所在,是中共一首设计出个韭菜的“妙计”08 年金融,中共推出了四万亿的刺激计划,开启了基建与房地产爆炸式发展的末路狂飙,城投债成了地方财政(中央政府的信用延伸)及经济调节的核心工具。如同“毒品”一样,成为了各地方的“精神食粮”,也变相绑架了整个国家,它一旦爆雷那将是毁灭性的。

沈阳“城投债”爆雷是一个极具代表性的“黑天鹅”事件,它打开了中共债务危机的潘多拉魔盒,可能会有很多中共御用文人会举证沈阳经济薄弱、财政亏空严重等等原因,而对一线城市没有什么大的影响。实则不然,中共为了实施新“文革”经济内循环,打压房地产已箭在弦上,房价下跌直接会影响到卖地、从而影响到基建所需的城投融资,之后直接就是地方财政。这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城投债这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发。沈阳“城投债”违约绝不是所谓的小事,它映射出了整个国家存在的普遍问题,越是大城市,核心城市的债务更是无法估量。

中共统计局数据,截至9月29日,城投债存续12481只,较年初增长2069只;城投债总存量为10.35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37万亿元;存续城投公司2321家,较年初增长了33家。这只是明账上的城投债,而更多通过理财等第三方发行的城投资,保守估计在百万亿级别以上。如果房地产崩溃,那么城投资这颗定时炸弹必然会把整个中共国连同中共一起炸的连渣都不剩。去看看委内瑞拉、南美各国就已经心知肚明了,哎!中共啊、中共,你可真是恶魔派来折磨中国人的。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xiximalaya2020
11 月 之前

快点崩吧